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动态第四季

世界动态第四季从2017年11月28开始更新[1] 。它是对 激战2:烈焰征途故事的延续。[1] 本文假设您对故事情节和烈焰征途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

设定

巴萨泽死后释放的能量被克拉卡托欧茹恩吸收。指挥官和他们的盟友必须与一条强大的上古巨龙对抗,而它正威胁着伊伦娜,一个在帕拉瓦·约科的苏醒者军队统治下的大陆。

区域

货币

开放世界区域

外传

大型地下城

迷雾碎层

主要角色

巨龙守望

在伊尔·斯特加金的葬礼上,契约团指挥官的公会正式由他的朋友和曾帮助他们对抗墨德摩斯和绯红的盟友们组成。

  • 欧茹恩 - 格林特的第二个后裔,她是一条有着克拉卡托血统的水晶龙。她在帮助指挥官杀死巴萨泽后飞走了。
  • 卡丝蜜尔·米德 - 一个帮助阻止巴萨泽、墨德摩斯和绯红的人类贵族幻术师。在庆祝巴萨泽的失败时,她和她的爱人玛乔丽团聚了。
  • 玛乔丽·德拉奎 - 凯珊死灵法师。当脱下拉撒路的伪装时,她被巴萨泽击伤,且伤势严重。在巴萨泽被击败后,她很快恢复健康,与巨龙守望一起前往安努。
  • 罗克丝 - 她是一名夏尔游侠,曾陪同伯拉罕北上与卓玛作战。她是个孤斗士,因为她的前战友在一次矿难中丧生。
  • 里特洛克·硫磺石 - 作为命运之刃的前成员,他陪同指挥官在水晶沙漠和伊洛娜地区击败了巴尔萨泽。
  • 泰蜜 - 一个年轻的阿苏拉,由于她的退化性疾病,她使用魔像来移动。她信任的魔像小邋遢最近被重建了,尽管它仍然有一些漏洞。她曾经是卓加的学徒,但现在是独立的,因为卓加处于恢复期,他在荆棘之心的剧情中受伤了。她在指挥官的背包里放了一个通讯器,这样她就可以随时保持联系。

契约团

其他盟友

  • 比里斯 -一名阿苏拉审讯团员,格里克的兄弟、泰蜜的老朋友,他知道约科的一些计划。
  • 伯拉罕 - 伊尔·斯特加金的儿子,他创立了一个致力于战胜卓玛的纯诺恩公会组织,并称其为“命运的边缘”。他总是喜欢与指挥官争吵。
  • 格里克 - 一名阿苏拉审讯团员,格里克的兄弟、泰蜜的老朋友。他也知道一些约科的计划。
  • 暗影探员奇托 - 暗影教团的一员,暗影教团是密语教团的分支。他和他的骑士团一直在帮助巨龙守望的成员对抗巴萨泽和约科。
  • 狡诈的塞伊达 - 海盗团成员,狡诈团的船长,玛格丽特的后代。她总是想办法让自己的传奇和家族名声更响亮。
  • 凯西 - 初代席尔瓦里之一,她在对抗墨德摩斯的行动中表现异常,随后她把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照顾欧茹恩

主要反派角色

  • 克拉卡托 - 上古水晶巨龙,在巴萨泽死后,吸收了它的魔力变得更加强大。它飞遍库尔纳,将巨龙烙印的影响力一直扩展到了安努和艾斯坦。
  • 帕拉瓦·约科 - 瓦比之灾和永恒的君主,在夜幕降临之后,他占领水晶沙漠以南的全部区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迷失领域被巴萨泽的魔力束缚着。

故事

剧情总览


Shadow of the Mad King (2017 achievements).png 序章: 疯王阴影

在巴萨泽死后,疯王回归的这一段时间内,两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出现了新的疯王朝臣,帕拉瓦.约科的苏醒者小规模的出现在悲伤之海和无尽之洋的海岸线上。据科内尔准将说,这些部队是在有人在伊伦娜“挑起事端”,约科派他们来报复后派遣的,但是科内尔也指出,约科拒绝派遣他的大部分军队参加这样的攻击。 随着疯王的离开,奇怪而神秘的骷髅开始出现在靠近地下世界的地方,古兰斯的许多祭司都听到一位红衣女人把他们带到那里的召唤。这些祭司都被发现死于死亡之力和身上都是斧头的伤痕。

Daybreak.png 第一幕: 黎明将至[2]

Daybreak Wallpaper.jpg

克拉卡托已经被击败了,欧茹恩也消失了。但是在你处理这些巨龙的问题之前,安努需要你的帮助。

—— 游戏内描述

巴萨泽战败后不久,也就是庆祝宴会结束后不久,指挥官就在离安努不远的一个小型石牦牛农场跟泰蜜和里特洛克见面。在“借用”一些约科的苏醒者军队与巴萨泽作战后,指挥官试图远离伊伦娜城市。
玛乔丽和卡丝蜜尔去监视克拉卡托的行动,但是自从他与堕落的神明战斗之后,他就一直坐在山崖上。但是很快谈话被打断了,因为一场烙印风暴袭击了安努,虽然克拉卡托已经不在了。里特洛克和指挥官迅速前往安努帮助尽可能多的市民,击杀烙印生物。但他们还是来迟了一步,很多市民未能得救,其中包括副官卡伊斯。
烙印风暴结束以后,成长起来的欧茹恩回来了,同时给指挥官和他的盟友们带来了一个幻象:一座遥远的城市和大量的苏醒者军队。探员奇托指出这个城市看起来好像是位于伊斯坦的第一城市·法兰努尔。指挥官前往码头,登上一艘船驶向南部岛屿。
到达伊斯坦后,指挥官前往占星台寻找烈阳之矛的盟友。占星台是知识的圣殿,收藏着早于约科和他的修正主义历史之前的书籍,但它经常受到苏醒者部队的攻击,意图破坏他们的研究,把文献扔到草坪上。在证明了他们不是约科的朋友之后,指挥官被允许进入占星台下面的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只能通过一本激活向下传送门的书才能进入。不幸的是,烈阳之矛无法帮助他们,因为他们的领袖萨伊姆统领正试图将黎明矿坑从苏醒者的控制中解放出来。
在黎明矿坑,两名祭司通知指挥官,萨伊姆已被海盗俘虏。然而,海盗队的前队长之一,狡诈的玛格丽特,丢失了一枚旧硬币。狡诈的塞伊达说,把它还给海盗的领袖,可能会赢得她的好感。这枚硬币在一个特殊的反叛苏醒者士兵手中,位于城南的一个山洞内,这名士兵经常对村庄中的小孩表现的非常友好。
指挥官击败了烈阳之矛苏醒者首领,带着硬币前往海盗营地。在那里,指挥官又一次遇到了那个在安努的时候碰到,并警告指挥官在伊斯坦有对他的悬赏的人。他与船员谈妥条件,以便安排与船长的会面。塞伊达很想把指挥官交出去换去悬赏,但是她在看到硬币后重新做了考量。不幸的是,塞伊达已经在不到1个小时前把萨伊姆交出去换去悬赏。然而,她有了一个计划,可以把指挥官假装俘虏换去悬赏,伺机救出萨伊姆。但是在这之前,她需要准备一种特殊的烈酒,需要在当地找到一些特殊的原料。探员奇托现身,答应协助完成计划。指挥官同意了计划,他说预付的赏金是首付,只有在指挥官成功逃脱后才会把硬币交给她。
在新月大教堂内,探员奇托和他的队员不见了踪影,而塞依达的人在提酒桶时遇到了麻烦,所以他们在没有暗影教团的情况下实施了这个计划。就在指挥官要投降的时候,泰蜜通过通讯器呼叫指挥官。守卫把指挥官打晕,把他们关在紧挨着萨伊姆统领的牢房里。守卫出去后,指挥官冲出牢房,释放了萨伊姆。他们两个从所有苏醒者警卫身边溜过,来到一个隐蔽的书架前。典狱长拿走了通讯器,泰蜜一直在持续呼叫,显然是害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在塞伊达和她的人的帮助下,典狱长被击败了。指挥官得知泰蜜已经被约科抓走,约科设法从地下世界逃脱,并利用她进行报复。
烈阳之矛的新兵帮助指挥官和萨伊姆逃离营地,前往第一之城,里特洛克和卡纳克随后加入。这个古老的城市有很多危险,从野生动物到苏醒者士兵,甚至还要通过远古陷阱的考验。其中一些陷阱在坐骑的帮助下被克服了,甚至被烙印生物也会与苏醒者战斗中帮助团队到达目的地。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了几具阿苏拉的尸体,都穿着审讯团服装。似乎他们在法兰努尔的某个地方建了一个实验室,尽管他们相信所有的阿苏拉多年前就已经被被赶走了。在卡纳克设置炸弹准备通过骨墙的时候,审讯团的尸体突然复生,变成苏醒者,随后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苏醒者巨犬。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卡纳克的炸药爆炸了,但引发了崩塌。幸运的是,伯拉罕保护了指挥官和他的朋友们。他和罗克丝一起调查了很多攻击泰瑞亚的不死生物,然后从一起穿越阿苏拉星门来到了这里。
在与老朋友重聚后,巨龙守望和盟友们一起破坏了审讯团大门,继续穿越古城,直到他们地毯一个巨大的被阿苏拉城墙包围的枢纽。一段安全录音证实了泰蜜和约科都在那里,泰蜜不情愿地帮助打开了大门,因为约科威胁要把她变成苏醒者。然而,当大门一打开,一大波苏醒者攻击了队伍。只有指挥官和伯拉罕继续走到了中央平台,泰蜜被锁在她的魔像里,而苏醒者审讯团则宣布向指挥官和他的盟友们开战。小邋遢2.0开始攻击指挥官和伯拉罕,同时慢慢抽走驾驶舱里的所有空气。指挥官和伯拉罕设法拯救了泰蜜,同时摧毁了房间里所有的传送门。然而,审讯团的未知研究和约科的威胁像阴影一样笼罩着他们。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暮光绿洲

黛萨解锁了一个新的碎层,重现了帕拉瓦约科征服伊伦纳的场景。你将进入新建的新月大教堂内,而你的身份则是一名伊伦娜人,同时也是一名前烈阳之矛的成员。你将参与一次突袭由烈阳之矛守卫的村庄的行动。这里的烈阳之矛由守卫阿玛拉领导。在最初的对抗之后,阿玛拉“杀死”了的队伍。随后玩家将会被复活成强力的苏醒者。玩家们搜寻着保护村庄寺庙的守卫者。玩家和约科的随从们对留在神庙里的烈阳之矛发起了联合攻击。他们成功的击败了阿玛拉。约科告诉阿玛拉加入他。阿玛拉拒绝了,约科杀死了她并把她转化成了苏醒者。随后他命令阿玛拉杀死她曾经的盟友和剩余的幸存者。玩家可以在标准的时间线中再次与阿玛拉相遇,她将出现在世界动态第四季的突袭新月大教堂的事件中。

Spirit Vale (achievements).png 锁链殿堂

对古兰斯祭司之死的调查导致学者格里娜在死神之门发现了一个新打开的通往地下世界的传送门。当她和一队突击队员进入冰原时,发现冰原正被德姆带队围攻。那名曾经拜访过凡人祭司的红衣女子是德斯米娜,她正在领导着对抗前任死神的防御工事。队伍在地下世界中发现了更多祭司的尸体,他们成功的穿过了传送门,但是无法抵抗德姆仆从的攻击。

当被发现时,德斯米娜已经被剥离出躯体,被德姆的力量控制,攻击那些曾经她为之战斗的人。在突击队的帮助下,德斯米娜找到了她的尸体,并把他们带到审判大厅,并指示他们杀死了该地区四名德姆最伟大的仆从,为古兰斯的三尊雕像赋予力量。在这些仆从首领中,有一个叫霜风之王的寒冰元素,他是古兰斯的另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后来被强迫做了德姆的奴隶。随着三座雕像的激活,德斯米娜得以打破审判大厅周围的屏障,并请求七死神的帮助。突击队、七死神和德斯米娜试图执行古老的仪式,重新囚禁德姆,然而德斯米娜瞒着七死神改变了仪式,将他们作为牺牲品,同时让突击队取代了他们的位置。随着仪式的完成,德斯米娜确信德姆将永远被封印,并暗示她将接管地下世界,对古兰斯保持忠诚。

Current Events.png 外传: 威胁觉醒

随着位于法兰努尔的阿苏拉星门被激活,帕拉瓦约科开始派遣军队入侵泰瑞亚区域。法兰努尔实验室快速摧毁了这个本应该早已被消除的威胁,然后在这片区域的六个主要城市内,传送门相继出现,苏醒者开始肆虐。入侵部队在当地部队的保卫和在指挥官以及冒险家的协助下被击退。很多著名的角色都出现在保卫家园的战斗中,包括西格法斯特斯卡提利维亚血手玛格努斯齿轮战队里德海斯和和平制造者尼恩。
在击退第一次入侵后,和平制造者尼恩请求契约团指挥官协助建立追踪入侵的装置。尼恩和指挥官利用共振调谐器,以太坦克和星门测斜仪,创建了一种相位扰动检测器,可以预测星门位置。 指挥官保留了原型,而尼恩则将图纸发送给了和平制造者进行批量生产。

A Bug in the System.png 第二幕: 系统故障[3]

A Bug in the System Wallpaper.jpg

在名为拉塔初城的神秘审讯团设施中,一位科学家可能是阻止帕拉瓦·约科对泰瑞亚复仇性入侵的关键人物,但潜入敌人的要塞并不简单。

—— 游戏内描述

奇托向指挥官发了一份信,里面提到了一个可能的线索信息。泰蜜确认了这个线索,并且发现审讯团中的一个科学家也许能够弄清楚约科想要什么。指挥官前往命脉水源与奇托见面,很快罗克丝和伯拉罕也到了。很明显在瀑布后面有一个审讯者基地,指挥官想截获一个样本运输魔像以潜入进去并找到这个科学家,比里斯。泰蜜在大学时期就已经认识比里斯。罗克丝和伯拉罕假扮为样本,必须通过去虱和清洁程序。而指挥官潜行通过审讯团无人机以避免出发审讯团哨兵的警报。在实验室的尽头,一个与阿苏拉星门绑定的大型追踪网络枢纽表明比里斯位于拉塔初城。直接通向拉塔初城的传送门无法打开,但是可以通向附近的一个实验室。
进入这个新实验室后,指挥官、罗克丝和伯拉罕摆脱了隐身伪装,并开始系统地在实验室中寻找这位老兄。格里克,比里斯的弟弟,发出了求救讯息,说苏醒者正在攻击拉塔初城。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小队遇到了一个被审讯团关起来作为实验对象的夏尔,她的名字叫波提卡,来自附近的村庄。她的部落将他们自己成为奥尔玛汗,他们在卡拉领导叛乱部队对付烈焰军团后不久就从夏尔部族中分裂出来。
奥尔玛汗的生活方式与黑烟壁垒的夏尔已经完全不同,他们更爱好和平,在家庭中抚养子女而不是训导所,专门研究自然魔术和沙雕技艺。波提卡返回村庄后不久,审讯团发起了进攻。指挥官和伯拉罕保护了远离主要村庄的一群幼崽,然后在村庄长老会室内加入战斗。一个巨大的魔像杀害了纳恩长老。
指挥官在评估了沙掠群岛的局势后,去拉塔初城附近侦察,而伯拉罕和罗克丝则负责保卫村庄。与欧茹恩的简短会面为指挥官提供了巨大立方体城市的鸟瞰图,甚至还有交流盘。
一个辅助实验室中的记录盘中记录了格里克发出的有关苏醒者以及他们如何被困在里面的紧急信息。指挥官要求泰蜜呼叫塞伊达带上飞艇来攻击立方体。但是,实验室的周围正在创建防护罩,以防止塞伊达靠近。在指挥官成功破坏了三个实验室之后,一切都准备就绪,可以进入拉塔初城。
罗克丝和奥尔玛汗士兵对拉塔初城进行了分散注意力的地面攻击,而指挥官和伯拉罕则依靠塞伊达的飞艇进行了突袭。波提卡和其他四个风暴召唤者召唤了一场突袭防御塔楼的暴风雨进行援助。在城市内部,实验室一片混乱。只有魔像仍然存在,但是行为异常。在探究了三个实验室并获得安全代码后,指挥官得知格里克很可能破坏了阿苏拉星门以阻止约科的前进,并随后与比里斯一起躲入了他的实验室。
在下方,苏醒者已经在泛滥成灾,其中还有一些审讯团成员也成为了苏醒者。到达格里克的实验室后,指挥官和伯拉罕发现他很安全,但他的兄弟虽然也安全,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个魔像了。指挥官和伯拉罕决定暂时不让泰蜜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觉得还是让她自己发现这个真相更好一点。然而,这次聚会是短暂的,因为约科设法闯入了一个高度安全的实验室并窃取了审讯团在圣甲虫瘟疫上所做的所有研究(这实际上是一种感染...)。指挥官在登机口赶上了约科。约科显然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做事方式,不再没有嘲笑和折磨指挥官,而是决定让指挥官洛奈在指挥官和他的同伴们做出更多干扰他计划之前,将他们除掉。
在战斗中,阿苏拉星门被激活并将洛奈、伯拉罕和指挥官都吸了进去。战斗继续在神佑之城的马戏团帐篷外,漩涡山的熔岩生物边,霜谷之音的卓玛之爪进行。就在洛奈被杀死之前,传送门再次将他们吸入,将它们送往星空中看似远离泰瑞亚的一片荒凉岩石中。在那里,洛奈再次被击杀,而这一次约科无法再复生他。留下两个大活人在这片陌生,贫瘠的岩石上沉思着人生。幸运的是,比里斯重新建立了联系,并成功将两人拉回到沙掠群岛。

Current Events.png 外传:危险再临

随着拉塔初城的星门网络的破坏,苏醒者入侵部队已放缓到侵蚀的速度。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并没有停止。和平缔造者尼恩要求契约指挥官提供进一步协助以调查此事,怀疑星门网络的破坏造成一些故障,并建议在新地点寻找苏醒者。指挥官最终在南阳海湾的小岛上发现了这些苏醒者。在调查该地区当地人的谣言和报道后,指挥官最终从拉塔初城发现了 拆解装置残骸,并将其带到了尼恩。在研究了一天的碎片之后,尼恩整理并提交了有关其发现的报告。
根据他的研究,尼恩得出结论,当星门网络的入口点被破坏时,有大量的苏醒者在途中。在没有入口点或稳定出口点的情况下,运输过程中的所有物体都被清除了,但是,一种现象导致其残余物被困在裂隙状态中。这就是迷雾碎层的由来。这就仿佛一直在复制苏醒者被困在传送过程中,又被击杀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将会持续很多年,直到异常状态消失。
与此同时,在南阳海湾出现了一群旅行新闻的克鲁,报道了一名存活的苏醒者入侵者。

Long Live the Lich.png 第三幕: 巫妖万岁[4]

Long Live the Lich Wallpaper.jpg

随着圣甲虫瘟疫开始威胁自由之城安努,约科的恐怖计划也开始显露。结束他们!

—— 游戏介绍

格里克做了一些实验,得知圣甲虫瘟疫只影响人类.然而,在他公开谈论自己的实验并向自己身上注入瘟疫以证明这一事实之后,他被没收了所有财产,并被隔离在隔离区。在泰蜜的敦促下,指挥官出现在法庭上并帮他辩护,将他释放。指挥官,泰蜜和格里克前往码头取回格里克的所有装备,包括已经停止工作的比里斯。领主费伦在码头附近向指挥官打招呼,并介绍了洛根作为新的契约团司令如何派遣一艘装满补给品的船到安努,以帮助该市的救援工作。但是,约科已经在船上释放了瘟疫。指挥官驱散了瘟疫及瘟疫感染的苏醒者,只换来了约科的嘲笑,以及邀请指挥官前往甘达拉参加他的演出的“第二部分”。
泰蜜建议前往先王陵墓,以征询先代帝王们的意见,因为他们曾经经历过圣甲虫瘟疫。在得知约科终于拥有了真正的瘟疫并准备将其释放到全世界后,娜拉女王和达拉女王同意借出他们的幽灵军队与约科作战。他们还透露,他们可以在指挥官身上闻到死亡的气味,这意味着圣甲虫无法寄生到曾经死亡的人身上。泰蜜和比里斯使用从拉塔新城中取得的技术,在先王陵墓外准备了一个小传送门,但比里斯的魔像手臂手不小心落入了传送门内。
在传送门的另一侧,指挥官用比里斯的断臂做掩盖并悄无声息的清理附近城镇中的所有苏醒者,将其变成盟军在克南领域的新基地。在进一步侦察后指挥官发现主要威胁似乎来自南部和西部,此时卡纳克加入了指挥官的队伍,并带来了便携式炸药和种子,这些种子可以迅速生长成巨大的藤蔓墙。在基地完成后,大量军队穿过裂隙来到这里。整个部队由先王幽灵,奥马尔汗夏尔,安努志愿军,烈阳之矛战士和希尔瓦里荆棘塑形者以及比里斯,格里克,泰蜜,伯拉罕和指挥官组成。
在克南领域,指挥官需要在进攻新月要塞之前需要完成各种任务。寄生在格里克皮下的昆虫一直在生长,变成了为可以用作新型坐骑的巨大的翻滚甲虫。该基地北部的一个村庄内,农作物上生长着圣甲虫卵,需要烧毁他们以防止其进一步传播。村里似乎有一个约科的忠实追随者,他们是按照约科的命令传播圣甲虫瘟疫的。营地东面的一个伊伦娜哈克蛙部落愿意在他们的猎人返回以后提供必要的帮助,这些猎人是部落生存的关键。在最南端,一艘海盗船在岸上坠毁,但他们仍然能够通过弹射器将物资运送到主要营地。另外,费伦领主冒着被感染和重伤的危险,在前线获取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卡纳克继续前进,炸毁了甘达拉主入口的警卫塔,而指挥官和部队则推进越过了桥梁。卡纳克在门上放置了炸药,而其余部队则与从后面向他们袭来苏醒者继续战斗。当门终于被打开时,第三代感染者开始要塞内冲出来。大量的苏醒者堵住了通道,部队无法前进。同时,伯拉罕到要塞下方,找到了通往堡垒的另一条路:下水道的入口。沿着这条路线前进,有很多陷阱排成一列。伯拉罕发现一具看起来与指挥官完全一样的尸体,然后又发现了很多具。尸体被排列成一个看起来类似什么仪式的圈,但很快被证实是幻象而已。指挥官继续向前,约过了各种陷阱,直到到达源头。快到尾声时,野兽统帅奥卢瓦·伊兰科护卫着最后一个房间,她感谢指挥官在克达什集市与巴萨泽的战斗中取得的巨大胜利,但她必须服从约科的命令,来杀死指挥官。
当野兽统帅倒下时,指挥官进入源头,但却掉入了陷阱中。约科嘲讽了指挥官一段时间,但伯拉罕将指挥官推出,自己反而被困住了。约科继续嘲笑指挥官,因为他需要一个朋友牺牲自己才能继续战斗。他甚至称赞指挥官是值得的对手。经过漫长的战斗,约科消失了一段时间,召唤了各种保护者,激活了陷阱并用瘟疫淹没了整个房间,约科终于倒下了。当他倒下时,附近的苏醒者似乎都陷入昏迷,没有约科命令就无法行动。但是,这种兴奋还为时过早,因为约科很快从他倒地的地方重新站起来,并困住了指挥官和伯拉罕。他继续自说自话,嘲笑指挥官说他窃取别人的胜利果实是如此容易,以及在佐科最终统治世界后将如何庆祝。然而,在演讲的高潮中,欧茹恩冲向约科并且把他吃下了肚子。帕拉瓦·约科最终被击败,释放了能量,但除了格里克之外,现场几乎所有的盟友都被这一幕震惊;现在格里克只对新的瘟疫样本感兴趣。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深石坑碎层

黛萨解锁了一个全新的迷雾碎层:深石坑碎层. 迷雾碎层探险家队伍里增加了一对全新的探险者,凯和托林,他们正在探索德里莫的失落宝库深石坑。但是,随着他们深入研究宝库,他们逐渐意识到,矮人陷阱并不是为了阻止小偷而设计的,而是为了防止宝库内部的某些东西逃出来。探索者很快通过激活水晶发现了德里莫之光。事实证明,德里莫之光不仅是使其余矮人守卫停止攻击的关键,而且还是一种强大的工具,可用来对抗越来越多的暗影生物。 在宝库的最底端,托林不耐烦的性格使他轻易被一个古老的恶魔(称为之深石之音)所控制。迷雾探险家用德尔德里莫之光来抵御非自然的黑暗,最终不得不杀死托林来击败恶魔。碎层很快就结束了,而凯独自留在深石坑深处为失去同伴而悲伤。

A Star to Guide Us.png 第四幕: 指路之星[5]

A Star to Guide Us Wallpaper.jpg

帕拉瓦·约科一去不复返了,伊伦纳终于可以开始重建了。 但是当在亚哈举行的领导人峰会被意外中断时,伊伦纳陷入了另一场危机的中心。

—— 游戏内描述

在他们的前领导人被击败后,伊伦娜有4个主要团体有兴趣都对掌控伊伦娜的命运表示了兴趣。在亚哈堡垒内,烈阳之矛、暗影教团、腐蚀新月和自由苏醒者(摆脱了约科控制走上自由之路的苏醒者)举行了峰会。
讨论进行得很顺利,直到欧茹恩闯大厅并在这里睡着。泰蜜呼吁作为欧茹恩监控人的指挥官前来安慰她,以便让她离开峰会。伯拉罕通过一条秘密通道进入了亚哈悬崖。在欧茹恩被护送离开,峰会将继续进行,直到执政官伊布鲁开始翻脸,命令腐蚀新月封锁了房间的出口。
幸运的是,高斯及时出现并击败了伊布鲁。随后又有另一种骚扰到来了:破碎者回来了,并向附近的所有敌人发起攻击。 指挥官协助护送各个代表团然后穿越要塞,营救尽可能多的自由苏醒者,使其免于再次被杀死或烙印。在要塞的另一边,破碎者飞过一个巨大的裂痕,重新回到迷雾之中。克拉卡托已经进入迷雾之地,甚至击倒了阿尔莫拉将军的飞艇。

分散在亚哈悬崖周围的一些干扰改变了地貌。有一座仿制的欧尔之塔,欧尔人与烈焰军团士兵进行着永恒的战斗;直接从迈古玛丛林中出来的一大片荒野,里面有查克虫; 还有一个奇怪的洞穴,里面有罕见的蘑菇,那些吸入孢子太多的人会看到奇怪的景象。这些干扰与克拉卡托的干预有关,并与烙印裂隙行者等生物有关。
峰会中断后不久,附近的一个村庄就成为了烙印怪的受害者,但随后伯拉罕设法找到了这一事件的幸存者。他们正在设法找到一个由坚固岩石雕刻而成的避难所,其厚度足以防止烙印生物穿透它。这让克斯想起了附近一个地点,烈阳之矛曾经使用过,也位于地下深处。

克斯和他的后裔克珊带领伯拉罕和指挥官深入了这座曾经的烈阳之矛圣所。坏消息是这个地方已经被蜘蛛占领了,但好消息是它们不是烙印怪,尽管基地正好在烙印之地覆盖下。中央的火焰被点燃后,队伍打算将火焰和安全带回洞穴,但粘稠的蛛网阻止了克米尔的火到达其他洞穴。蜘蛛和它们的育母在激烈的战斗后被杀死,随后难民开始进入洞穴。然而,重新修缮后的烈阳难民营外刚刚出现了一道裂缝,威胁着里面的一切。指挥官和伯拉罕去击退烙印入侵者,不久后得到了伯拉罕的母亲伊尔·斯特加金和在克拉卡托第一次战斗中死亡的前命运边缘成员斯奈夫的帮助。他们带着一个信息来告诉欧茹恩:是时候让她杀死克拉卡托,取代他成为上古巨龙了。然而,欧茹恩收到了她自己的幻景:各种盟友在不同地点与她对抗上古巨龙的多重幻象。然而,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欧茹恩死了。欧茹恩对此感到十分不安,并且直接飞走了,飞向了开阔的天空。

看着作为盟友的上古巨龙飞走让许多难民感到担忧,但比里斯提出了一个计划。他认为他可以制造一个追踪器,可以用来追踪克拉卡托在裂缝中的行动,只要他有一个巨大的魔法物品,比如巴萨泽利剑。修会成员已经在寻找它,并为它可能在战神战败后陨落的地方绘制了一条飞行路线。然而,在修会成员寻找利剑的过程中,出现了一名狙击手,杀死了修会侦察兵,并且把利剑偷到了附近的堡垒。指挥官进去取回它,发现狙击女祭司似乎很熟悉,但记不清是从哪里来的。最终,女祭司被击败,向指挥官投降,并且准备好被杀死。然而,指挥官表现出了非凡的善意,饶了她,只取回剑。女祭司萨弗拉被这份慷慨折服。然而,比里斯指出,这把剑似乎没有动力。里特洛克被要求用苏哈辛重新点燃这把剑,这把剑就像它有自己的思想一样。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以进入迷雾,准备诱捕克拉卡托。

在迷雾中,一场浩浩荡荡的战斗正在展开,格林特帮助带领士兵对抗那里的烙印生物。比里斯开始着手将追踪装置放在剑上,而指挥官则保护他。不过,经过几分钟的工作,比里斯告诉指挥官先行离开,因为他还需要做一些最后的调整。然而,这是一个谎言。比里斯牺牲了他的魔像身体,成为追踪器的能量来源。他向指挥官道别,并要求巨龙守望不再互相保守任何秘密。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泰蜜隐瞒了她病情的真相,她的病又复发了而且比以往都要严重,很有可能剩的时间不多了。

在悲伤的最后时刻,只有凯西出现,告诉了指挥官很多。

Spirit Vale (achievements).png 秘法对决

学者格里娜向突袭者们通报了虫师的一次千载难逢的邀请,即前往传说中的神秘熔炉进行参观。然而,突袭者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陷入了虫师和火元素巨灵卡迪姆之间的赌博之中。虫师因赌债累累而押上了整个神秘熔炉的所有物,以应对卡迪姆提出的三个挑战:用神秘熔炉资产堆中的物品制成的巨型魔像、释放到分类与鉴定区中的一头废物鲨鱼,以及被火元素巨灵关押的双胞胎蝶翼人尼凯尔科纳特。虽然突袭者们成功地克服了所有三个挑战,但他们很快揭示了卡迪姆自己的赌局:神秘熔炉下隐藏的强大神器秘法煅炉。在与卡迪姆的激烈战斗中,突袭者们成功夺取了秘法煅炉,并最终打败了火元素巨灵。不幸的是,巨灵的身体滑落到了秘法煅炉里。卡迪姆从秘法煅炉中复苏,注入了它的力量,逃离了现场。

Shadow of the Mad King (2017 achievements).png 疯王阴影

疯王荆棘回归并挑战游客再次参加他的死神的低鸣,同时在竞技场周围提供新的赛车比赛疯王赛道。然而,由于他的竞争对手已经死亡,为了避免他的国王的愤怒,准将科内尔契约团指挥官收集纪念品,以骗过疯王,让他认为科内尔的部队只是与乔科交战,并迫使巫妖王撤退。

Event Wintersday.png 雪人密巢

在失去了德薇娜的指引后,雪人的心灵已经冰封,原本雪一般的喜悦变得残酷而冷漠。由于守护者的缺席,他们担心GrentchesHumbugs的回归将威胁到冬幕节的安全。因此,雪人棒棒神佑之城皇冠高阁里勇敢地招募冒险者们前往雪人密巢,希望他们能够拯救他的朋友们。在密巢里,冒险者们帮助祖莉·唐尼将欢乐之火重新点燃在那些失落的雪人心中。深入密巢,冒险者们遭遇了冻冻,这个史上最伟大的雪人,它是雪人的远古领袖,心灵的破碎使它变成了一只冰冷的怪物。在一场冰雪球的史诗级战斗中,冒险者们成功地将欢乐和温暖带回了冻冻的心中,拯救了雪人,也拯救了冬幕节。

All or Nothing.png 第五幕: 孤注一掷[6]

All or Nothing Wallpaper.jpg

当格林特的遗产被揭示后,指挥官和欧茹恩就必须证明他们彼此间的信任,并让他们的盟友做好为自己生命而战的准备:他们要干掉水晶巨龙。

—— 游戏内描述

凯西到达瓦比并告诉指挥官,是时候与欧格登讨论计划了。在与石头矮人会面后不久,他告诉他们两人,他们需要前往雷云要塞,这是第一次锻造意图杀死克拉卡托的长矛的位置。但首先,指挥官和欧茹恩必须在格林特的巢穴中接受另一次试炼,凯西将陪伴他们。在巢穴中,指挥官学习如何使用共鸣水晶,并尝试适用水晶长矛。欧茹恩看到了自己被烙上印记的幻景,但指挥官向她保证这不会发生。试炼完成后,格林特教导欧茹恩有关飞升的知识,并告诉指挥官关于克拉卡托的许多信息,例如他看到一个没有他存在的世界的幻景。离开巢穴后,凯西提到他们进入巢穴已经过去了两天,他们都已经前往要塞。

在要塞,几乎所有盟友力量都已经聚集在那里,准备进攻克拉卡托,从苏醒者,到奥马尔汗再到契约团成员。一个尊者站在熔炉旁,准备锻造一支新的长矛,但她需要更多掘洞人采集的燃油。掘洞人的定居点已经遭到克拉卡托的袭击,被烙印水晶破坏了各种机械。然后,一个新的模具从一个古老的矮人墓中被取出,以制作新的长矛。不幸的是,新的长矛比原来的长矛脆弱得多,但可以制作更多,因此可以分配给部队。

进入内室后,由格林特派来的幽灵关·萨克里告知指挥官有关迷雾中情况的信息。裂隙开始在大厅中开启,但随后欧茹恩以积极的方式在地面上留下了烙印。凯西把自己变成了欧茹恩说话的渠道,站到了欧茹恩的烙印之中。结果令人震惊:凯西和欧茹恩之间的精神和情感联结让她身边开满了青色的水晶花朵——这与克拉卡托暴力压抑的烙印完全不同。欧茹恩通过凯西之口说出了她的第一句话:"我不是他。"不幸的是,欧茹恩的战斗幻景证明是准确的,它被克拉卡托杀死了。

Current Events.png周边故事:裂隙缠绕

随着克拉卡托迷雾之地内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迷雾裂隙开始在泰瑞亚各地出现,每个裂隙都向周围区域散发着烙印水晶。冒险者们跳入裂隙中,击败其中的裂隙行者,从而封印这些传送门。

War Eternal.png 第六幕: 永恒战争

War Eternal Wallpaper.jpg

经历了雷云要塞的惨重损失后,指挥官的盟友们聚集在一起悼念倒下的同伴。对他们来说,一个问题一直缠绕在他们心头:现在该怎么办?

—— 游戏内描述

欧茹恩被封入水晶的一段时间之后,凯西联系指挥官,请求大家聚集在一起共度最后时刻。抵达现场后,凯西决定移除水晶外壳的一部分,欧茹恩的身体开始发光。指挥官轰击了几次,欧茹恩被释放出来,第一次开口说话。似乎吞噬了约科的魔法使她能够起死回生。所有人的决心被重新点燃,格里克给了指挥官克拉卡托的位置。指挥官骑在欧茹恩的背上,她打开了一个裂隙,追赶她的祖父。在穿过三个神的领域,梅兰朵、古兰斯和巴萨泽之后,欧茹恩未能仅凭在克拉卡托面前打开一个裂隙就将他逼出来。她成功地炸掉了克拉卡托的一只翅膀,然后开了一个裂隙返回泰瑞亚。他坠入欧尔东南部的海洋,掀起了被迷雾撕裂的岛屿。这个新区域被称坠龙之地

在这片新陆地上,三个不同的群体建立了营地。里特洛克和洛根加入了由关·萨克里本人领导的迷雾突袭者。奥尔玛汗向西南方向出发。一群士兵自称为“水晶绽放”,向西方前进。欧茹恩不断攻击克拉卡托,以使其不得起身。泰蜜加入赛伊达的飞艇,在环绕岛屿以观看战斗。在勘察了这片岛屿之后,伯拉罕给指挥官提供了监视探针,以放置在岛屿周围。岛屿下方有流动的岛屿,它们为克拉卡托提供营养和治愈。在放置了三个探针之后,凯西和欧茹恩把指挥官召集到了西南部的岩石突出处。在那里,欧茹恩发现了飞天麟龙,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型龙。指挥官靠近并与其中一只成为朋友,喂它未受约束的魔法以更好地与它相处,然后飞上了被截断的翅膀。天空鳞龙猛击了一个水晶痂,然后允许指挥官收集一些克拉卡托的血液。在萨弗拉和两个风裔的帮助下,指挥官设法锻造出一把真正的水晶之矛,用于对抗古龙。

经过一些测试,包括攻击克拉卡托爪子上的疼痛点,指挥官进入了一条通向岛屿下方的洞穴,关闭了一些地下的魔径。萨弗拉、凯西和里特洛克协助指挥官,奥尔玛汗、洛根和其他军队则攻击着上方的克拉卡托尸体。然而,即使克拉卡托的身体已经死亡,仍有些东西在尸体内部搅动着。奥尔玛汗把指挥官带到克拉卡托的嘴里,直接进入他的心脏。在内部,克拉卡托正在与他自己的折磨作斗争,包括它已经从泽坦、墨德摩斯和巴萨泽吸收的侵入性魔法。在与每种侵入性魔法激烈的战斗后,这些魔法塔尖被欧茹恩封印,之后心脏终于暴露出来,让水晶之矛可以攻击。尽管欧茹恩心怀敌意,但克拉卡托在他的最后遗言中很高兴再次见到欧茹恩。

随着克拉卡托被击败,欧茹恩成功晋升为一位上古巨龙,并飞走了。其余的团队成员则飞回到狮子拱门,在成功地打败了另一位上古巨龙后,暂时搁置的“新问题”需要重新去解决。

Spirit Vale (achievements).png 阿达西姆之钥

The Key of Ahdashim wallpaper.jpg

神秘熔炉的事件结束后,卡迪姆返回了隐密之城阿达西姆,试图篡夺强大的能量。你必须找到阿达西姆之钥和基石守护者,进入圣城。因为卡迪姆不仅仅会伤害巨灵,还会破坏世界的自然平衡。

—— In-game description

秘法对决事件后,卡迪姆逃脱了,学者格里娜和“受人尊敬的熔炉勇士们”被虫师告知要追踪他的踪迹前往阿达西姆城并寻找阿达西姆之钥。他们发现钥匙已经分裂成许多碎片,遍布庭院,而庭院里则充斥着烙印生物。在穿过庭院并协助恢复钥匙的碎片并将其放回喷泉之后,钥匙解释了城市的状况:卡迪姆杀死了水和火的巨灵,迫使空气和土地加入他的势力,目前坐在中心处耗尽地脉。当突袭者们正在击败两个巨灵时,学者格里娜试图追求钥匙分享更多关于强大的塔楼的信息。只有在突袭者们成功击败了最后的巨灵后,学者格里娜放弃并开始自行操作塔楼,使用流量扰动器测试她对卡迪姆地脉流的理论。尽管钥匙感到恼怒,但最终同意协助突袭者并吸收他们的能量以阻止其流向卡迪姆。经过一场艰苦的战斗,无可匹敌的卡迪姆爆炸成未受约束的魔法,被钥匙收集,然后突然释放,说所有的巨灵都将共同分担这个负担。

免费解锁时间

在免费解锁期间登录游戏将免费解锁相关章节(而不是在宝石商店购买)。即使你没有烈焰征途也可以解锁,但是你必须有资料片才能体验游戏内容。日期如下:

剧目 免费时间
黎明将至 11月 28, 2017 – March 6, 2018
March 26, 2019 – April 1, 2019[7]
系统故障 March 6, 2018 – June 26, 2018
April 02, 2019 – April 08, 2019[8]
巫妖万岁 June 26, 2018 - 9月 18, 2018
11月 27, 2018 - 1月 7, 2019[9]
April 9, 2019 - April 15, 2019[10]
指路之星 9月 18, 2018 - 1月 7, 2019
April 16, 2019 - April 22, 2019[11]
孤注一掷 1月 8, 2019 - May 14, 2019
永恒战争 May 14, 2019 - 2019.9.16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