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纳克的故事:下班后的会晤(Canach's Story: An After-Hours Meeting)由Scott McGough撰写的一篇小故事

文本

临时下级行政官比林格皱着眉头,咚咚地踩着步子走向自己的家门。“简朴”对于他的公司居所来说都是过于慷慨的修饰,“篷门荜户”才是符合他心境的表达。财团会根据雇员上一年度的业绩来分配住房,大家一致认为比林格之前的所作所为只配得到一间比斯科鼠洞好不了哪去的屋子。

“PJE(临时下级行政官缩写)比林格,回家。”他说。他曾以一种不堪回首的方式发现倘若他在开门前不报上大名的话,财团专供的家用安全魔像就会一把将他推倒,然后踩住他的耳朵直到核实他的身份为止。一些财团管理将这些魔像当做工作津贴,而比林格这台更多的则作为处罚/监视/欺凌的监工,为他糟透的表现派来整他的。

比林格的陋室里依然是一片寂静。“你听不见我嘛?我是——”他刚刚开口,一只硬底靴便蹬在了阿苏拉的背后,使得他一路滑过粗糙的木质地板。门被摔上了,将比林格留在黑暗之中,带着满脸的擦伤和喉咙里挤成一团的恐惧气喘吁吁着。

“副主任比林格。”声音温和而文雅,平静得让人带心慌意乱。比林格认出了说话的人,按捺住了不断攀升的恐慌。

卡纳克?” 比林格惊叫了起来。

闯入者擦燃了一根火柴,照亮了他冰冷且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的确是卡纳克,这个希尔瓦里佣兵有着和比林格记忆中分毫不差的阴寒。

Blingg (Canach's Story).jpg

从比林格的脸上看到认出自己的迹象后,卡纳克一甩手腕熄灭了火柴,房间又一次回到了黑暗中。

挪尔。”比林格没有听见希尔瓦里的脚步声,但卡纳克的声音此刻却从他背后响起,正靠在比林格的左耳边,”他在哪?“

比林格竭力维持着自己话语里的强硬,”我,呃——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当初就是因为多嘴我才被降职的。“

”挪尔。“卡纳克重复了一遍,加重了语气,伴随着匕首出鞘时发出的金属滑动的声音,”他在哪?上个星期我遭遇了另一支独立清理部队的伏击,两个人类和一个夏尔跑来想要我的脑袋,还说,‘挪尔向你问好’。“

”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面对卡纳克,比林格希望自己听起来比他实际表现出来得更勇敢一点,”我的魔像哪去了?我得对它负责,你知道的。“

”别管魔像了。“在比林格身后,卡纳克划着了另一根火柴掷了出去,越过阿苏拉的头顶落朝地板落去。火柴掉在了一个粗布编织袋旁,正位于比林格与房门之间,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袋子,比林格大概只有用肩膀扛着才能挪动它。袋子里装有三个形状不规则的物体,细小的深色污渍自底部渗出,在袋子下汇成一个水洼。

“挪尔拿不到他想要的脑袋了,但我给他准备了这些作为替代。”

火柴噼啪作响,即将燃烧殆尽,而比林格还在盯着那个可怕的布袋看,注意力集中在一对从袋子的一侧穿出的角上。他试图说些什么来避免自己的喉咙被割开,“哦。”他最终说道。

Consortium logo.jpg

“他们低估我了,现在我打算去找我们的老同事叙叙旧。如果你给不了我可用的信息,离开这儿的时候我就捎上部分的你一起走。”

南阳海湾。”比林格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挪尔在处理难民安置事务,给那些不幸的熔火联盟受害者提供一个全新的开始。”

“就是说,他们海岛假日游的旅票卖的不怎么好。”卡纳克靠得很近,比林格甚至能够听到他头上树叶的沙沙声,闻到那如刚刚修剪过的草地一般的气息,“或者他们需要引入一批新的廉价劳工。”

“事实上,两者皆有。”比林格已做出决定,和盘托出才能争取到活过今晚的最大概率。“而且进行地并不顺利,如果不是签了合同的话,很多移民早就跑掉了。”

卡纳克沉默了,在黑暗中经过一段漫长而令人痛苦的时间后,他说,“那些合同,它们也在南阳海湾?”

“原件在,副本也在,如果是我认识的那个挪尔,他会在将文件在总部和档案部分别归档。”

比林格听到卡纳克的匕首滑入刀鞘,希望开始啃食恐惧的边缘,“这是否意味着我能留住一条命?”

“目前是。”

门开了,逐渐黯淡的阳光涌进比林格的陋室。沾血的包裹已从地板上消失,但那摊液体还在。

壮着胆子,比林格厉声说,“等等,我怎么办?跟你说了这些他们会生煎了我的,就像欧文的蛋卷一样。”

卡纳克在门口停下步伐,可怕的袋子沉重的坠在他手中,“我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我到过这里儿,你也不该。”

Canach (Canach's Story).jpg

比林格的恼怒忽然淹没了他自卫的本能,他发出一声带着轻蔑的下流的嘟囔,“棒极了的计划,我们就什么也别说然后祈求幸运降临。”他顿了顿,发现卡纳克并没有杀掉他或者威胁他,便继续说道,“还有我的魔像是怎么回事,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可吃不了兜着——”

“快去自己攒几个铜板吧,我对你顽强的金属朋友有些特别的打算。尽请放心,我会比你更好的运用它。”

门被摔上了,房间又一次沉入了黑暗。过了一会,比林格大声地呼出一口气,跌坐到地板上。他可以上报魔像的失踪,表明自己对它去哪了以及为什么不见一无所知,而这也是100%的属实。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财团员工,他也有责任立即去寻找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并警告他的前同事挪尔将面临的威胁。他本该立马跳起来的,一路跑到总部告诉他们所有事情。

然而,比林格避开了床头柜上的油灯,摸索了起来,黑暗中他有些笨手笨脚,但最终还是找到了那瓶藏在床底下的兑水的劣质威士忌。

“祝你好运,挪尔。”他大声的说着,撬开瓶塞,朝漆黑而空荡的屋子敬上一杯,接着痛饮起来。火焰般的液体一路淌下,烧灼着他的食道使得他不由得颤栗,“你会需要这个的。”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0

这是官方世界观小说?

12个月
avatar
冬克斯
0

是的,官方编剧配合当时游戏剧情发的短篇

12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回复@冬克斯:国服代理给译的?

12个月
avatar
冬克斯
1

回复@北落师门:ヽ(‘ ∇‘ )ノ我译的

12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回复@冬克斯:666

12个月
avatar
冬克斯
0

回复@北落师门:谢谢赞( ̄y▽ ̄)~

12个月
avatar
冬克斯
1

回复@北落师门:我才知道你们的吐槽系统还有点赞的功能.....

12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1

回复@冬克斯:点多了还有成就拿。

12个月
avatar
冬克斯
0

回复@北落师门:( ̄△ ̄;) 高大上!

1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