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塔新城研究日记(Notes from Rata Novus)是资料片荆棘之心剧情后,留在拉塔新城泰蜜记下的研究日记。

文本

第一部分

6aa2fHolodeck Room.jpg

拉塔新城日志—记录 #08

太高兴了!我必须承认,当指挥官和其他人离开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点担心自己一个人留在这的,但是现在这简直跟做梦一样!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了,我不想睡觉,至少再坚持两天!或者三天,要么四天(注:寻找睡眠之外的替代方案) 。这里有这么多的数据,这个地方应该被称为“数据新城”!(注:是不是缺乏睡眠让你变得机智“且”滑稽了呢?我想大概是的。) 我觉得仅靠自己来处理所有的数据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还是最不希望见到一帮乱哄哄的研究员捣乱我的工作。许多理论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我知道自己已经触到一些重大发现的边缘,只是需要时间来完善出可靠的结论。

最引人瞩目的发现之一,是我找到了一份我们在塔瑞尔城外所见到的那张魔径地图的副本(或许这才是源初的版本?)。能量流动的魔法网络是活的!它一会朝这边涌去,一会又流向那边,前一分钟它在这,下一刻就到了另一处,我之前从未想到它会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中。尽管我和外面的朋友们很少联系,却不需要他们跑到这里来明确地告诉自己,指挥官的任务成功了!墨德摩斯不复存在了!强烈的光芒从丛林的另一端发出,之后的一天早上当我醒来时,光芒已经暗下来,而地图上的其他部分则被点亮得像是一场阴历新年焰火秀!

我正在开发一个系统,用来追踪和记录魔法的流动,希望能找出其中的某种模式。我是说,这总不会是完全混乱的吧,对吧?或者真的是......或许曾经是!但与此同时,又可能不是!两种观点在我看起来好像都挺有道理的......(注:调查缺乏睡眠对思维条理性的影响。)

我观测到放置龙蛋的地方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为明亮,凯西告诉我她会去检查龙蛋,确保一切正常(注:她当然会去)。我有一个关于她野猎的猜想,但我暂时不打算记下来,以防这本日记不在我身边的情况(如果真的发生了而你又在读它,凯西:嗨,朋友!你是最棒的,你总是能做出最佳决定!)(指挥官,要是你在读这本日记:眨眼,眨眼。)

好吧,我刚刚重新读了一下最后几句话,发现还是有可能——尽管不是很相信——我正在崩溃。或许我需要找个什么人来聊一聊......但不能真的是人,他们会拖慢我的进度,甚至更糟。哦!我都快忘掉小邋遢了!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我想念这个大家伙。我不得不为他构划一个新的设计......但真的有时间来做这些么?不,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无论如何,我现在过的还不错,何况我还能和新朋友说说话,小树树!她是一颗漂亮的小小蕨类,从巨龙实验室地板的裂缝里抽枝发芽。她真的很酷,安静而青翠,像一个害羞的希尔瓦里。(注:没睡觉的天数是否与和新植物的友谊呈正相关?结论:很有可能,但是谁管啦?新朋友!)

等等,那是什么?嗯......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我会说这像是大门启动的声音。好奇了,小树树,看着点我的日记,我去去就回!

第二部分

F83f3Journal2-Rata-Novus-Crowded.jpg

拉塔新城日志—记录 #09

他们踩碎了小树树!这帮禽兽!

我知道自己隐居的日子就快到头了,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关于拉塔新城被发现的消息肯定传到了拉塔索姆阿苏拉像迁徙中的石牦牛一样奔涌而来,甚至我所知道的大多数石牦牛都比他们更懂礼貌!让一个女孩发作要被某个设置研究台的家伙撞到多少次才行?

答案是六,然后当你大喊着,“你摆弄研究台的时候别再撞我了,温德尔!”这时,每一个人都会看着你就像是你不知道为什么就发了疯一样。

幸好,在这帮闯入者到达时,我逮住机会在他们进入实验室更深的地方前关闭了通往巨龙研究室的大门,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些最珍贵的资料,我要把这里作为我的隐秘圣所。问题是,如何才能不被发现的出入呢......哦!也许......是的!不,那行不通——好吧......对!没错,秘密计划72号——就这么叫:访问设限高速传送通道!(眨眼,眨眼。)

我得非常小心自己启动的设备,以确保查克虫的数量可控,但那些不加思索的呆瓜们正把开关胡转乱拧!这样下去历史肯定会重演!不过至少我们知道了查克虫和它们对魔径能量的企图,我想拉塔新城的居民们发现得实在太晚了。查克虫的活动比以往显著提升,所以现在我不但要防备着温德尔和他异常讨厌的胳膊肘,还要注意这些无处不在的大虫子。你有试过一脚踩进虫穴的出气口直至没入脚踝么?那会毁掉你一整天的。的确,对我而言,没入脚踝也不算特别深,但还是很糟!从好的方面来看,我已经对查克虫的生理结构相当熟悉了,下回查克虫解剖学问答之夜的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注:组织一个查克虫解剖学问答之夜。)

这堆石牦牛所带来的唯一一个好处就是更规律的外界信息获取。我听说伯拉罕已经回到了霍布雷克,想到他所经历的事情我简直要心碎,我也应该尽快赶过去表达自己的敬意。我正在研制一个远程通讯设备,基于一些使用魔径网络传送语音的研究——也许我可以把它藏在实验室里,然后隔上一会就对着我的终端说几句话,让其他人“以为”自己听见我在附近溜来溜去,毕竟我工作的太辛苦以至于有点不在状态了。或者,我也可以用这个设备来让他们以为这地方闹鬼,这也是好办法!让我们拭目以待!

说到需要被解脱以安眠的鬼魂,来到这的不少新人仍对希尔瓦里所关联的对象抱有极大的怀疑。我是说,墨德摩斯已经被干掉了——他们还能想要什么?当已不再有人命令你该干什么的时候,你又该如何被告知去做些什么呢?至少,我觉得是这么个关系?上一次凯西过来的时候,她说巨龙的召唤消失了,她甚至听说在墨德摩斯死后已有新的希尔瓦里诞生!这意味着梦境依然存在而且——

哦,看在永恒炼金术的份上!温德尔刚刚又撞我了!我要把这只石牦牛揪去上礼仪学校——很快就回来!


第三部分

D363dJournal3.jpg

拉塔新城日志—记录 #17

日记本你知道么?拉塔新城的居民们也许真的想到了些什么。

生活在地下我感受到了一种原始的愉悦,长期处于土壤、沉积物和地质历变的环绕下——就像是泰瑞亚本体给了你一个全方位泥土的拥抱!

出生在拉塔索姆,我只真切的经历过地表的生活(除了我掉进深渠的那次),但我现在明白了。派莫德斯迫使我们逃到地上,但拉塔新城的人们说,“不。”我想如果当初自己也在那里的话,多半会做出同样的决定(然后提前发现查克虫的麻烦,理所当然的)。

所以,现在我重拾他们的工作,我感到......自己对他们负有责任,一个怪怪的想法。他们知道逃离上古巨龙绝不是一个长久良方。我们必须回过身去,面对并击败巨龙。他们真的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意(想想又有点讽刺,生活在地下可能会被误解为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子里!)。我欠他们的,于是来完成他们所开创的事业——此时此刻,这属于个人意愿。哈!我确实这么想来着,但很快又觉得这样的念头简直陈腐......不过这很贴切!相当特别贴切!我猜这也是“陈腐”最开始产生的原因吧!

不管怎么说,派莫德斯都位列我计划表的第一位,因为这里有一大堆专注于它的研究,但我最近发现了一些关于水晶沙漠里的那头巨兽的宝贵信息。尊者和新城居民共享了很多技术,我猜其中也包含不少巨龙的资料。他们对克拉卡托抱以与派莫德斯同样的关注,因为他们本身即为被遗忘者所创立。如今,被遗忘者已将自身奉献给了格林特,而格林特是一名前克拉卡托......呃......头号打手?首领?对,一个背叛主人意愿转而从巨龙爪下保护所有人的首领(我喜欢的女士类型!)。在她死后,他们为保护她遗产的安全作出巨大的努力。而你知道她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龙蛋!

我在想指挥官会不会介意我把蛋从塔瑞尔里面借出来,到实验室里做些微小的测试......

哇哦,我得克制住自己。我打赌当凯西把蛋从最初的地方取走时也是这么想的!好吧,所以我大概不能(或者不该)从物理上接近那个蛋......但如果有什么办法能去瞅一眼......嗯哼,值得研究一下。

尊者们的另一件礼物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魔径地图。现在焰火表演已经缓和一些了,我想我注意到一些本属于墨德摩斯的能量正往一个特定的方向流去。我强调“我想”,是因为老实说魔法的流动还是相当不规则,我没法肯定是不是真有这么个趋势。此外,我甚至没法确定这张地图有多高的可信度和精确度。它显示的流动很可能带来误导......一旦我接入系统,我想大概是时候给我所认识最棒的巨龙杀手发一封信了。希望我在新城的研究能一切顺利,很快指挥官和我就能一起回身面对,并对抗......

资料来源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Jackil1987
0

吃错药的泰蜜恢复正常了

15个月
avatar
冬克斯
0

😂😂

15个月
avatar
冬克斯
0

其实我觉得泰蜜本身就挺缺药的.....

1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