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科瑞塔的文化传播(Cultural Diffusion in Contemporary Kryta)一文为德曼修会的研究员维勒•卡拉格(Villem Caraga)所著,文本内容在游戏中以该书摘要的形式展现。

摘要

众神离去第1070年起,夏尔首次入侵阿斯卡隆的土地,至1075年克米尔登神,泰瑞亚一直没有能够广泛推行与使用的书写系统。人类诸国在该领域从未有过任何的尝试与努力,也不具备能够有效促进人们学习阅读与书写的印刷术等现代技术。甚至各个种族中仅有少部分学者具备读写能力,因而大多数阿斯卡隆和科瑞塔人民并不能使用各自的传统文字,虽然他们依然将之保留作为本族历史与文化的一部分。

在阿斯卡隆难民来到科瑞塔的土地寻求庇护时,也自然而然的带来了他们的文化。尽管两个国家的人民能够使用相通的语言进行口头交流,使用书面文字进行沟通依旧是不小的挑战。

旧科瑞塔文使用一套更类似于音节文字而非音素文字的字母系统,通常采用纵向格式排列。但由于语境化文法的大量运用,使得整个系统难以理解与辨认,除了一些饱学之士,现代科瑞塔人已不再使用这种文字。除此之外,在德鲁伊的石碑与废墟以及一些其他地方也能看到这些字符的影子,但大多数情况下,旧科瑞塔文仅存在于遗迹中,无法为主流群体所使用。

旧阿斯卡隆文则采用了简化的符文字母表,因而支持灵活的书写以及准确的翻译。虽然大多数阿斯卡隆人都无法读写他们的传统文字,但他们仍然能够辨别其特征,并在当代的建筑和古代的文物等事物上看到这些字母的存在。

显然,夏尔对阿斯卡隆的不断侵吞促使阿斯卡隆人民必须尽快适应并融入他们所处的新环境。1078年,随着阿苏拉诺恩出现的同时并带来了崭新的文化与语言,由此产生的影响使得整个局面变得更为复杂。这些不同文化下的种族开始尝试着协力工作与生活,最后不得不达成一个共识,创造一个共通的语言将有助于众多人类、阿苏拉和诺恩等派系间的合作与理解。

德曼修会在这统一书写系统的进程中起到了首要的推动作用,他们所拥有的丰富馆藏使得学者们无需精通所有语言便能进行编译与抄录的工作(虽然大多数的资深成员本身就是多语使用者,这使得他们能够阅读古代文稿、遗迹以及其它事物上的古老文字)。通过修会的努力,以及泰瑞亚所有善良文化和种族的代表的齐心协力,于众多语言之间决择出了一个最好的折中方案。在一次里程碑式的表决中,除去阿苏拉代表投下的唯一的反对票,以旧科瑞塔文的字母表结合旧阿斯卡隆文自由灵活的语法,新科瑞塔文就此诞生,那一年,是1105年。

220年过去了,新科瑞塔文已成为泰瑞亚的标准书写系统,使用范围遍及人类王国、阿苏拉学院与诺恩部族。德曼修会同时着手进行新文字的普及以提高泰瑞亚人民的读写能力,让所有智慧生物都能够阅读并理解所看到的文字。

今天,每一位泰瑞亚的住民都能无论出身的享有接受新科瑞塔文读写教育的权利。甚至曾经与人类为敌的夏尔和新生的种族希尔瓦里都接纳了这套交流系统,这让所有人都能无障碍的沟通彼此,共计迎战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而夏尔工业技术制造的第一批印刷机,则意外的促进了新科瑞塔文的推广,这项技术永远的改变泰瑞亚的文字工艺。如今,书籍、标识和报刊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更多全新的文字工艺也日益涌现着。

如果向周围看去,你将仍能在泰瑞亚的四处看到阿斯卡隆符文、旧科瑞塔符号和阿苏拉文字,但它们已然定格为历史的遗迹。未来,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仅有唯一一种文字,那或许象征着不同种族团结犹如一人——一个顽强的生活着,背负着新的传承之物前行的人。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