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下的准备Short Story: Twilight Preparations是由Scott McGough撰写的小故事。

文本

图玛议员把那伙暴徒看做是即将发生的麻烦。这位诺恩把自己的佩剑抽出一半,确保不会卡住,然后将之收回鞘中朝前走去。

在图玛靠近那伙人所在的角落时,其中一个独眼的人类女人猛地抬起头并咕哝了一声,"小心点,雄狮守卫。"

其他人,全部是男性,都随着女人的注视看了过来。

“是谁准许你从霍布雷克跑出来的,小姑娘?”那名黑头发的诺恩说。

“实际上。”第二个诺恩接口道。他有着一头金发,相貌俊郎,但他的眼睛冷酷而呆滞,“我一般喜欢更嫩一点的妞,但我大概可以破例为你留下来一回,宝贝儿。”

“行了,她是个大块头。”夏尔说,来回抽动着自己的尾巴,“战纹画得不错嘛,警官。”他舔着嘴唇上下打量起图玛,但她知道这并非肉欲的驱使,而是战术:他在检查她的武器,估摸是否能先一步拔出自己的。

“是议员。”图玛说。下一刻她猛地抽出剑,以流畅的动作,用剑柄撞击在了他的喉咙上。夏尔只发得出咯咯的声音,便崩溃在地。

图玛迅速转身,用剑的侧面将人类女人抽翻。她伸直手臂挡住黑发诺恩,并将他击倒在夏尔身旁,接着拧身别到金发的诺恩背后,武器的利刃抵上了他的咽喉。

“还想破个例吗?”她嘘声道,“宝贝儿?”

金发诺恩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其余的同伙们也纷纷效仿。

“我们什么都没干。”女人说。

“在这块地界,不是说你们没干什么,而是我要你们干什么,现在把口袋里的东西统统掏出来。”

“什么?”

“你听到了。快吐出来吧,你们这些家伙。在狮子拱门,犯罪是不会被惩处的,但是罪犯会。堆在这里就好,我不再重复第二遍。”

喃喃抱怨着,暴徒们在图玛的脚边垒起了一座硬币的小山。她弯下腰,双手灵巧的卷起了这份战利品。

在她将自己的钱袋束带抽紧的时候,图玛说,“这座城市很大,找别的地方鬼混去吧。如果我再看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出现在我的地盘,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现在滚出我的视线。”

图玛目送他们带着伤痛一道嘟哝着离去,这时雄狮守卫的靴子声从相反的方向靠了过来。

“嘿,图玛!马格努斯队长要见你。”

Lionguard Turma 1.jpg

她认出来人是马格努斯身边的一个马屁精,不过叫不上他的名字。她点头示意,怀揣着掠来的财宝在钱袋里叮当作响,向着雄狮守卫总部走去。

当她迈入房间时,马格努斯大声喊着,“很好!你来了。我们接到一条关于以太之刃的线报,所以我想找个有着出了名的暴脾气的家伙来替我向他们问好。”

在听到那群天空海盗的名号的一刻,图玛的牙关便咬紧了,“这是我的荣幸,长官。”

“我喜欢这个回答,他们突袭龙击节并射杀西奥·阿什福德的时候,你失去了多少朋友和同僚?”

“您问朋友,长官?七个。同僚的话?更多了。”

“那你一定有充足的动力了。”马格努斯说,“守望者艾东告诉我们他们在卡勒顿之森设立了营地。我想要你去端掉他们。端掉,抓起来,然后管他们在造什么东西通通砸烂。我要他们知道厉害,给我狠狠地打。”

“我和您看法一致。”

“这个任务还需要你来点即兴表演,营地仍处于修建状态,但是安全系统已经被设立起来并投入运行。你必须跳出常规来思考。”马格努斯狡黠地一笑,“觉得自己能胜任吗?我知道你有多喜欢循规蹈矩。”

图玛也报以狡黠的微笑,“我肯定我可以胜任,长官。我只希望当我们造访时他们正好在家。”

Caithe and Turma.jpg

卡勒顿之森的以太船坞里,工头尖刺迈着大步向前走着,没被任务占据的天空海盗们纷纷对这位魁梧的夏尔敬而远之。若在平时,此情此景足以让尖刺感到一丝愉悦,但今天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他在主会议厅外找到了油桶火星。像往常一样,他们俩都全副武装着各自的特制服装,诺恩人的衣服上装有油质喷射设备,而阿苏拉的则内置着火焰喷射器。

Foreman.jpg

“但是他们没有逃。”火星正说着话,“他们看见我们的所作所为,但还是傻站在那里就好像我们会去给他们解释什么东西一样。”

“他们是植物。”油桶说,“反应迅速可不是他们的强项。”

“我们有麻烦了。”尖刺说,“绯红的麻烦。”

“我们?”油桶问,“火星和我才不会碰上绯红的麻烦,我们,我牙齿冒尖的朋友,是值得信赖的。”

“信赖不再够分量了。我们得做到出类拔萃才行。绯红想要一整支飞艇舰队以及一大批全息海盗来和肉弹士兵们共同作战。”

“这我们知道。”油桶嘟囔着,“那正是我们呆在这里的原因。”

“不过我还是说不出为什么噩梦宫廷也在这。”火星插口道,“我永远无法猜透她到底是怎么说服那些毒芍药们,好让她在这个地方自行其道。”

“别再东扯西拉了。”尖刺咆哮着,“绯红和宫廷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提供这个地方来安置她的那些设备,而她则帮助他们......我也不知清楚,大概是让别人哭爹喊娘,或者随便什么他们高兴做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需要把更多的飞船送上天。如果我们不把产量提升至三倍,她就会回到这来。而且她才不会花心思骂人或者发布命令,她只会花心思把没有达成定额的班组大卸八块。”

油桶耸耸肩,显然漠不关心,”那就去把你的鞭子甩起来,然后抡起你的斧子。我们能应付好自己的差事,你的走狗们才是问题所在。“

Sparki and Slick.jpg

”毫无疑问,油桶和我正按照预定日程进行。我们已经将新地方清理完一半了。如果我们反复无常的队长想发个脾气,那也肯定不会冲着我们来。“

尖刺的胡须因愤怒而抽动,”典型的,藏好自己的尾巴然后把我们甩到一边自求多福。“

火星发出轻蔑的声音,由于头盔的共鸣显得甚至更为粗鲁,”真抱歉,是不是‘海盗’的概念你还没弄清楚?“

油桶点点头,”没错,我们可不是靠着关怀与分享挣得这身装束的。“

火星站直了身子,带着挑战的意味瞪眼看向尖刺,”还有别的事吗?“

”有。“尖刺回答,”我的‘走狗’需要蕨犬荒地在日出前给清理出来,没有空间他们就没法做事情,开辟空地是你们的活。“

”我们干得很好。“火星轻快地说,”按照预定日程。“

”日程被缩短了。“尖刺说,”我想到听到你们俩个确认收到。“

”收到了。“火星说,”现在回去冲你的跟班们吼吧,让精英小组好继续工作。“

尖刺在考虑把那个阿苏拉鼻涕洋洋自得的脑袋从她的肩膀上踹下去,但这只会造成更多的延误。”回头我们再来做个了断。“他说,同时想象着那把异常锋利的大斧在交流过程中的显赫表现,”荒地整顿完毕的时候通知一声。“

他转过身踱着脚步离开。绯红留下他主管装配线,如果他做不到按时交付就烧了他。

下一个耽搁他的人会在说完第一句话之前发现自己少了几根手指的负担。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