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vari 01 concept art (white).jpg
游戏内描述

—— 希尔瓦里并非血脉相传,他们带着从梦境中汲取到的知识,于苍白之树下醒来。这些高贵的生灵行于世上,寻找冒险,追逐更广阔的世界,他们努力在好奇与责任、热情与风度、冲突与荣誉之间寻求着平衡。魔法与奥秘缠环盘绕,织成这一新生种族的未来。

希尔瓦里Sylvari是一个年轻而充满好奇心的种族,他们的体态类似于人类,身体却由植物构成。1302AE,第一位希尔瓦里从苍白之树上诞生。这颗树是罗南种下,并由试图从泰瑞亚的暴力中逃脱的文塔里培养长大的。

希尔瓦里是游戏中五大可玩种族之一。

角色创建

创建一名希尔瓦里角色,玩家将从教程迎战噩梦中开始历险,在此剧情中,玩家角色将在苏醒前与侵蚀梦境的力量战斗。

角色创建中,玩家可以自定义外观,并回答三个问题以决定种族传记,这些问题将影响到个人史诗的进行:

  • 梦到的使命召唤内容;
  • 认为文塔里教义中最重要的项目;
  • 觉醒时间位于一天之内的哪一

希尔瓦里的家园副本位于圣林之地梦旅平台

希尔瓦里种族技能专注于对植物的控制以提供辅助。

生理特征

Anatomy of sylvari.

希尔瓦里是杂食性的类人植物生命体,他们中的一些会生出与人类相仿的面容,却有着倾斜的眼角和尖尖的耳朵;大多数情况下,希尔瓦里会带有较为突出的植物特征,如硬木构成的骨骼、枝叶与花瓣形成的头发,以及树皮一样的肌肤。在夜间,希尔瓦里会焕发出荧光,随着呼吸的节奏一明一暗,金色的汁液而非血液流淌在他们的经脉中,当他们走动时,会溢出花粉,随风四散飘落。相较于人类,希尔瓦里的身材要纤细得多,平均而言个头也矮上一截。尽管希尔瓦里在阳光下看起来更具活力,像是从中汲取了能量,但他们依然需要进食饮水来维持生命所需。目前已证实希尔瓦里具有感知冷热的能力,圣林之地内的一位探险者曾提到她不喜欢霍布雷克的寒冷。

金色的果实结在苍白之树的枝条上,希尔瓦里由此孕育而生。很多学者猜测,希尔瓦里之所以会有人类的形态,是源于苍白之树对于罗南的印象。然而这样的观点随着玛里克——一位来自于另一棵母树的希尔瓦里——的出现,其准确性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如今,人们依然无法得知希尔瓦里形似人类的真相。希尔瓦里的性别早在个体成形之前便由苍白之树选定,与人类和其他种族的两性区分不同的是,他们无法通过异性结合来繁育后代。目前尚不清楚希尔瓦里是否会因年老而死去,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岁月似乎未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然而他们依然会因暴力、毒素以及疾病而死亡。当一名希尔瓦里受伤时,伤口会被卷须覆盖,皮肤伸展开来以包裹整块伤处,愈合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疤痕,他们恢复的速度与人类相仿。希尔瓦里的皮肤中有着荧光细胞,这使得他们在夜间焕发中光彩。

在成熟降生之前,他们们以梦境的形式和苍白之树连接在一起。在梦里,成长中希尔瓦里处于沉浸在苍白之树的意识和已经诞生的希尔瓦里们的所见所闻汇聚成的湖泊之中。当一个崭新的个体来到这个世界上时,仍会保留一部分他们在梦中接触过的知识,包括基本的常识和对苍白之树的理解,以及一些细小的其他希尔瓦里们曾见过或经历过的事物的记忆碎片。诞生之后,希尔瓦里和苍白之树的连接会变得薄弱,但这种联系依然存在,甚至维系着所有的希尔瓦里,以及一定范畴内的植物。在一些罕见的情形下,来自同一个果荚的双生子相互之间会表现出超过通常水平的强烈共鸣。


即使死亡,希尔瓦里也无法被大多数上古巨龙所腐化,目前看来这种特性应得益于苍白之树的保护,欧格登·石愈者对此曾暗示称这和希尔瓦里与苍白之树的联系关系密切。唯一的例外是墨德摩斯,掌驭植物与精神的巨龙,它的力量能够将希尔瓦里直接转换为自己的爪牙。


希尔瓦里可以成为苏醒者

文化

希尔瓦里通常都诚实而率真,专注且富有好奇心,容易受事物的表面特征所影响。在梦境的影响下,希尔瓦里之间的差异并不如其他种族那样悬殊,因而个人经历则成为了彰显个性的最佳追求。他们是如此的渴望学习、体验和理解。

希尔瓦里的世界观来自苍白之树的教诲,而这些又来自于罗南和文塔里的影响,从早年的培育到文塔里石碑的教义,这些思想形成了希尔瓦里的道德准。出生之后,新的希尔瓦里由年长的同胞们负责教导,来理解他们梦境中的所见所闻,并确保他们对石碑的教诲、历史和世界形成清晰的认识。

即使在梦中获得了知识的启蒙,在面对一些超出他们理解能力的特点情况时,仍然会显露出经验的缺乏。情绪变化和为人处世对他们来说是最难掌握的,因而一名希尔瓦里常常会大声宣扬一些其他种族会出于礼貌而避免的话题。死亡也没有被完全理解,而是被视为可以接受的东西,而且,就像希尔瓦里对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一样,他们对死亡业抱有极大的好奇心。这些观点会导致对死亡的接受和迷恋,也可能令其他种族感到不安。

由于他们都是从苍白之树出生的,因此可以认为都是同一个家族的人,不过,他们的家族关系并不像大多数家族那样牢固,很多希尔瓦里认为其他人更像是远房亲戚,但也有少数例外,比如从同一个豆荚里出生的双胞胎,或者是有共同梦想的人,而后者也可能会产生恋人。浪漫产生于希尔瓦里之间,而他们的这种关系往往不会顾虑性别。对希尔瓦里来说,爱是精神上的,是永恒的,不管身体形式和接触如何,性只是生活中自然的一部分。只要是带着善意和快乐,性别并没有什么区别。

希尔瓦里用有机材料制作他们的盔甲和武器,如树根、树叶或皮革,有时还以叶子填充物、刺或树皮的形式从自己的身体中长出盔甲。

宗教

希尔瓦里人对六真神持不可知的观点,希望看到诸神存在或显灵的证据。他们尊崇文塔里石碑,并将其视为最神圣的圣器和遗物。苍白之树也备受希尔瓦里尊崇,不过她更多的是作为智慧的父母而非神灵。如果希尔瓦里人需要咨询,他们经常前往母树之心与她交流。

政权

苍白之树领导着希尔瓦里,她在母树之心中幻化出一个幽灵形体,可以方便地与希尔瓦里们交流,给予他们指引和指示。许多希尔瓦里作为与其他种族的大使,会向苍白之树发送情报让她判断该如何处理。在困难的决定上,苍白之树会求助于初生者们或是任何在此情况下的专家。最年长,有着最丰富的对世界的认识的初生者们受到其他希尔瓦里们的尊敬,也由此引导着苍白之树下的希尔瓦里们。尤其是其中的四位(每一环一位),担任着希尔瓦里领导、组织、教育和指导的职责。

命名

希尔瓦里的命名,以及一些地名,主要来源于凯尔特语(爱尔兰语、苏格兰盖尔语以及威尔士语)中的姓名。希尔瓦里没有姓氏,毕竟他们是来自一个共同“家庭”的兄弟姐妹。

历史

当人类在席瓦雪山远境上探险,当矮人在地下对抗着毁灭者,一个新的种族开始在泰瑞亚南部的土地上生长。一颗拳头大的种子,在迈古玛丛林南端的一个废弃村落中种下,开始了长达数世纪的孕育,并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初生者

故事开始于一位名叫罗南的人类士兵,当他与巡逻队失散时,在一个洞穴里发现了装着奇妙种子的罐子。这个洞穴被可怖的植物生物保护,因此罗南不得不逃了出去,他紧抓着一颗种子,想回到家后给女儿看。但当罗南回到故乡时,他发现末世魔已经摧毁了村庄,家人不知所踪,只剩下残砖断瓦。在痛苦中,他把种子种在家人的坟墓之上,并发誓不再踏入战场。

另一位名叫文塔里的年迈半人马也对和平失去希望,他加入了罗南。人类和半人马,在克服重重困难后建立了跨越种族界限的友谊。他们决定一起重新开始生活,并创造一个平等对待人类和半人马的避难所。他们在海边萌芽的树旁建立了安全的避风港,为所有寻求和平和友谊的人提供庇护。

苍白橡树在文塔里的精心照料下茁壮成长,也为年老的半人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然而,悲欢总是一起出现。从被淹没的海岸边迁至内陆的科瑞塔人将北边和西边的半人马部落驱逐出去,使得他们变得越来越野蛮残暴。随着更多部落加入战争,愿意追随文塔里的部落越来越少,而他的前哨站也越来越小。

最后,年老色衰的文塔里将自己的人生感悟刻在一块大理石石碑上,他将其放在苍白之树底部,希望未来的旅行者可以阅读它,或许,他们还能学到和平与和谐的方法。随后,在他的人类同伴去世多年后,文塔里在罗南种下的树旁躺下,寿终正寝。这一年是1165AE

洁白闪亮的树保持生长。一百多年后,树枝间出现了小茧。这些茧旋转着、流动着,最终撕裂开来,孕育了这个世界全新的种族——他们已经完全长大,仿佛只是从某个神奇梦境中醒来。他们自称为希尔瓦里,而这些“初生者”只是这个种族广泛出现的开端,所有的希尔瓦里都是从同一棵巨大的树上诞生的。

大理石石碑上依然记载着文塔里的遗言,而从树上诞生的希尔瓦里们发现他们被这些古老的教诲神秘地引导着。究竟这棵文塔里照料生长的树,是以某种方式铭刻了这位高贵半人马的道德伦理,还是在半人马死后吸收了他肉体残骸和他的慈悲灵魂,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他已经去世数十年,他对希尔瓦里的影响力依旧很强。希尔瓦里尊崇文塔里石碑,并把它当作是最神圣的艺术品和遗物。

继生者

1304AE,也是初生者出现的两年后,苍白之树再次萌发新生命。这些新的希尔瓦里被称为继生者,他们的到来标志着希尔瓦里历史上的一个动荡的新篇章。他们之中有对母树偏爱初生者感到不安的凯德恩,也有即将成为墨德摩斯先驱的席拉。这时,利安诺克已经成为第一个去世的希尔瓦里。

在继生者出现后,苍白之树孕育新希尔瓦里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已经成为泰瑞亚公认的种族之一。

凯德恩对文塔里石碑持怀疑态度,认为里面的信条过于理想天真。他和初生者法莱恩率领一群异议者讨论他们的理念。当初生者玛洛姆迪被充满好奇心、却是非不分的阿苏拉绑架时,其余初生者拒绝复仇,因为这不符合文塔里石碑的信条。在发生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凯德恩成立了名为噩梦之庭的派系,发誓要将希尔瓦里从文塔里石碑的桎梏中解放出来。

当更多继生者(其中有卡纳克)被阿苏拉抓走,法莱恩和初生者凯西决定去营救。当树苗们被救出后,法莱恩和凯西前往白银荒地去追寻初生者韦恩,因为法莱恩确信韦恩对所有希尔瓦里隐藏了一个秘密。在新生的噩梦之庭的帮助下,她们追踪到了韦恩,发现她与和平的迈古玛半人马部落合作。法莱恩和凯西要求半人马释放被囚禁的韦恩,但当紧张关系升级为暴力冲突后,韦恩逃跑了,许多半人马遭到杀害。凯西和法莱恩最终在一个被封印的洞穴中追踪到了韦恩,并把她逼到了绝境。当法莱恩准备拷问韦恩时,韦恩恳求凯西杀了自己,以保护她在梦中得到的秘密:希尔瓦里源自于,并从属于墨德摩斯,他们理应侍奉它。凯西以保护这个秘密以及希尔瓦里种族为己任。法莱恩加入噩梦之庭,并在之后成为它的领导人。

随后的几年里,另一位继生者席拉,在与阿苏拉的学习中取得了巨大的学术成就。她钻研于永恒炼金术,并在隔离区深入了解希尔瓦里的心灵。她脱离了苍白之树的保护,在巨龙的召唤下打开了自己的心灵。在墨德摩斯的影响下,她开始了一场唤醒巨龙的行动。

近期进展

1325AE,一个名叫玛里克的希尔瓦里发现自己并不是从苍白之树中诞生,也没有与她分享梦境。他的种荚在一条流经布里斯班野地的河流西边被发现,表明他的母树在迈古玛腹地的某处。被噩梦之庭称为“先驱者”的玛里克前往西部,承诺会回来带领大家对抗巨龙。但直至今日,他依旧下落不明。同年,噩梦之庭打算在暮光之根中培育扭曲化的苍白之树——噩梦之树,但他们的计划最终遭到挫败。

1327AE,席拉(现名绯红荆棘)的阴谋达到了顶峰,她袭击了狮子拱门,其真实目的是接触下方的魔径纽带,制造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以唤醒墨德摩斯。她的袭击行动导致其他种族对希尔瓦里的普遍不信任,但她的真实目的以及希尔瓦里和上古巨龙之间的联系尚未被世人发现。随着墨德摩斯力量的增长,希尔瓦里中的绝音者,如埃林,开始陷入上古巨龙的影响。最终,墨德摩斯的副官巨龙阴影袭击了苍白之树本体,严重地削弱了她的力量,并抑制了她对其他希尔瓦里的保护。

1328AE契约团向巨龙发起了全面进攻。但当他们的飞船经过丛林,距离巨龙越来越近时,飞船上的希尔瓦里(他们占契约团相当一部分比例)感受到了墨德摩斯的召唤,他们中的许多屈服于巨龙,并转而攻击他们的契约团队员。飞船在丛林外围坠落并烧毁,那些被巨龙控制的希尔瓦里们重新组织起来,成为墨德摩藤守卫,不惜生命传播巨龙的影响并创造出新的爪牙。

当墨德摩斯被契约团消灭后,一些墨德摩藤因为失去上古巨龙声音的指引变得失去理智,从1329AE开始成为迈古玛腹地的地区威胁。另一些返回泰瑞亚中心,他们从巨龙的控制中解放出来,但他们在这次经历后已经永远被改变了。

画廊

早期设计图

原画

渲染图

说明

  • 希尔瓦里(Sylvari)一词同时可用于单数形式、复数形式以及所有格。
  • 希尔瓦里的设计曾经历过一次彻底的重修。
  • 尽管希尔瓦里常说“二十五年前”,但第一位苏醒者真正的诞生时间为1302AE

花絮

  • 希尔瓦里的个人剧情来源于亚瑟王传说。
  • 希尔瓦(Silva)在拉丁文中意为森林。
  • 一代资料片北方之眼之前,A社曾发布过一个名为乌托邦的项目并为之注册商标,随后该计划撤销。其中公开的部分设定内,一支被称作是精灵的种族,灵感来源于爱尔兰神话。据推测该种族可能是希尔瓦里的前身,使得在树人的文化中也显露出许多爱尔兰与凯尔特民间传说的影子。
  • 北方之眼中,欧格登的祝福所言“新的生命即将萌发”暗示了希尔瓦里的诞生。
  • 大多数希尔瓦里NPC们永远橙色或白色的荧光,已知的例外有剧毒联盟的亮绿色,绯红刺荆的红色,以及特拉赫恩的暗橙色和隐士阿玛兰达的绿色。

其他可见

资料来源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