Living World logo

墨德摩斯死了!但是代价是什么?命运之刃和契约团的未来又会怎样?还记得格林特的龙蛋吗?一切尽在世界动态第三季Living World Season 3剧情!

剧透提示:简要说明,本文假定世界动态第一季第二季决战迈古玛的情节为基本常识。第三季始于1329 AE,而个人史诗发生于1325 AE,始于个人史诗的故事线索可能在世界动态中延续,因此本文可能包含了个人史诗的剧透。

世界动态第三季从2016年7月27日开始更新。

设定

当墨德摩斯死后,它的魔法力量四散到整个世界,各种势力都蜂拥而出。而他们之中,最突出的就是白斗篷,他们崇拜末世魔,试图掌控血石之力,复活他们的神!目前两条上古巨龙已被消灭,但其他巨龙仍旧威胁着泰瑞亚


区域

这一季的故事中一共新增了6个开放世界区域,2个全新的大型地下城,3个全新的迷雾碎层和5个当前事件。

开放世界区域

外传

大型地下城

迷雾碎层

角色

主要人物

巨龙守望

Dragon's Watch.jpg
伯拉罕

在母亲死后,伯拉罕发誓要除尽所有巨龙。在受到泰蜜的影响后,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傲慢,而是希望可以追随他母亲的脚步,当然,他需要为此学习很多。

罗克丝

罗克丝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战队,伯拉罕,泰蜜以及其他人都是她的伙伴。虽然现在她不再想加入里特洛克的战队,但是她对于他在迷雾学习的新能力确实异常的好奇。

卡丝蜜尔·米德

这位曾经的贵族在绯红和巨龙的战争中,经历了很多,特别是与探员玛乔丽·德拉奎之间的关系。

玛乔丽·德拉奎

玛乔丽最终为她的姐姐贝琳达成功的复仇了。但是,她现在依旧没有找到神秘人E

泰蜜

泰蜜现在很高兴的成为了队伍的一员,同时在探索巨龙带来的相关威胁,完成其他目标,当然还要重建她最爱的魔像小邋遢。它在迈古玛之心的战斗中被破坏了。

里特洛克·硫磺石

曾经是命运之刃的一员,这名鲜血军团的护民管成为了泰瑞亚首位魂武者。在伊尔死后,他继承了遗志,继续带领队伍致力于击败残留的上古巨龙。

其他盟友

凯西

初生者之一,在击败墨德摩斯以后,一直窥视着格林特的龙蛋。然而,不管任何变故发生,她始终坚守本心。

卡纳克

一个暴躁的希尔瓦里,曾因在南阳海湾制造暴乱而被抓捕。在阿妮丝伯爵获得了他的支配权后,他成为她的助力,努力争取自己的自由。

主要敌人

  • 派莫德斯 - 上古火焰巨龙,巨龙们沉睡了上千年,派莫德斯最先苏醒,迫使阿苏拉迁至地表。现在它再次活跃起来,在泰瑞亚中心的地下移动。
  • 卓玛 - 上古冰霜巨龙,迫使诺恩、克丹和其他种族向南逃离席瓦雪山远境。现在它又开始活动了。

白斗篷

白斗篷是一个有着两个多世纪历史的组织。他们将末世魔(一种古老的法师,部分居住在泰瑞亚之外)视作神明崇拜,白斗篷仍想要控制科瑞塔、杀死目前的珍娜女王,也正确实在这么做着。在激战:科瑞塔战争之后,大部分人以为这个组织已经消失了,但有传言说他们仍旧存在。

  • 考迪克斯大臣 - 在皇室和贵族中弄权多年,忏悔者考迪克斯·虫石已被揭发是白斗篷的领袖。现在,他已公然向科瑞塔发动战争。
  • 拉撒路 - 最后一个幸存的末世魔,250年前他将自己分成了数个形体以求生存,250年来白斗篷一直在努力将他复活。现在,他已回归,对所有的人类和阿苏拉种族造成着威胁。

故事

Spirit Vale (achievements).png 凄凉丛林

一个向着迈古玛丛林北部追踪墨德摩斯动向的契约团小队遭到了强盗的伏击,小队长贝奈特和大量成员被破坏者萨蓓莎俘获。一些救援小队应势而成,进入这个危险而未知的区域追寻他们的踪迹。在灵魂山谷,救援小队遇到了萨蓓莎的强烈抵抗,萨蓓莎的军队装备精良,并有神秘的山谷守护者和野兽形态的多变藤戈瑟瓦尔助阵。救援小队最终战胜了萨蓓莎,找到了一些契约团小队俘虏,但是契约团小队中更多的人被带到了这片地区深处。

救援小队一路找到了救赎小道,发现墨德摩斯死亡释放出的魔法扭曲了野生生物,为首的便是强大的斯洛萨索。救援小队找到了契约团小队剩下的人,突袭了关押囚犯的营地。他们不顾囚犯的警告向北推进,发现要面对的是白斗篷的主教--难以预测的审判官马蒂亚斯·加布瑞尔。在战胜了经过血石强化的马蒂亚斯·加布瑞尔后,小队现在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古老的敌人的威胁,他要向科瑞塔和泰瑞亚复仇。 

契约团小队包围了信仰要塞,在学者格里娜的帮助下攻入了白斗篷要塞。高阶审判官琦拉保卫着堡垒,先是用强大的要塞构造体阻碍契约团前进,之后又将堡垒扭曲成死亡迷宫。为了拖住契约团,最终她独自与契约团战斗,言语中泄露出拉撒路这个名字。在继续推进的过程中,契约团小队发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寂静房间,房间内还在散发着血石魔法。看起来,最后一个末世魔被复活了。

Conservation of Magic.png 魔法守恒, 第一节

在墨德摩斯死后,它的魔力散入魔径之内。这造成了魔法力量会在特定的时间涌入这个世界,特别是在 漂流雪境, 漩涡山裂脊草原,魔径线溢出,形成异变体。德曼修会财团审讯团都动员起来搜集这些魔法,多次引发冲突。随着时间推移,情况越来越糟,传奇魔径异常体开始出现。

Justice of the Blade.png 正义之刃, 第一节

同时,光刃开始悬赏击杀强盗首领,因为证据显示,这些强盗与白斗篷有着联系。而各种海报也出现在人类的哨站和城市里,煽动反夏尔和反科瑞塔政府情绪。

阴影之外.png 第1节:阴影之外

伊尔·斯特加金的朋友们聚集在她故居,纪念这位伟大的诺恩英雄。里特洛克是唯一一位出席的命运之刃成员。卓加洛根都在养伤,而凯西则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里特洛克说,随着伊尔的去世,是时候建立新的公会了:巨龙守望(Dragon's Watch)。罗克丝带着加姆回来了,他还活着,但是受伤严重。伯拉罕没能出席,他正在击杀冰巢怪泄愤。
在仪式的最后,泰蜜通过拉塔索姆的传送门从拉塔新城传回来信息。很多阿苏拉已经开始研究拉塔新城遗失的技术,包括议员弗伦特。泰蜜隐藏了巨龙实验室的秘密,同时重新配置了大门的接入许可。在实验室深处,查克虫依旧在不断发动攻击,但是泰蜜有了很多新发现。她获取了一个不断标记魔径能量的动态地图,甚至可以用来监控龙蛋。她在培养罐里养了一只查克虫器官来做长期研究。
阿尔莫拉将军来到实验室拜访指挥官。随着特拉赫恩的离世,契约团领导人的位置一直空缺,所以向指挥官提出了邀请。但是,因为特拉赫恩被批评花费过多时间在前线,所以新的领导人被要求留在后方从事更多的文职工作。所以指挥官拒绝了邀请,退出了契约团。随着卡纳克也前来拜访指挥官,消息变得更加复杂。考迪克斯大臣逃到了丛林之中。阿妮丝女伯爵派卡纳克来追踪议员,并且在必要的时候解决他。阿莫拉将军提供她自己的飞船载指挥官的队伍返回神佑之城。在路上,一次巨大的魔法爆炸击中了飞船,幸运的是,在接触到飞船以前,魔法就自己向内坍塌了。即便如此,飞船依旧遭受重创,降落在血石沼泽
泰蜜通过预先放在指挥官背包里的通讯器和队伍保持了联系。她告诉指挥官一个新的专精技术,可以扭转某些攻击性的魔法能量。这个区域里到处都是白斗篷成员,同时也有一些在爆炸中被波及而散落在各处的契约团成员。但是他们都因为血石的力量而变得疯狂。同时还有各种血石元素血石之灵,这些血石之灵,都是曾经献祭给血石的平民。贝奈特将军(General Bennett)已经为契约团幸存者建立了小营地。而白斗篷传教士有一个奇怪的装置可以允许他收集散落在血石沼泽空气中的未受约束的魔法
在大爆炸中心的深处,出现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房间。在房间中间有一个基座,似乎就是魔法爆炸的源头。凯西出现协助调差,她已经回去过圣林之地苍白之树见面。母树已经在康复,但是仍然没有痊愈。指挥官试图在小规模内还原爆炸事件,所以需要收集散落在房间附近的小碎片,同时击败敌对生物。凯西为她对于龙蛋的所作所为而道歉。等到血石搜集完毕后,仪式被重现了。很多参与仪式的人都被杀害了,只在墙壁上留下了烧焦的痕迹,而有些人却成功的吸收了血石的能量,考迪克斯议员!
卡纳克、里特洛克和马乔丽开始追踪考迪克斯的下落。路上遍布各种陷阱、血石元素和白斗篷狂热者。但是这些白斗篷似乎保留了自我意识。等追到议员以后,他承认自己是新的白斗篷领袖,同时也相信白斗篷可以协助他抢夺科瑞塔王座。他释放了一个翠玉构造体,这个东西在莫萨特时代以后就没有见过。构造体被击败了,同时我们也了解到白斗篷成功的复活了一个末世魔成员,名为拉撒路。然而,莫萨特对于人类政治毫无兴趣,所以让考迪克斯自身自灭。多亏了我们幻术的传送门,议员才幸免于难。而这时,泰蜜联系队伍并且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派莫德斯,最早的巨龙,彻底醒了!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混沌碎层

黛萨获取了新碎层的入口:混沌碎层。这种新碎层是之前各种碎层的混合体。

小队被一个神秘的阿苏拉拦截了。他将黛萨和小队中的冒险者视作一项威胁,命令他们离开,同时阻断了小队与黛萨间的通讯。

这个神秘人试图用一个叫做透明衍射随机生成器(DDR)的装置来杀死冒险者,这个装置可用来造成“混乱的不稳定性”以使碎层变得不稳定,削弱碎层间的联结。它释放出魔像混沌异常体、暴风雪和无耻角斗士以杀死小队。

当阿苏拉所有的尝试都失败后,DDR能量耗尽。神秘阿苏拉因小队延误了他的进展而威胁小队,离开了碎层。小队与黛萨之间的通讯重新建立起来,他们离开混沌岛碎层,报告了在碎层中的见闻。

在碎层中找到的日记表明,一股强大的未知魔法涌流使得这个神秘的阿苏拉进入了迷雾;这股涌流可能源自墨德莫斯的死亡或是迈古玛血石爆炸。

Anomalous Occurrences.png 异常现象, 第一节

血石裂片分布在泰瑞亚的不同地区。据推测,它们可能是血石爆炸产生的碎片。误食这些裂片的生物发生了变异,变得狂热。冒险者们可以使用研究员乐维从死去财团处获取的技术,这种技术可以通过镇压血石生物和收集血石薄片来降低潜在的伤害。血石爆炸最终将有何种影响目前尚无法知晓。

Conservation of Magic.png 魔法守恒, 第二节

在泰瑞亚,人们发现小型魔径异常体会随机出现在一些地区,并会在出现后快速消失。他们站在那儿,看起来或悲伤或沮丧。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他们,这似乎是过度暴露于魔径能量中而造成的负面效果。

Transfer Chaser.png 转变追踪者

同时,一名叫赛斯·灼心的夏尔正在调查世界范围内的魔法扰动,这种魔法扰动始于霜谷之音,并在慢慢南移。她在其驻扎过的所有出现魔法扰动的区域布下了传感器,她游说冒险者们去追踪信标,以核对其读数。她追踪到魔法扰动移动到了马尔科之跃,并认为它会从欧尔西部继续朝海上移动。

Rising Flames.png 第2节:升腾烈焰

指挥官在和泰蜜的会面中证实了派莫德斯确实已经苏醒并正在移动。所幸,泰蜜找到了一个作战训练模拟装置,我们可以通过这个装置进行与毁灭者的战斗测试。借助了一点来自墨托的帮助,泰蜜修好了它。泰蜜还收到了伯拉罕的来信,信中证实了卓玛也已经开始活动了。里特洛克和指挥官测试了模拟装置,泰蜜发现虽然查克虫以魔径能量为食,但是它们不喜欢死亡魔法。一切看起来都进展顺利,驻扎在火环群岛的营地却突然传来消息。报告称岛上的毁灭者发生了异变,原来的领队卡米遇难。毁灭者似乎在泽坦墨德摩斯死后吸收了死亡和植物能量。里特洛克受召,必须返回黑烟壁垒,泰蜜身边也没有魔像,指挥官这次必须独自踏上前往余烬海湾的冒险之旅。

余烬海湾上主要散布着四个营地:研究新型毁灭者的阿苏拉克鲁、守护岩石之面的斯克鼠海盗、海上遇难的马戏团和另一个驻扎在火山口的阿苏拉克鲁。在余烬海湾的西北角,有一个古老的末世魔堡垒残迹,四周散布着方尖石塔翠玉构造体。岩石之面其实是一个名为罗班(Rhoban Orestriker)的矮人,他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仅剩能看到的一个脑袋了。他请求指挥官激活散布在岛上的4个装置,以阻止火山喷发。他将自己的拇指交给指挥官,因为只有矮人手指的触碰才可以激活这些装置。

在激活了4个装置返回罗班处后,指挥官眼前出现了一幅格林特龙蛋的景象。回到塔瑞尔,指挥官遇到了玛乔丽和凯西。游荡者卢加说蛋就要孵化了,但是只有指挥官是与孵化协调一致的人,因此指挥官只能独自进去。就在蛋孵出了一只小龙时,一群新型毁灭者涌入孵化室,想要杀死幼龙。交战中,拉萨路出现了,主动帮忙对抗毁灭者。指挥官勉强同意了,最终我们打败了希望毁灭者。战斗一结束,拉萨路就表示出想要帮助守卫格林特的后代。尽管指挥官有理性的判断,玛乔丽赞成同时盯着拉萨路和幼龙。她这么做的部分理由是作为一个唤灵师,她要对拉萨路死而复生进行研究。保险起见,指挥官让凯西留下来照看幼龙—标志着凯西重新获得信任。凯西问幼龙应该起个什么名字,不假思索地,指挥官告诉凯西幼龙是一个女孩,应该被叫做欧茹恩,好像指挥官本就知道这个名字似的。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雾锁观测台

雾锁观测台发生了变化,来了包括编年史迷雾行者在内的一些新朋友。编年史迷雾行者首次表明碎层居民并非真实,并暗示黛萨和她的克鲁并非“真实的人”。黛萨和她的克鲁否认这里发生过变化,他们表示“这里一直都是这样”。

不稳定的裂隙事件

奇怪的魔法裂隙开始在泰瑞亚各地出现,但是在鱼鳞池塘附近尤为集中。一个叫做奥瑞斯·怪人的夏尔似乎正在鱼鳞池塘附近调查这个问题,但是他某些地方不太对劲。在找到一个奇怪的破损装置后,冒险者将它带给奥瑞斯,他说这是一个裂隙稳定器,可以帮助清除裂隙。在通过裂隙旅行到不同的地点后,装置再次损坏。所幸,奥瑞斯能够修好它并将裂隙稳定器进行了升级。

Anomalous Occurrences.png 异常现象,第二节

指挥官被魔径异常体的幻象所困扰,去向石疗者欧格登寻求帮助。欧格登将一位德曼修会的研究员—历史学家特伦顿引荐给指挥官。特伦顿给了指挥官一个损坏的暗影石,那是一件可以模拟血石能力来引导魔法和吸纳幻象的圣器。指挥官用血石碎片修复了圣器,但是财团的商人梅兹找到了指挥官。这个可疑的组织提出,他们要带走暗影石,作为交换,他们会以一种安全而自然的方式来消除异常幻象。

A Crack in the Ice.png 第3节:寒冰上的裂隙

指挥官看到了欧茹恩的幻象,一行人返回塔瑞尔查看幼龙的情况。尊者炽光长老已经设定好了一些指引欧茹恩的测试,刚要准备传信给指挥官。这些测试会教给欧茹恩如何变得友善、慷慨以及如何去战斗。试验刚结束,指挥官就通过装置接到了泰蜜的来电。得知有一条龙会与我们一同作战,她提出了一个让卓玛和派莫德斯互斗的想法。指挥官决定去席瓦雪山寻找伯拉罕,顺便猎获一个拥有泽坦或是墨德莫斯魔法的冰巢怪。

在霍布雷克的调查表明伯拉罕在席瓦雪山北部深处,有传言说在那儿发现了奇怪的冰巢怪。伯拉罕到北边去寻找一个神秘卷轴,这个卷轴和帮助打掉卓玛一颗牙的那个卷轴很相似。在霜谷之音的最北端,一个守着克达火器的克丹守卫着通向北方的道路;一块巨冰封锁了这条道路。这个克丹给了指挥官一个名为克达之焰的火炬,可以让指挥官继续向北进入酷寒前线。除了一个斯瓦尼亚之子的营地和一个名为悲伤之蚀圣殿的克丹与鲲艮的共同定居点外,酷寒前线一片荒芜。圣殿的领袖听说奇怪的冰巢怪在这片地区最寒冷的地方,那个地方寒冷到没有特殊的防护根本无法接近。斯瓦尼亚有办法进入那儿,因此指挥官需要伪装渗透进斯瓦尼亚的营地,拿到试剂配方。当地的穴居人那儿就有其中一种试剂原料,但是穴居人要求给楚卡库卡(实际上就是卓拉的雕像)建造一个神坛,否则就不会交出原料。当所有的原料都收集完毕后,指挥官把它们带到最热的温泉那儿调配成试剂。

配好试剂喝下后,指挥官进入刺骨严寒中一个冰冻瀑布后的洞穴。瀑布的后面是一个明显有着不同类型魔法的冰巢怪憎恶。杀死冰巢怪憎恶后,指挥官取得了一份样本,然后返回了圣殿。圣殿的主持者告诉了指挥官一个坏消息:有伯拉罕的消息了,斯瓦尼亚认为是他伪装进营地偷走了试剂配方,正在追杀他。听到这个消息,指挥官感觉很愧疚,于是立刻冲出去寻找伯拉罕。

绝壁洞穴,指挥官找到了伯拉罕,罗克斯和加姆也在他身边。指挥官对斯瓦尼亚追捕他们的事情表示了抱歉,然后继续向伯拉罕讲述了来此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伯拉罕对此几乎不感兴趣,并对指挥官没有加入命运之刃感到惊讶,觉得这是对他母亲和斯奈夫牺牲的一种不尊重。指挥官一行人进入了洞穴,寻找神秘卷轴。在洞穴深处,他们最终发现了一头冰雪怪兽及其仆从。冰雪怪兽发动了攻击,罗克斯将伯拉罕推开,自己却被冻住。在打碎几个冰块后,伯拉罕所寻找的卷轴显露出来。伯拉罕拿起卷轴,将它注入伊尔的弓中,打败了冰雪怪兽。伯拉罕意气风发,声称他要用这把附魔之弓击裂卓玛之牙,重振诺恩,彻底打败卓玛。然而指挥官否定了他的主意,称这样会使许多人白白送死,同时提出了泰蜜的计划。伯拉罕十分生气,顶撞了指挥官,带着加姆气呼呼地冲出去,返回了霍布雷克。

回到霍布雷克后,伯拉罕对着卓玛之牙射了一箭,将其射出一个裂口;这是自霍布雷克取得这颗牙齿后第一次有人做到这件事,也标志着诺恩反击卓玛的传奇时刻的开始...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噩梦碎层

黛萨获取了新碎层的入口:噩梦碎层

刚进入碎层时,冒险者小队遇到了剧毒朝臣蛇妖。黛萨没有见过希尔瓦里这个种族,她将他们称为“树人”,因此这再次证实了早在希尔瓦里出现在泰瑞亚(比那时早了27年)前,黛萨呆就在雾锁观测台了。

在碎层中,小队遇到了一个叫阿克的阿苏拉,他的言语揭示出他就是小队之前在混沌碎层中的那个神秘声音。他说他那时误认为冒险者们是来讨债的审讯团

阿克建议与小队形成一个“互助联盟”,来寻找蕴含巨大力量的核心来重建透明衍射随机生成器,它就是冒险者们之前在完成混沌岛碎层的过程中无意破坏掉的叫作DDR的装置。小队与多形态机动火炮西亚克斯恩索利斯交战并打败了他们。阿克称冒险者们欠他的账可以抵消掉了,他带着恩索利斯的宝珠跑开了,并警告冒险者们不要跟上来。

阿克是冒险者们遇到的第二个向他们展示了有关碎层知识的碎层中人。不仅如此,他还是碎层中唯一一个可以超出观测台时间轴的存在。

Justice of the Blade.png 正义之刃,第二节

考迪克斯的势力依旧强大,且开始在泰瑞亚的城镇中张贴宣传海报。他宣布自己是卷土重来的白斗篷的领袖,希望与珍娜女王的反对者结盟。然而,白斗篷内部分为两股力量,分别效忠于他和拉萨路。考迪克斯致信他的强盗朋友们,指控拉撒路为“伪神”。

The Head of the Snake.png 第4节:罪恶首领

珍娜女王将指挥官召回神佑之城,与科瑞塔大臣们参加一场会议。考迪克斯是白斗篷的领袖,而瓦里特·维女士是他的帮凶。这个消息传开后,珍娜女王需要查明哪些大臣仍效忠于王室。为了帮助女王,指挥官在会上与贵族和大臣们交谈,同时搜查监听设备,这些设备可能是白斗篷安插的。有此证据后,珍娜女王将大臣们召集到议事厅,宣布她将重新评估内阁成员的忠诚,而在此期间,她将暂时关闭内阁。就在大臣们开始抗议时,从多里克湖方向发射过来的血石碎片袭击了神佑之城。珍娜女王展现出她作为幻术师的神技,在神佑之城中心上释放了一个大型斥力苍穹,并与指挥官并肩抵抗白斗篷和叛乱的大臣们的进攻。王座室外,艾斯特尔大臣出现了,身后跟着白斗篷,她号称考迪克斯亲自任命她来了结珍娜女王。然而,即使被困住,珍娜女王依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她身边的白斗篷随从,留下艾斯特尔一个光杆司令。感觉到珍娜女王有危险,虽仍处在逃出瘟疫种荚后的恢复期,洛根·萨克里仍一瘸一拐地赶到了女王身边。艾斯特尔被击杀,洛根协同炽天使去保护多里克湖的居民。

围攻使多里克湖千疮百孔,大坝出现了缺口,湖水正在外泄。洛根得知白斗篷将在炽天使中安插间谍,他信任指挥官,委托指挥官调查这片土地并中断敌人的行动。白斗篷大举进攻,怂恿哈拉希半人马与其结为同盟,用血石魔法强化了这些半人马。指挥官不惜一切代价,扭转了战局,保护了人类定居点,甚至借助模范师依兰的幻术伪装,渗透进了被占领的伊文纳堡垒

同时,对巨龙的攻势仍在继续。罗克丝请求伯拉罕耐心一点,于是伯拉罕同意在全面进攻前先派一些诺恩去对卓玛进行侦查。伯拉罕将他的团队叫做为“命运之刃”,而指挥官认为这很讽刺。谢天谢地,泰密在巨龙魔法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回报。在其他阿苏拉专家的帮助下,借助欧麦德先前的实验数据,泰密开始设计让卓玛和派莫德斯互相残杀。

白斗篷的入侵停了下来,指挥官回到珍娜女王处,与之商讨如何除去罪恶首领——考迪克斯,这个家伙躲进了考迪克斯庄园。他们计划了一场突击行动,由洛根和炽天使从庄园前部进攻,而指挥官在德米·虫石(考迪克斯的女儿,之前逃脱出来,成为密语教团的一员)的带领下,从庄园的后部潜入。指挥官和德米·虫石闯入了庄园,沿路发现了女伯爵阿妮丝卡纳克。战队最终与考迪克斯正面交锋,此时的考迪克斯周身散发着血石的力量。他向德米开了致命的一枪,被追赶到庄园的密室中。尽管考迪克斯变得庞大、残暴,但仍被我们屠戮。

阿妮丝依照承诺解除了对卡纳克的约束,卡纳克不需再听命与她。光刃成员瓦里特·维接替了卡纳克原来的位置,以缅怀她死去的挚友德米和弥补帮助白斗篷的过错。与此同时,指挥官搜查了庄园,发现了记录考迪克斯图谋推翻科瑞塔政权计划的信件以及他串通高阶审判官琦拉的信件碎片。在考迪克斯的这些密信中,指挥官有了惊人的发现;考迪克斯秘密破坏了琦拉复活拉撒路的仪式,也就是说拉撒路不可能重回泰瑞亚。而泰瑞亚上正有一个“拉撒路”四处活动,这个冒充者吸收了迈古玛血石的巨大力量,装成末世魔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和拉萨路待在一起的玛乔丽正陷入险境。

Spirit Vale (achievements).png 忏悔者堡垒

回到血石沼泽学者格里娜发现了一个神秘的传送门。穿过这道门,冒险者小队发现自己在泰瑞亚极北之地的一片新地区,位于一个古老堡垒外。入口由一个大型翠玉构造体——不屈的凯玲守卫着,她似乎有着能够开启时空裂隙的力量。在小队战斗时,一个神秘的东西一直在注视着战斗,学者格里娜推测那是珍瑟之眼。科瑞塔人上次见到珍瑟之眼已是百年之前,莫萨特用它找出血石仪式上用于祭献的“受选者”。

进入堡垒后,小队发现了一些囚室和被长矛刺穿的囚徒尸体,这意味着很久之前这个建筑曾是一个监狱。他们发现了一个布满丧心病狂的陷阱的庭院,毁掉了控制机关的末世魔监工。继续前行,小队发现了造成那些被刺穿的尸体的罪魁祸首,一个使用巨大长矛的大型生物萨玛洛格。它还奴役了一个叫古德海姆的角顿和一个叫瑞格姆的人类。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得知,萨玛洛格曾是囚徒中的一员,出于未知的原因,它转而与同伴为敌。当小队继续向监狱内前进并清除沿途的障碍时,珍瑟之眼一直在远处看着他们。

到达堡垒中心时,小队发现了一种神奇的景象,一个老人被巨大的重物和发光的锁链囚禁着。当小队想要释放他时,珍瑟之眼终于行动了。它将冒险者们传送到一个黑暗和散发着不详预感的镜像世界里。随着锁链被打断,一个巨大的恶魔从黑暗领域中涌出,戴莫斯不会轻易放走他的俘虏。显然,这个被囚禁的男人绝不寻常,他就是绍罗·德阿莱西奥白斗篷的创始者和殉道者。虽然戴莫斯力大无穷,还在最后一搏时将小队拽入其蛰伏的领域,这头恶魔最后还是被杀死了,珍瑟之眼也撤离了。绍罗从他的负担中解脱出来,躺在地上。他说他并没有在抵御夏尔进攻科瑞塔时死去;相反,他被莫萨特和珍瑟之眼囚禁,几个世纪以来靠着魔法活着,他们希望能够摧毁他的意志,使他成为任之摆布的傀儡。绍罗最后安宁地离开了人世,学者格里娜与修会一起安排,将他的遗体送回科瑞塔,并安静下葬。

Knight of the Thorn.png 荆棘骑士

注意:只有完成了决战迈古玛剧情的角色才能触发该事件。

指挥官收到消息,在圣林之地举行了特拉赫恩的纪念仪式。在纪念碑前与守望者雷德交谈过后,指挥官收到了一封来自里德海斯的信,信中要求在家园中与指挥官见面。在决战迈古玛系列事件的末尾,指挥官得到了破损的缚蝶之棘,当将它带到里德海斯跟前时,里德海斯表示了她想将缚蝶之棘复原的愿望。她给了指挥官一片缚蝶之棘碎片,这片碎片与其余的碎片间存在联系,可以帮助指挥官找到剩下的碎片。里德海斯还要求指挥官在泰瑞亚寻找自然能量微尘,以激活缚蝶之棘。

带着缚蝶之棘碎片和能量微尘回到里德海斯处,里德海斯用幻景水晶来与破损的缚蝶之棘沟通。之后,指挥官在泰瑞亚中缚蝶之棘记忆里的几处关键地点与里德海斯碰面,在这些地方,指挥官在梦境中挑战缚蝶之棘先前的持有者——利安诺克、特拉赫恩以及契约团指挥官自己,来证实他们是缚蝶之棘合格的持有者。在自流水域举行完最后的仪式后,缚蝶之棘被完全修复了,新生的缚蝶之棘为指挥官提供了一些可选的武器形态。

第二天,苍白之树要求与指挥官见面。巨龙阴影的袭击使得苍白之树依旧虚弱,但由于缚蝶之棘与苍白之树间存在联系,它的修复也使苍白之树恢复了一些力量。苍白之树感谢指挥官为修复缚蝶之棘做出的努力,她为这把武器的新持有者送去祝福,并授予指挥官“荆棘骑士”这个称号。

Flashpoint.png 第5节:闪点

泰密用来战胜派莫德斯和卓玛的机器终于设计好了,她让指挥官来拉塔新城对机器进行最终测试。在这个阿苏拉城市的大门外,卡丝蜜尔从传送门中过来了,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指挥官起初以为她是在担心跟在拉撒路身边的玛乔丽,但是相反,卡丝蜜尔抱怨她没有收到加入巨龙守望的邀请,虽说她一直在忙着为科瑞塔审讯白斗篷。与指挥官玩笑了几句后,卡丝蜜尔同意加入这个新公会。

两人进入实验室后,他们遇到了一些逃脱的巨龙仆从。这些仆从被打败并被关回了圈养它们的容器,用来作为泰密机器的实验对象。虽然机器已经准备就绪,但是为避免横生枝节,我们需要把议员弗伦特和他的助手们劝离此处。指挥官将他们劝离,但是玛乔丽突然来了,她是从拉撒路那里逃回来的。她发现拉撒路在火环群岛的一个基地处组织起了一支雇佣兵军队,在为某个未知的目的而筹备力量。他身上总是带着一面镜子,卡丝蜜尔认为那是一种幻术师的幻象,用来帮他掩盖真身。泰密让指挥官在实验室安装三个反射盘,来帮助卡丝蜜尔凝聚魔法。然而弗伦特和他的克鲁没未按照预定计划离开,因为阿苏拉星门失效了;拉撒路将所有人困在了拉塔新城。泰密不情愿地打开了秘密的巨龙实验室的大门,这样所有人得以从实验室的大门离开。

当弗伦特和他的克鲁离开时,拉撒路在他的雇佣兵的陪同下进入了实验室。拉撒路听说了屠龙机器,责问指挥官为什么将这个机器瞒着他。当拉撒路接近机器时,卡丝蜜尔释放了陷阱,她通过镜子引导魔法击破了拉撒路的幻象。尽管拉撒路打破了镜子,指挥官和巨龙守望的成员修复了镜子,并击败了雇佣兵。幻象消失,拉撒路的真容展露出来,他其实是巴萨泽,人类的战争与火焰之神。卡丝蜜尔无力面对真相,即便在巴萨泽用一团烈焰将玛乔丽击倒在地时,她也无法动弹。巴萨泽的雇佣兵涌入了实验室,弗伦特和他的克鲁返身打败了他们(拯救了议员的研究)。但是巴萨泽趁乱带着泰密的屠龙机器逃走了。卡丝蜜尔确信了巴萨泽编造了所有的谎言,但他的出现仍使她处于无比震惊之中,她打开了一道传送门,逃离了此处。一位阿苏拉医生使玛乔丽能够重新站起来,但她的伤仍旧很重;卡丝蜜尔那惊呆的样子让她担心地要死。

所幸,泰密在她的机器上植入了一个追踪器,以防弗伦特也想要偷走它。追踪器从巨龙之山发回信号,那是火环群岛最大的一座山。指挥官登上了停靠在拉塔索姆码头上的潜艇,跟着守夜人战士们通过地下水道进入了中空的火山内部。泰密的联络人和她的信号追踪器位于登陆点的营地,但是他们都被藤蔓劫持了。指挥官一开始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指挥官在这个声音的指引下,深入巨龙之山,见到了声音的主人——一个名为荨麻火的德鲁伊之灵。德鲁伊之灵释放了泰密的联络人,信号追踪器已经损坏了。荨麻火要求指挥官一行人离开它们的领地。但是当指挥官声明他们在追踪巴萨泽,荨麻火同意帮助他们。

巴萨泽已经进入了泰坦之喉,火山中心的热度能将任何进入其中的人熔化。荨麻火让指挥官向他的德鲁伊之灵同伴们寻求帮助。四个德鲁伊被困在位于这座山上不同位置的宝库中,这些宝库是津恩在拉塔新城覆灭后建立的。为了能到达这四处宝库,指挥官从津恩遗留的魔像那儿找到了一把密钥。这群魔像中的远古魔像M.O.X表示愿意跟随守夜人回到文明世界。指挥官解救的每一个德鲁伊都为指挥官赐予了一份祝福。在这期间,泰密表示她进行了深入的实验,确定只要再消灭一头巨龙,魔法的流动就会失衡,泰瑞亚将难以幸存。尽管如此,泰密还是不太情愿毁掉她的机器,因为这个机器是基于欧麦德的机器建成的,而欧麦德的机器无法被复制,且是指挥官手中能够杀死上古巨龙的唯一武器。

进入泰坦之喉后,指挥官发现地上有某种屏障。泰密也来到了这儿,她坐在小邋遢2.0里,小邋遢2.0可以抵抗热量,但是没有战斗能力。然而,泰密给了指挥官一个扫描器,指挥官可以用它扫描出屏障上的弱点。扫描表明屏障是近期设立的,泰密调整了扫描器,使它能够找到可以用来打破屏障的能量。指挥官跳进火山口,在下降的过程中又打破了两个屏障,同时在飞行中躲避着进化型毁灭者军团的火球攻击。在移除第三个屏障的过程中,这篇地区所有的毁灭者突然都被摧毁了,这暗示着泰密的屠龙机器已经被激活了。火山的底部是一片熔岩之海,泰密的机器位于一个平台上,而巴萨泽就漂浮在泰密机器至上。他朝着派莫德斯的巨大身躯发射着来自卓玛的蓝色能量,派莫德斯会用能量进行回击,巴萨泽想要以此吸尽派莫德斯的能量。指挥官想要将巴萨泽激出来,和他直接战斗,而巴萨泽却召唤出两条火焰猎犬特犸特犺替他出战。巴萨泽不断增长的能量强化了他的猎犬,指挥官需要从泰密的机器中提取能量来永久击败两只猎犬。

打败两条猎犬后,泰密准备将她的机器过载,机器爆炸了,但巴萨泽发出的最后一击使得巨龙守望无法移动。当机器过载时,巴萨泽似乎吸收了更多的能量。巴萨泽不见了,派莫德斯沉回了岩浆。泰密和指挥官被弹到附近一个突起的岩石上,泰密证实派莫德斯的能量回归到不活跃状态,卓玛可能也处于同样的情况。两条上古巨龙都回到了休眠期,泰密可以让自己安宁一会儿了。但是巴萨泽的未来尚未可知,他会怎样利用他所吸收的上古巨龙的能量也无从知晓。

One Path Ends.png 第6节:穷途末路

One Path Ends Wallpaper.jpg

为了能对回归的神明巴萨泽有更多的了解,指挥官来到神佑之城与一名高阶巴萨泽牧师交谈。指挥官到达时,女伯爵阿妮丝已经在和这个牧师聊上了,他热切渴望为其神明的荣耀而战。阿妮丝将指挥官叫到一旁,因为她了解到巴萨泽手中有一块拉萨路的形体碎片。她的一名模范师一直在追踪拉萨路形体碎片,女伯爵让指挥官前去与其见面。

指挥官找到这位模范师时,她正被困在一个血石雕文陷阱中,指挥官将她救了出来。两人互相打趣,杀了不少白斗篷分子,找到了拉萨路形体碎片,而珍瑟之眼趁机溜走了。模范师让指挥官将拉萨路形体的碎片交给她,但是指挥官表示只有弄明白她要拿这碎片做什么,他才愿意将碎片交给她。然而,模范师表示她不能说,因为她曾用生命起誓。

返回神佑之城后,在一个墓地下面神秘的光刃总部里,阿妮丝同意让指挥官发下光刃的誓言,这样模范师克里达就能将她对拉萨路形体碎片的打算告诉指挥官了。一位模范师反对指挥官起誓,但是女伯爵表示她已经考察指挥官很久了,于是这位模范师保持了沉默。

烈焰的洗礼,流水的浇灌,岩石的击打,指挥官承受住了这一系列入会仪式,而下一个考验是重现德拉维石阵的覆灭。最后,指挥官需要在原命运之刃成员指责的愧疚,战胜自我怀疑形体。打败自我怀疑形体后,指挥官发下誓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光刃成员。只要指挥官的所作所为不损害科瑞塔的利益,他可以有足够的自由去做他需要做的事。最后,克里达告诉指挥官她并不想毁掉这些碎片,而是想复活拉萨路,这样她就可以亲手杀死拉萨路了。巴萨泽有一块拉萨路形体碎片,而珍瑟之眼一直在寻找这些碎片。指挥官和光刃由此得出:他们的目标可以统一—如果他们能找到珍瑟之眼,那么他们就能找到失踪的碎片,以及有望找到巴萨泽本人。

一条前往欧尔的船已经备好,指挥官乘其前往了海妖平台。这片地方有着为每位真神建造的圣匣。出于某种原因,梅兰朵的圣匣仍处在激活状态,而其它的圣匣未被激活。阿伯顿的圣匣与其它的圣匣相连,为了打开阿伯顿圣匣,指挥官在此地探索,重新激活了各真神的圣匣。模范师克里达警告指挥官不要独自进入,但指挥官此时已经进去了;她又警告指挥官不要动里面的任何东西,然而这条指令也被无视了。克里达赶来帮指挥官打败了圣匣内的守护者。随后两人深入圣匣,探索着这个复杂且遍布陷阱的地方。

在指挥官的帮助下,两人追上了珍瑟之眼,找到了巴萨泽藏着第五块拉萨路碎片的地方,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巴萨泽本人。当五个碎片全都被安放好后,克里达使用光刃圣器刺入了其中的一碎片,重伤了拉萨路。最后一个末世魔复活了,他对这种偷袭行为很是生气。他发现克里达实际上就是利维亚(一个他几个世纪前就认识的著名光刃成员),他表现出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快感。

受伤的拉萨路试图再次将自己分裂成碎片,但是克里达和指挥官联手作战,使他无法逃走。最后,拉萨路将光刃利剑从胸口中弹出,并想要使利维亚窒息而死。指挥官勇敢地从地上拽出利剑,再次刺向拉萨路的胸膛,给了泰瑞亚最后一个末世魔最后一击。克里达表示她确实就是传说中的利维亚,她没有忙着透露更多细节,而是建议指挥官向珍瑟之眼询问巴萨泽的当前的位置。在消失于虚无之前,珍瑟之眼展示出一副景象:巴萨泽正向水晶沙漠进发,去猎杀上古巨龙克拉卡托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破碎观测台碎层

黛萨获取了新碎层的入口:破碎观测台碎层

在调查过程中,一队冒险者似乎回到了雾锁观测台。然而,这片区域已经被一个巨大的裂隙所摧毁,同时也把迷雾碎层给撕裂了。黛萨和洋子欢迎队伍回来,并告知他们已经被困在传送途中一段时间了。队伍团结一致击败了入侵者碎裂的斯科瓦德,但是裂隙依旧被另一端的某些东西控制着。
冒险者和洋子进入裂隙寻找干扰源。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浮空的奇幻异界岛屿上,上面有着灌注了宇宙能量的阿苏拉建筑。小队前进,打败了敌对的阿苏拉魔像,遇到了一个叫做维拉斯塔的奇怪家伙。在她的“游戏”中打赢她后,她给了小队一个能量宝珠区打开附近的一道传送门。

穿过传送门,小队再次见到了阿克,他在捣鼓着重建透明衍射随机生成器,就是它在产生碎层干扰裂隙。队伍与阿克照面,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阿克手握先进技术,使出各种武器,从迷雾中召唤出帮手,尽管如此,这个捣乱的阿苏拉还是被打败了。

阿克表示要阻止DDR的最终结果已经太晚了。黛萨出现了,也加入到与阿克的对质中。阿克表示他是黛萨的儿子,希望毁灭碎层来使他的母亲从时间轮回的影响中解脱出来。然而不知什么原因,DDR没能将黛萨和阿克带回泰瑞亚,这表明他们两个人都是只存在于碎层中的前一个自己的轮回。阿克和黛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将自己交给了时间轮回。由此,DDR没能够成功运作,迷雾碎层也免遭毁灭。

预告片

  • 7月20日发布世界动态第三季预告片《阴影之外》(Out of the Shadows ),片中白斗篷成为要诀。
世界动态第三季预告片.video

预告文案

扩展阅读

免费解锁时段(美服)

在以下时段内上线,可以免费解锁相关剧情章节(否则必须通过宝石商店购买)。即使你没有购买决战迈古玛也可以解锁这些章节,但你必须购买资料片才能体验。[1] 以下是相关时段:

章节 时段
阴影之外 2016年7月26日 – 2016年9月18日
升腾烈焰 2016年9月19日 – 2016年11月20日
寒冰上的裂隙 2016年11月21日 – 2017年2月7日
罪恶首领 2017年2月8日 – 2017年5月1日
闪点 2017年5月2日 – 2017年7月24日
穷途末路 2017年7月24日 – 2017年9月21日

花絮

  • 第三季世界动态由麦克·欧布莱恩于2016年7月12日在激战2官方论坛宣布发布[2]

参见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