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Short Story: Delegation是由Scott McGough撰写的小故事,发布于2013年8月8日。

文本

黑烟壁垒的时候,霜咬的步伐总是会平添几分轻快。罗克丝无法确知她这只白化种的噬蝎究竟是受到了至高军团的士兵那强大而自信的气势的鼓舞,还是说他被这气氛吓到了,强作镇定以期蒙混过关。

无论怎样,她依然很高兴在他们俩个中间至少还有一个能显得无畏。护民官硫磺石又一次,以私人名义传召她去他的办公室了。这也使她又一次的,陷入了无声狂乱的激烈斗争中。在这遍布着令人生畏的权力机关的城市里,里特洛克·硫磺石行事颇具个人风格:臭名昭著的火爆脾气,难以取悦......而罗克丝所渴望拥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她的本事能否给他留下印象。

她已经尽其所能的做足准备了:起床的时候,她用拇指和食指捏成一个圈,从中吐口水三次;她穿上了一双新鞋,倒退着走出宿舍以防任何坏运气跟着她;她戴上了两枚她最幸运的纪念品(她挖到的第一块铁矿和简陋的钢制士兵戒指,那是普里默斯·钻头在她从训导所毕业时授予她的)用一根链子挂到脖子上。她只希望这些行为能满足幸运之源那变幻无常的心意,让她能够真正地仰仗自己的本领。

Citadel 2.jpg

“来吧,小伙子。”她对霜咬说,“护民官在等我们。”

噬蝎嘁嘁啾啾的叫着,兴致盎然,跟着罗克丝一同进入核心区踏上环形的梯板,朝那巨大金属球体的第三层爬去。碰上拉莉娅,里特洛克的副官正从里特洛克的办公室走出来。

"他在里面吗?"罗克丝问。

拉莉娅点点头,"但他心情不好,自己小心点。"她扫了一眼霜咬,"也小心点他,我可不会再收拾什么噬蝎的屎尿了。"

拉莉娅匆匆离去,在她经过时霜咬轻声咆哮着,一对 螫针颤抖不已。

"你不能怪她。"罗克丝说,"你就是那个在她靴子上撒尿的家伙。"

"罗克丝!"里特洛克的声音从他的办公室里飘荡出来,"进来。"

罗克丝的双手迅速掠过铁矿和戒指,挨个触碰以确保它们还在原位。"立正,霜咬。"她说,"注意举止,我是认真的。"

里特洛克站在他的桌子后面。拉莉娅说的没错:护民官的眼睛里饱含饥渴,他的牙齿紧咬,脖颈处的毛发炸立。当罗克丝进来的时候,他从面前的书架上拽过一张纸,然后怒气冲冲地将它卷成了筒。

Rox and Rytlock 1.jpg

"护民官。"

"稍息。"里特洛克捏着刚刚卷出的纸筒点了点霜咬,"这玩意现在最好已经受过入室训练了。"

"他受过了,再一次,表示歉意。他以为拉莉娅在向我挑战,所以他——"

"不管了。"里特洛克说,"你对人类女王了解多少?"

"不太多,她支持了和平条约的签署,但是在稳定科瑞塔其他地区时遇到不小的麻烦。"

"她要举行一场宴会。"里特洛克说着,将纸卷摊开给罗克丝看,"作为她加冕礼的十周年纪念。他们声称这是‘人类复兴之庆典’,或者是别的什么杂碎。"

罗克丝尽量保持自己语气的不偏不倚,"听起来挺……有趣。"

"很高兴你这么想,我被邀请了,但我有真正的工作要去做。而且我宁愿拔掉我自己的牙齿也不想再参加一场官方聚会了。"里特洛克露出尖刻的微笑。"祝贺你,我今委派你为我的代理。你现将以壁垒官方特使的身份出席这场重要的活动。"

罗克丝呆呆地拿起那张纸,"我……呃……谢谢您?"

里特洛克笑了起来,"这不是提拔,只是个差事,但事关重大。无论女王打算做什么,我们需要有人在场确保我们的利益。礼貌地微笑,不要和别的高官起冲突,无论任何时候都尽力回避有关条约的话题。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一通会对和平会谈不利的废话。"

罗克丝决定冒失一回,"遵命,护民官。但是我想请问——"

"目前关于你加入战队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罗克丝的脸沉了下来,里特洛克咆哮起来,"真见鬼,你的脑子总是这么一根筋,对不对?"

Rox and Rytlock 3.jpg

"对不起,护民官。"

"我打赌你又花了一早上的时间从手指间吐口水,折腾你那堆幸运符,有没有?"

"是的,护民官。"

"有些事情从来不会改变。"里特洛克的严厉口吻开始带上公事公办的色彩,"我想让你来代表我出席还有另一个缘由。"他说,"罗根·萨克雷也会在那。任何时候你把罗根和女王搁一块,事情就变得……让人恼火。对这种事我目前可没那个耐性。"

"或者永远也不会有。"罗克丝想,但她只是说,"是,护民官。"

"这是邀请函。去找拉莉娅要详细行程。她会向珍娜的人通告你的身份,并确保你受到尊重。"

罗克丝犹豫了一下,"我能带上霜咬吗?"

"只要你保证压住脑袋,不去挑起争端也别在哪放把火什么,你就可以带上任何你想带的人。你就算带只噬蝎女王,我也管不着。"

一个想法出现在罗克丝脑海里,"那么诺恩也可以吗?"

里特洛克狐疑地低吼了一声,"你想说谁?那个曾和你厮混在一起的傻乎乎的小子?"

"他的名字叫作伯拉罕,护民官。"

里特洛克哼了一下,"我说过,'你可以带上任何你想带的人',士兵,这句话你听不懂吗?"

"不是,护民官。"

"很好,你收到命令了。尽你所能地把事情做好,那么或许过段时间我们就可以讨论一下你在坚石战队的潜在未来了。"

罗克丝没能忍住微笑,但她还是克制住自己没有条件反射地触摸那些幸运符。"谢谢您,护民官。"霜咬呜呜叫着表示赞同。

Rox and Frostbite.jpg

"竖起你的耳朵听好,这事看上去无关紧要,但如果黑烟壁垒传出去的形象比实际看起来还要糟的话,你就准备着拿把茶匙搅帝国熔炉去吧。"

"明白。请放心,长官:我会让您感到骄傲的。"

"还有就是当我威胁你的时候不要鬼笑鬼笑。等任务完成时再笑,解散。"

"是,长官。"罗克丝敬了个礼,转过身,迫不及待想在里特洛克改变主意前离开。

霜咬却还注视着护民官,她看见噬蝎的腿绷紧了,好像正打算顽皮地跳上里特洛克的桌子。她隔着靴子用脚趾戳了戳她的宠物说,"走吧,小伙子。"

罗克丝和霜咬加快了步伐,一同离开了办公室。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同拉莉娅交谈,为前往神佑之城的旅行做准备,还要送一只鸟给伯拉罕这样他也可以收拾收拾出发。

她扫了一眼霜咬,"想去参加聚会吗,小伙子?我们也要变成高官了。而且我们离坚石战队又近了一步。"

霜咬开心地啾啾叫起来。

罗克丝又一次摸向她的幸运护符,接着微笑起来。她的图腾一定起到了作用,帮她顺利完成与里特洛克的会面。相比之下,女王的聚会简直是闲庭信步。她所需做的一切就是叫上伯拉罕,准时抵达科瑞塔的首都,绝不辱没黑烟壁垒的威严。

还能出什么岔子呢?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