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拉罕的故事Braham's StoryAngel McCoy撰写的小故事,发布于2013年3月28日。

文本

Norn Interior Back concept art.jpg

七岁的伯拉罕靠在角落里站着,心里如有铁锤在敲打。他背着双手,用力攥紧,让钉子戳在手掌上。他的眼睛因噙着泪水而发烫。

萨满已经到来,在病床边俯下身子,为伯拉罕的父亲,逐日者·伯杰的最后一段旅程做着准备。萨满轻吟着往生曲,曲调时高时低,忽而又和谐了起来,随着火光变换着。他闻起来有股常青木的味道,络腮胡下的骨质链珠随着他薄薄的嘴唇的开合而咔嗒作响。

“伯拉罕。”伯杰沙哑的声音从病床上传来,萨满见状,立刻退到了较远的角落,动作和缓得像灰暗的清晨里弥漫的雾。

伯拉罕站直了身子,但又迟疑了起来。他不想再靠近了,不想看到父亲现在这个样子,对这情况所意味的事物也感到害怕。

伯杰抬起手掌,张开他粗壮而受损的手指,“到这来。”

赤脚踏在松木地板上很是安静,伯拉罕走完这段距离来到覆着毛皮的床边。他竭力使自己说话时声音能听上去更坚强一点,“我在这。”他将自己的小手放到父亲的手臂上。

他的皮肤在父亲深沉的肤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分明。人们曾对他说,他是光与暗的结合,他的母亲有着雪一样的肌肤,而他的父亲则像棕熊一般的颜色。此前伯拉罕并不在意,直到现在,他从未如此强烈的渴望着自己能够和父亲更接近一些,更像他一些,那位伟大的战士,传奇的英雄——伯拉罕的英雄——此刻却虚弱的倾倒,躺在自己的临终卧榻上。这是第一次,伯拉罕对那位被称作自己母亲的陌生人感到怒不可遏,正是她让自己变得和父亲不那么相仿。

Wolf concept art.jpg

就要来带走我了。”伯杰说,“我必须追随他前往迷雾之地,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伯拉罕的喉咙痛苦的抽紧了,于是只能点点头。

“你…” 一阵咳嗽打断了伯杰。

伯拉罕握紧了他父亲的手臂,用上了七岁的他所能释放出的全部力量。

“你会留在峭壁营地。”伯杰待自己的身体状况缓和了一点,接着说,“呆在鲁格纳山庄,和因格维以及布林希尔德住在一起,你坚实的背后与锋利的牙齿将保护他们,现在他们就是你的亲族(pack,本意为狼群)。”

伯拉罕的腿开始发软,身体重重地伏在床边。

伯杰伸开一只胳膊将伯拉罕揽到床上靠住自己,伯拉罕躺下来,正如自己幼儿时期蜷缩在父亲火焰一般温暖的身躯上。他努力遏制多时的泪水终于滚落,浸润到他埋住自己脸庞的毛皮里,伯杰的手臂将他抱得更紧了。

“你母亲的名字是伊尔·斯特加金。好好记住,但我必须像告诫因格维和布林希尔德一样告诫你。对于我的死讯任何人不许向你母亲提起一个字,我禁止这样做。她是干大事的人,你也一样。她不该被任何事情影响,偏离自己的道路,狼灵与她同行。不过你不用担心,狼灵也与你同在,我的儿子,永远不要忘记这点。”

随后的寂静之中,仅余柴火爆裂的轻响,萨满的链珠偶尔发出咔嗒的声音。伯拉罕靠着自己的父亲睡着了,直到有人将他从床上拉起并要带他离开时才醒来。

他的父亲已随狼灵远去。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