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激战2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愿水流熄灭沙漠的炎热,灌溉你的种子。

—— 古伊伦娜祝福语

伊伦娜
Elona
类型 大陆
地区 泰瑞亚(世界)
等级 80-80
AE1332年的伊洛纳大陆.
在神佑之城伊伦娜移民区奥珊区的建筑

伊伦娜Elona,也被称为“太阳神之地”,是位于泰瑞亚东南方向的一个大陆。曾经是四大人类王国之一(其中3个在泰瑞亚大陆),现在分裂成3个行省 - 伊斯坦、克南和瓦比,现在已经被帕拉瓦·约科所攻陷。在帕拉瓦的统治下,伊伦娜现在是亡灵和人类混居的国度,与北方的国家隔绝联系。上一次联系还是50年前,那是最后一次有伊伦娜难民逃脱出来。 伊伦娜与泰瑞亚大陆类似,中间由水晶沙漠相连;在众神离去之前,2个大陆由水晶之海隔断。伊伦娜的北部边界被泽坦的复活者爪牙侵扰,战争在两个不死族势力之间展开。此外,水晶沙漠里克拉卡托的出现将伊伦娜与外部的交流完全中断,只有密语教团可以通过未知的方式来往于两个国度之间

根据阿兰(The Al'Seen)的描述,大约在300年前曾预言,有一名伊伦娜人将会带领他的子民重返水晶沙漠。

历史

可见: 激战2:烈阳征途-前往沙漠之路

先代王朝 (200 BE–452 AE / 0–652 DR)

人类到达欧尔后不久,就在BE205年扩张到了后来演化成伊洛纳的这片大陆上。在五年内,第一代先王加冕,第一城市法兰努尔建立。传说说六真神为第一位国王加冕,但即使在先代王朝统治600年之内,真相也被埋没。这标志着原始王朝的开始。[1] 而这是先代王朝开始的标志。 先代王朝标志着伊洛纳的鼎盛时期。在众神离去前,它横跨伊斯坦群岛克南领域水晶之海的南部海岸。 在这段时间里,伊洛纳人与玛贡尼特共享疆界,后者是一个海上文明,在水晶之海和伊洛纳的沿海地区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在阿伯顿被击败并囚禁入苦痛领域后,先王们将他们的疆域扩展到遥远的北方,占领了瓦比,到达了水晶沙漠,并在苦痛碍口之上建立了先王之墓[2] 尽管先代王朝被很多人认为是伊洛纳的巅峰,但是仍然充斥着血腥战争。在瓦西国王娜狄捷女王统治期间,伊洛纳陷入内战,很多先代领主以守卫自己的人民和出名。娜狄捷建立了烈阳之矛,结束了这个混乱的时代。而烈阳之矛也成为了伊洛纳独立的保护者,延续了数百年。
先代王朝持续了大约650年,在圣甲虫瘟疫席卷伊斯坦的时候彻底覆灭,皇室人员都死于这个灾难。

盛大王朝 (456–583 AE / 656–783 DR)

圣甲虫瘟疫爆发和伊斯坦被遗弃四年后,一个名叫阿德孟·柯洛斯的人登上王位,开始了伊洛纳第二王朝,盛大王朝。伊斯坦被隔离了八年,直到移民返回并封锁了瘟疫之源:法兰努尔。 然而,这个新王朝只持续了31年,带来了伊洛纳历史上最血腥的时光。

破碎王朝 (456–583 AE / 656–783 DR)

篡位者之战摧毁了破碎王朝,同时这场战争也见证了神唤者在战争开始37年后的AE640的诞生。破碎王朝在DR840年(即AE640年)结束,当时最后的“篡位者”倒台,并形成了三个行省:伊斯坦、克南和瓦比.

三省并立时代 (640 AE–1135 AE / 840 DR–1335DR)

伊斯坦,克南和瓦比行省之间的联盟标志着伊伦娜现代国家的诞生。 联盟以流经他们共同王国的伊洛纳河命名。[3] 在AE860年,帕拉瓦·约科和他的苏醒者军队的第一次入侵开始。他很快占领了瓦比,并为自己赢得了“瓦比天灾”的头衔,然后继续向南进攻。在亚哈大战中,克南的军队与瓦比的残存力量,联合烈阳之矛与帕拉瓦·约科展开战斗。联军的首领,托雷·奥沙突袭并击败了约科。然而,约科并不能被杀死,托雷将这个不死领主囚禁起来,并建立密语教团来监管他。
托雷也因为这次胜利加冕成为全伊洛纳的王。在随后的几年中,他将王位传给他的儿子库奈·奥沙,开始追寻烛火预言,并发起来前往水晶沙漠的伟大朝圣
在AE1075年,陨落之神阿伯顿试图冲出监牢,开始了夜蚀。他利用一些效忠于他的人,比如战争统帅瓦瑞希·奥沙,在泰瑞亚各地开启传送门,举行黑暗仪式来破坏泰瑞亚迷雾之地之间的屏障。
阿伯顿最终被英雄们和烈阳之矛在磨难之域击杀。阿伯顿的神格被克米尔吸收,成为了新的知识之神。在这期间,约科也利用阿伯顿的尝试,越狱成功,重获自由。
在夜蚀之后的几年中,三省逐步恢复。伊斯坦因帮助烈阳之矛而成为一个旅游国家,而瓦比王子门利用他们的财富加快了国家的复兴。克南则陷入了内战,因为战争使他们失去了他们的领袖。而烈阳之矛则在努力恢复克南的和平,同时逐步发展到伊洛纳全境,甚至世界的其他区域。

伊洛纳联合王国 (1135–1331 AE / 1335–1531 DR)

帕拉瓦·约科一世的旗帜

在AE1135年,夜蚀之后的60年,帕拉瓦·约科再次入侵伊伦娜。这一次,他在伊伦娜河上建造大坝,将原来的流向由南改向西,在整个瓦比和克南北部造成饥荒。为了求存,瓦比臣服于他的力量,而克南与伊斯坦亦沦为附庸。那些可以逃脱这个不死族统治的国家的人,许多人成为了科瑞塔的难民。烈阳之矛或被毁灭,或被腐化变成了名为腐蚀新月的组织。约科追捕了奥沙家族的后代,但伊伦娜大陆汇仍然少量这个家族的幸存者。这些幸存者现在被称为游荡者。[4] 而此时,已经在泰瑞亚中心区域建立据点的密语教团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应该集中力量对付约科,而另一派则认为应该优先处理派莫德斯等上古巨龙。选择侧重于约科的派系被称为暗影教团,并在荒芜之地建立了暗影教堂[5]。最初的密语教团最终离开了位于亚哈悬崖的秘密教堂,虽然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自己选择厉害的还是已经被杀害了。
另一波伊伦娜难民在大约AE1275年逃入泰瑞亚中心区域,而自从之后,泰瑞亚与伊洛纳的联系彻底断绝。在大约1320年,在克拉卡托崛起并飞入水晶沙漠后,通往水晶沙漠的主要通道沙漠之门珍娜女王宣布封闭。[6] 只有泰瑞亚的密语教团才知道如何进入伊伦娜。尽管如此,一些小团体和德曼修会仍然成功地进入了水晶沙漠,尽管没人知道他们是在沙漠之门被封死之前还是之后进去的[7][8][9] 在AE1328年后,克拉卡托在泽坦和墨德摩斯死后得到增强。它向南飞向瓦比,扩大了巨龙烙印,彻底破坏了环境,制造了大量的烙印怪仆从。当地贵族撤退到他们的宫殿和花园中,对身边的威胁视而不见。苏醒者和腐蚀新月与烙印者作战,但他们为遏制巨龙力量所做的努力被证明是一场失败的战斗。
在AE1330年,伊伦娜见证了人类之神巴萨泽的回归,他带领了众多来自巴萨泽神殿战神会的信徒。巴萨泽与约科私下会面,并与巫妖王达成了互惠互利的协议,此后,两人离开去寻找失落之城的凯索,并最终找到了通往地下世界的传送门,至于为什么要寻找这个传送门,连密语教团的密谍也无从知晓。最终,巴萨泽带着塑形者军队重新出现,但约科不再与他同行,这使伊伦娜和水晶沙漠的其他居民不确定这位巫妖王发生了什么事。随后塑形者开始一边入侵水晶沙漠和伊洛纳,一边追击克拉卡托,清扫所有沿途的阻碍,这让沙漠的原住民和约科的势力都开始抵制他们。一些伊伦娜人和水晶沙漠的居民得以向北逃到自由之城安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亡到狮子拱门,警告泰瑞亚人伊伦娜中正在发生的灾难。
在约科失踪的时间里,伊洛纳由巫妖王最亲近的执政官和将领们统治,其中包括大维齐尔·阿图米什,执政官伊布鲁以及数名苏醒者统帅和指挥官。行省制度转变成了由当地部族和维齐尔来统治,并通过各自的努力来支持王国的战争,不管是不是苏醒者。他们提供战士和补给来对抗塑形者和烙印部队,同时提高了税收并监禁了越来越多的叛逃者和叛乱分子。尚未被处决的囚犯,苏醒者和其他犯人都被发配到白骨之墙外的农场,在那里他们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来填充国库。同时,执政官伊布鲁和约科帝国的其他外交官开始接触沙漠中立的城市国家和村庄,例如安努,试图将这些地方吞并到伊洛纳,扩大约科的影响力。
沙漠中的战争让骑兵和苏醒者的数量大大减少,让沙漠强盗变得更加猖獗,同时也吸引了很多冒险的旅行者。著名的沙漠走私集团称为哈马辛),利用由此产生的混乱扩大了其影响力,扩大了商人查兰布尔在安努的政治势力,而安努城市议会还在争论应该保持独立或者加入约科的势力或者继续与烈阳之矛在一个阵营。
两条巨龙死亡释放的魔径能量袭击了沙漠和伊洛纳的生物,使他们陷入疯狂、暴力和不稳定魔法状态,促使暗影教团发布了悬赏任务,来确保区域安全。在伊斯坦,海盗选择与约科政府合作,将烈阳之矛一类的人列为敌人,发起悬赏。[10] 苏醒者、烙印怪和塑形者的冲突在瓦比发生的克达什集市广场之战达到高潮,在这里巴萨泽被击败,而他从迈古玛血石、上古巨龙卓玛派莫德斯吸收的魔法,被克拉卡托和格林特的第二个后羿欧茹恩所吸收。现在,克拉卡托能够腐化不死族,通过其副官散布烙印怪,并在远方制造烙印风暴,之后他飞赴西部,在德雅卡以北的山上栖息,同时慢慢扩大其影响力。
在巨龙离开后,伊洛纳大陆上幸存的烈阳之矛利用塑形者入侵产生的腐蚀新月内部的嫌隙,在瓦贝的亚努高地重组并建立了烈阳之矛庇护所。在这里他们得到了仍然保留意识的苏醒者塔寇拉的遗骸,并且通过她与当地狮鹫相识。狮鹫可以从背后袭击约科军队,同时帮助烈阳之矛在伊洛纳传播教义。
伊洛纳政府为了对抗烙印怪和塑性怪,不断增加各种方式来提升军备,而同时贵族和约科的忠诚分子公然压榨平民百姓,最终导致了伊斯坦人民在烈阳之矛统帅萨伊姆带领下发起革命。他们的基地位于占星台之下。[11] 叛乱最终导致了黎明矿坑的解放,并袭击了帕拉瓦之城,伊斯坦之宝腐蚀新月大会堂,为他们提供了有助于烈阳之矛战争的补给品。 巴萨泽被击败后,塑形者逐渐被击溃,觉醒者重新集结并增加了他们在伊斯坦的影响力,因为谣传约科在失踪很长一段时间后已经回归了,尽管他没有公开露面来证实这些谣言。然而,在AE1330年末,约科发动了对泰瑞亚的战争,以响应契约团指挥官对伊洛纳的干预,并通过传送门向泰瑞亚五个核心区域派出了由腐蚀新月领导的觉醒者入侵部队。[12]
约科在德雅卡南部的沙掠群岛上袭击了拉塔初城,并于AE1331年成功从那里的审讯团获得了圣甲虫瘟疫的样本。 改良的圣甲虫瘟疫在安努被释放,感染了数人,幸好在传播出去之前被消灭。
为了对抗乔科的行动,指挥官召集了伊洛纳和泰瑞亚的盟友,并带领他们在克南中心地带建立了据点,乔科正准备在那里发动第三代最致命的圣甲虫。盟军对甘达拉发动了进攻,指挥官和 诺恩伯拉罕闯入要塞,面对约科,而由达拉女王和娜拉女王率领的先代幽灵部队阻止了第三代圣甲虫病的蔓延。在巨龙盟友欧茹恩的帮助下,盟军得以杀死约科并最终结束了巫妖王的统治。

混乱时代 (1331 AE– / 1531 DR– )

帕拉瓦·约科的死亡使伊洛纳的政治格局动荡不安,各种各样的派系试图维持秩序或加强他们的势力。为了结束这场危机并帮助伊洛纳实现稳定,萨伊姆邀请了各个派系参加在亚哈堡垒举行的峰会,他们将讨论后约科统治时期的政治形态。进入谈判的派系包括自由苏醒者, 约科的忠诚分子, 暗影教团, 腐蚀新月和烈阳之矛[13]
但是,由于一直以来的仇恨和猜疑,包括毁灭了约科的欧茹恩的存在,使得各派系之间无法达成共识。越来越多的猜疑导致企图暗杀代表们的执政官伊布鲁发动政变,直到他被苏醒者高斯·德佳琳杀死,后者随后强迫代表们同意萨伊姆的条约。由于死亡烙印碎裂巨兽的袭击,首脑峰会停止了。然而在面对烙印生物的威胁下,代表们达成了合作,并且逃离了堡垒,进入烈阳难民营躲避。
伊洛纳各派开始对话,以了解他们以前的对手的观点,尽管仍然对约科表现出忠诚的人与乐于摆脱巫妖王的人之间仍然存在一些不信任,但在烈阳难民营中的各派慢慢达成了协议。[14] 同时,一些机会主义者,比如一个冒充约科的苏醒者幻术师,开始蛊惑苏醒者追随他,并以相信伊洛纳人是需要狼的绵羊为借口,代表帕拉瓦·约科带领他们并维持巫妖王的摇摇欲坠的帝国的秩序,而这个帝国正遭受克拉卡托的烙印生物的突袭打击。

地理志

在炽天使总部找到的年代久远的伊伦娜地图.

伊伦娜自从上一次出现在泰瑞亚的视野后,已经改变了很多。在激战时代,一路那类似非洲和地中海。大陆被分为五个地区:扎拉纳,伊斯坦,克南,瓦比,和荒芜之地。这里虽气候相同,但每个地区都有截然不同的景色。虽然水晶沙漠坐落在泰瑞亚和伊伦娜的交界处上,但在过去的时间里,这里都被伊伦娜人统治着。


扎拉纳

扎拉纳(Dzalana)位于伊伦娜内陆的东北边界。这里是鸟妖和哈克蛙的故乡,人类从未定居于此。由于人迹罕至,很少有人知道这片荒地的真实情况。

伊斯坦

伊斯坦(Istan)是伊伦娜大陆西南部的一座岛屿,也是人类最初来到这片大陆时首次抵达的地点之一。这里坐落着第一座城市•法兰努尔的废墟,法兰努尔是统治伊伦娜王国的先王们的首都。在约科征服这里之前,这里因其强大的海上力量而闻名于世。伊斯坦的大部分地区,尤其是西半部地区多林地和湿地,东半部则是海滩和平原。 现在的伊斯坦附属于帕拉瓦•约科统治下的不死族国度。


克南

克南(Kourna)坐落在伊伦娜内陆的最南端,也是三个省之中最穷兵黩武的省份。其主要地貌是热带草原,几个世纪以来,这里是伊伦娜半人马的家园,然 而他们现在的命运却不得而知。这里建有许多军事要塞,人们以畜牧为生。虽然这里也可农耕,但前提是必须要在伊伦河上筑坝。曾经的伊伦河做为大陆的主水源地汇入无尽之海。而现在由于河道向北改道,使这片地区变得荒芜,想要获得水资源只能看帕拉瓦是否同意。

荒芜之地

荒芜之地(The Desolation)曾是水晶海的海岸线,当阿伯顿被击败后,海底升起,将那里变成水晶沙漠,而最南部的地区则成为了荒芜之地。这里的磨难之口也是阿伯顿被推翻的地点。磨难之口开始向外扩散含有硫磺的沙子,逐渐把这里变成荒凉的土地。在硫磺传播得更远之前,先王们将国土扩展到沙漠地区并建立了陵墓用来埋葬皇室成员,荒芜之地里最大的陵墓是皇家陵园。

之后,荒芜之地变成了帕拉瓦•约科和他的不死族军队的大本营,含有硫磺的沙子成为了保护他的白骨宫殿的天然屏障。在白骨宫殿里,约科两次征服伊伦娜,在第二次征服期间,他改道了伊伦河,迫使河道流向荒芜之地和水晶沙漠地区,使部分地区变成了青翠的绿地。

瓦比

坐落在荒芜之地和扎拉纳之间的瓦比(Vabbi)是伊洛纳诸省中最北的一个省份。在帕拉瓦•约科复活之前也是三个省中最富有的,在他们零星分布的前哨战外是遍布鸟妖和哈克蛙突击者的危险荒原。瓦比曾被一群被称作王子的宗族领袖统治,这些人用财富换取权力。瓦比人从来不关注军事,只关心各种艺术形式和随之而来的文化进步。伊伦河在被阻断之前发源于瓦比的北部地区,这里也因此成为了帕拉瓦•约科征服的首个地点。

历史

有关伊伦娜已知最早的记录出现在BE205年,人类从南部的海岸和北部的山谷登上这片大陆。五年之内,人类就建立起坐落在法兰努尔上的先代王朝。先王们的领地从伊斯坦扩展到瓦比,王朝建立后又将势力延伸至水晶沙漠里。300 AE年,他们又在科瑞塔上建立殖民地。科瑞塔曾是欧尔人和半人马的领地,50年后,科瑞塔独立。先代王朝存在了约650年,随后,圣甲虫瘟疫在伊斯坦爆发,皇室成员相继身亡。

圣甲虫瘟疫爆发的四年后,伊斯坦被人遗弃,阿德孟·柯洛斯取得王位,创立了伊伦娜的第二个王朝:盛大王朝。伊斯坦被隔离的八年后,第一批定居者来到这里并封锁了瘟疫爆发的源泉:法兰努尔。新王朝只存在了短短31年,却开启了伊伦娜历史上最血腥的时代。篡位者之战破碎王朝时期的战火不断,又产生了新的职业神唤使。640AE,即战争爆发的37年后,破碎王朝结束。战争的结果催生出了伊斯坦,克南,和瓦比三省间的结盟联合。

在860AE,帕拉瓦•约科和不死军队的第一次入侵开始。他很快占据了瓦比,并获得了“瓦比之灾”的恶名。约科的军队继续南下。在亚哈的大瀑布处,克南的军队——以及余下的瓦比军队和烈阳之矛——与帕拉瓦的军队爆发了战争。联盟军的统帅托雷•奥沙在亚哈之战中击败帕拉瓦•约科。然而,因为帕拉瓦•约科无法被杀死,托雷将不死领主封印,并建立了密语教团确保约科无法逃脱。战役的胜利使托雷成为了伊伦娜的新王。随后的几年,痴迷于逐火预言的托雷将王位传给他的儿子,自己则带领众人进入水晶沙漠,开始了朝圣之行。

在1075AE,阿伯顿破除了囚禁自己的封印并开启了夜幕降临。在几个仍然忠实于他的信徒 ——如战争统帅瓦蕾斯·奥沙的帮助下,他在伊伦娜各处开启了通道,进行黑暗仪式来减弱泰瑞亚和迷雾之地之间的阻碍。烈阳之矛进入苦痛领域找到阿伯顿并将其击败。之后,阿伯顿的神位被新的真理之神克米尔取代。此时的帕拉瓦•约科也因之前阿伯顿的逃脱而重获自由。

夜幕降临后的几年,三省努力恢复往日的荣耀。伊斯坦因为帮助过烈阳之矛而成为众人向往的国家;瓦比的王子们用财富加快国家的复兴;克南陷入内战,战争使国家失去领袖。烈阳之矛在向其他大陆扩张时也帮助伊伦娜的人民重建和平。

夜幕降临后的六年,在1135AE,帕拉瓦•约科再次入侵伊伦娜。这一次,他阻塞了伊伦河,将原来向南的河道改向西,致使瓦比全境和克南北部陷入饥荒。 为确保生存,瓦比很快投降,而克南和伊斯坦成为了约科的附属国。那些从不死巫妖统治的国度中逃走的人现在成了科瑞塔的难民。烈阳之矛瓦解,堕落的烈阳之矛成员成立了腐蚀新月。帕拉瓦•约科猎杀奥沙一族的后裔,只有少数后裔在伊伦娜上得以幸存并成为了流浪者。

大约五十年前,又一批伊伦娜的难民来到泰瑞亚以躲避帕拉瓦•约科的暴行。从那时起,外部世界与伊伦娜的联系便被中断。时至今日,通往水晶沙漠的陆路要道被沙漠之门阻隔,并被珍娜女王以沙漠中的“黑暗事件”为由封禁,通往伊伦娜的道路因此中断。现在,只有密语教团可以穿越封锁到达伊伦娜。

注释

Gwwlogo.png 激战1英文wiki有一篇关于伊伦娜 的文章.
  • 在激战2中,伊伦娜在烈焰征途开启后已经可以到达.
  • 在激战2的第二部资料片烈焰征途中,伊洛纳北部已经可以到达。
  • 伊洛纳不是一个区域的命名,实际上伊洛纳属于水晶沙漠的一部分。
    伊伦娜地图

引用

  1. 神圣之地
    娜狄捷女王: 一些人说第一位先代王朝的国王是由众神为他加冕的,这使他比其他最先踏上这片土地的人更高贵。但是,这件事的真相在很久以前就被遗忘了,时间的沙尘抹去了它。
    娜狄捷女王: 伊伦娜是一个狂野地方,没有法律可言。部族之间的战争永不停歇。没人会保护无辜者,也没有人想寻求正义。
    娜狄捷女王: 为此,我创立了烈阳之矛教团,召集起许多伟大的勇士来支援我的事业。我们同心协力,把伊伦娜各个征战不休的部族统一到我的旗帜之下。我们建立了和平。
    瓦西国王: 那就去寻找你追求的答案。我在战争爆发的时候接手了权利。我们的军队分散在各地,但我依然保持坚定。召集我的臣民。于是他们知道我是沙漠的保卫者。
  2. 在AE300年,伊洛纳人在科瑞塔建立殖民地,最早由来自欧尔的被诅咒的玛兹达克建立,殖民领地逐步扩展到半人马和天狗的领地,科瑞塔在AE358年独立。
  3. 激战2:烈阳征途-前往沙漠之路
  4. 世界变迁:伊伦娜
  5. 密语教团任务命令
  6. 沙漠之门守卫
  7. 学者斯丁
  8. 艾沃斯
  9. 艾菲
  10. 说服海盗
    塞伊达: 你比我先前交给约科的五十个灵魂更值钱。
    <角色名>: 我把约科留在了冥界。无论发布悬赏的人是谁,肯定不是他。
    塞伊达: 呃,赏金很高,谁会在意呢?
  11. 一阶勇士哈其玛
  12. 第一座城市
    苏醒者阿苏拉: 泰瑞亚指挥官的罪恶行径相当于对伊伦娜人民发动了战争。.
    苏醒者阿苏拉: 因此,伊伦娜王国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苏醒者阿苏拉: 帕拉瓦·约科陛下会让你后悔,因为你没法活着看到自己的家乡陷入烈火,也不能看到自己的人民沦为奴隶了。
  13. 破碎国度
    泰蜜: 萨伊姆召集到伊伦娜所有派系,举办峰会讨论约科离开后接下去该怎么办。
    泰蜜: 他希望大家停止怨恨和争斗,缔结盟约。 [...]
    萨伊姆: 现在,代表们:我们刚才讨论到在后帕拉瓦·约科时代,需要一个执政议会。
  14. 烈阳难民营中的环境对话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