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最早经由流言与传说而为人知晓。旅人们带来了这样的传言,峡湾中瞥见巨大的船只,用冰块筑成,其上饰着风帆。而诺恩猎人们则会报以更多的故事,关于一些身披白色毛发的熊族——与那些受到熊灵祝福的诺恩并不相仿——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又带着极大的恐惧。他们正从北方逃离,远离上古冰龙卓玛的栖息之地。他们是智慧与裁决的生灵,衡量泰瑞亚的一切生物,寻出各个种族所欠缺的东西。他们正是克丹

任何种族都无法牵引命运的织线,我们皆为其中的丝缕,落地生根,承继自然的平衡。

繁星,克丹之

克丹是一种身高十尺,双足直立,状如北极熊的智慧生物,来自遥远的北方。文化上,他们坚定的相信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在维系着周边世界的平衡,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和平主义者。他们从自然界中获得启迪,视狩猎与捕杀为生命中一个寻常的部分。但个体的行为保持在自然平衡之内,这一点至关重要。克丹来自于北方席瓦之外的境地,部落栖息于漂浮的冰山堡垒上,称之为圣所;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圣所,他们居住在宏伟的冰山中,借此云游四方,并在这座避难所中兴建起整个城市。

信仰

很久以前,远古的神祇、大地的奠基者、天空的守护人,克达,构造了世界。起初,世界之灵狂放而桀骜。其中的一些很快产生了物理形态:石之灵,水之灵,风之灵,土壤之灵,草木、飞鸟与爬虫之灵。一切有形之物皆有灵.......而无形的事物也是一样。 但是一天,一只熊站立了起来环视四周,发现所有的世界之灵都躁动而混乱。他无法理解创造与毁灭的无尽轮回。因此,熊成为了第一个会说话的生物,他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克达,“为何如此?”克达很高兴,并授予这只熊以使命:“倘若你肯观察与聆听,那就去观察与聆听,如此你当维护并引导这个世界的灵。”于是,那些赞美克达并接受了这份使命的熊成为了克丹,而那些未能做好准备且不愿改变的则停留在了熊的形态。

克丹对奠基者克达的崇拜超越一切。他们相信所有生灵都注定会进入轮回,但每一次新生都只诞生于本族之内——一种纯正的精神影响着转世的进行。人类仍重生为人类,夏尔会生为夏尔,克丹依然生为克丹。只有当你真正的开悟,完成“超越”,便会在下一次转世中成为位于平衡中更高层次的种族。自然,克丹认为他们自己便是世界上灵修开化度最高的种族,居于转世的生态链最顶层,守望这个世界,审判其他种族,并维持平衡是他们的职责——必要时亦可采取强制手段。

克丹相信他们是唯一理解“平衡”(这一词汇经常被克丹用来解释他们的行为)的种族,维护平衡是他们神圣的使命,即便这项使命需要战斗或杀戮。

尽管一个个体不会根据其所属种族的行径一概而论,但克丹在与其他种族接触时仍然多少带有一些成见。他们已经对南方土地上的居民们做出了“审判”,并认为是克达希望他们这样做的。对于矮人的命运,在克丹的萨满,即音之间尚存在争论。矮人究竟是以某种方式“跃升”直接获得了超脱,还是堕落到最底层就此灭绝?无论如何,他们都从世界上销声匿迹了。

迷失的部族

春去冬来,克丹于此穿行,漫步繁衍。他们的旅途仅限于海上。所经之处,他们将平衡付与魂灵。他们守望,他们学习,同时他们也狩猎,如此侍奉克达的意志。 如今万物有兴,亦会消亡;即便冰川也无法永恒矗立。大风暴席卷而来,经过多少时月,多少季节却仍无停息。高贵的先知们,克丹的音,称此为等待、观察与学习的时候。靠着身上厚厚的白毛,克丹就能平安无事。然而等待并不好受,风暴中猎物变得稀少了。宏伟的大厅里,饥肠辘辘如熊在咆哮。这时有一位失去了音的,作为一名克丹猎手他拒绝停留。他说,无论有无皮毛,风暴肆虐与否,猎手必须狩猎。于是他带领许多族人走进风暴,向遥远的南方进发寻找可以狩猎的土地,风雪稀薄的地方。此后谁也未能看到过他们了。

克丹并不认可他们和诺恩之间存在任何联系或亲缘,但部分音仍然会采用一些古老的传说,称诺恩是一群迷失的克丹,以此来解释他们的起源。按照他们的说法,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诺恩就是劣化的克丹,忘却了自己作为平衡的审判者与保护者的位置,这就是为什么诺恩源本的“熊”形态被脆弱而无毛的躯体所取代。由于这些萨满的影响,克丹时常会将诺恩视为精神修习失败的产物,很可能是一个在生命的轮回中发生退化的种族,变得原始而接近覆灭——甚至是在步矮人的后尘,倘若这便是真相,那么诺恩一族已处在灭绝的边缘。

圣所

大风暴停息之时,克丹见到了克达的馈赠。大片大片的海域都被冻住了,产生了冰块的浮岛。克丹爬上那些浮岛,这样便能同时生活在陆地与海上了。接下来他们守望,他们学习,他们狩猎。

克丹以冰雪营造并维护他们的城市,并称之为圣所。在遥远的北方,诺恩人未曾涉足的地带,这些圣所漂浮在从未平歇的海域上。与避难所一样,圣所也是精神的港湾,在他们冰雪构造的中心地带,音居住在克达的神祠内。 每一座圣所的音都将自己与外界隔绝起来,以此传授启迪,与现世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冥想克达真正的意愿。只有各个圣所的战斗领袖,爪,拥有接近音和寻求指引的权利。随后,那些指引与精神智慧将被转述,部族内的每一名克丹都将从中得到裨益。

IcebergShipt.jpg

然而,随着上古巨龙卓玛的崛起,克丹的大冰船被迫四散分离。一些逃到了北方,另一些则在巨龙的怒火被倾覆、撕裂与摧毁。有一些向南边逃去,因不断上涨极具破坏性的浪潮而与同胞们切断了联系。极北地区的土地因卓玛的苏醒绽裂破碎,使冰冷的海水从北部大洋灌入陆地,形成了新的内海,克丹们则漂泊其中。

社会与阶层

克丹与他们的圣所联系极为紧密,协力工作,平和的生活着。他们相互之间自然也会有分歧与争执,但相比人际交往中的冲突,他们更注重自身的作为。平衡的重要性远超个体的需求:经由音转述的神圣之克达的意愿,取代了任何一个克丹自己的想法。

每一座圣所都由两名重要角色的领导:音与爪。音照看圣所的“精神”,给予成员们指引,冥想克达意愿,并感知圣所与周遭世界的平衡。爪保卫并守护圣所,领导猎人们,必要的时候,也会成为战士的首领。职能上,爪是处理物质与事务的领导人,但实质上爪只是辅助角色:爪以勇武的姿态带领人民;同时音留在圣所深处的安全场所。对于管理来说,二者都是必须的。依靠这样两位强大的克丹,圣所得以有条不紊的运行并保持着社会文化。其中的每一名成员都在努力并致力于维护平和,鼓励分享资源,并对圣所内的其他成员提供帮助。

音与爪,实质上在协力领导克丹社会。相互之间均没有权利推翻对方的决策,各自的职能范围分划十分明确——音,精神上;爪,物质上。如果可能,他们往往同时被选拔出来,在几个世纪内一同承担职责,指引并领导他们所在的圣所和居住其中的克丹。当一名爪死去,根据传统音也将卸任;反之亦然。当音发狂或者投向克达的怀抱,爪也会从退下来把职务教给继任者。

请准许我,伟大的克达,以毕生献于和平。请准许我,以己之身死为平衡。请准许我,归于自然,为我曾对自己所信奉的事物战斗与牺牲。这就是战士的旅程,爪的道路。

悬崖漫步,圣所和缓的潮之爪

Kodan 05 concept art.jpg

爪是克丹们对外公开的首领。依据他们的个人魅力、作战能力和领袖潜力来进行选拔,爪的职责需要维持圣所的日常运转同时保护其安全。他们直接奔走于圣所中,并主持着一个小型护卫队,用于保卫圣所和干预(极少数)居民间发生的分歧。对于没有玩家理解克丹文化的人来说,爪可以算是圣所的“统治者”。

然而,保护圣所的安宁并非是爪唯一的使命。第二个任务的重要性更在前者之上:担负音与圣所居民之间的枢纽;协助传达并实施克达的意愿。音的职责使之与外界隔绝,于是爪承担起了传递的作用,将音与圣所,人民与获得神明意愿的途径维系一体。

克丹们认为,爪和音的命运是紧密连结的,形象且神秘,这俩者的命途彼此交织在一起并关联于圣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一旦犯错必将影响到另一位,净化必须同时对二者实施。因此,爪尤为看重自己的使命,深知一旦自己失败,他不仅会给自身及人民带来伤害,同时也会创害到音,从而影响圣所的精神与灵魂。

声音

请准许我,伟大的克达,以毕生献于知识。请准许我,以己之身死为真理长存。请准许我,归于自然,为我曾注视着您的眼眸并将智慧带给我的人民。这就是萨满的旅程,音的道路。

苦涩长泪, 圣所和缓的潮之音

Kodan 04 concept art (Kodan Voice).jpg

音是通神者,依据他们的天资,与克达的深入联系以及对克达意愿的理解来进行选拔。作为高阶祭司与记录管理的结合,发生在圣所内克丹们身上一切重大事件,都由音维持记忆,并在自己大限将至时,把这些历史传递给继任者。由于音有一个小型的萨满团体所支持,即使其过早离世,大部分知识也不至于失散。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