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征途图标

怎样阻止一个堕落的神? 人类六真神中的巴萨泽再次回归,但他已不再是人们曾经信奉的真神了,他一心想要杀死上古巨龙,吸收它们的魔法能量。在吸收卓玛派莫德斯能量的行动失败后,战争之神率领着一支由其狂热信徒组建的军队前往水晶沙漠,去猎杀仅剩的目标:上古水晶巨龙克拉卡托。当人类在与他们突然回归的守护神抗争时,契约团指挥官追踪着巴萨泽,希望能在他发动残酷远征和扰乱泰瑞亚脆弱的魔法平衡前阻止他,避免世界毁灭。由此开启了激战2第二个资料片:烈焰征途

剧透提示:简要说明,本文假定世界动态第三季及其之前的情节为基本常识。烈焰征途始于AE1330年,而个人史诗发生于AE1325年,之前的故事线索可能在烈焰征途中延续,因此本文可能包含了之前故事的剧透。

烈焰征途于2017年9月22日发布。

背景

上古巨龙卓玛派莫德斯造成的直接危机已经解除,这两头巨龙已再次进入沉睡和蛰伏状态。白斗篷被击垮,最后的末世魔——恐怖的拉撒路,最终也真正地死掉了。然而,对世界魔法能量和上古巨龙的研究表明:已经有两头巨龙死亡了,如果再杀死一头上古巨龙,泰瑞亚世界就会因魔法能量过载而毁灭。就在拉撒路死亡后,珍瑟之眼显示巴萨泽正在水晶沙漠组建一支军队,企图杀死克拉卡托。因此指挥官和巨龙守望成员们向南前往沙漠地区后,其首要任务就是拯救曾击散命运之刃的上古巨龙克拉卡托。

区域

烈焰征途剧情包含了5个新开放的地图。

主要角色

巨龙守望

Dragon's Watch.jpg
  • 欧茹恩 —— 格林特的第二个子嗣,选择契约团指挥官作为她的守护者。她住在由尊者看护的塔瑞尔庇护所中。她是格林特的遗产,这个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保证泰瑞亚世界能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 卡纳克 —— 一个令人头疼的希尔瓦里继生者,在女伯爵阿妮丝手下服完刑后,最终获得了自由。在他发现自己陷入了水晶沙漠的冲突之后,希望指挥官能再次施以援手。
  • 卡丝蜜尔·米德 —— 她现已恢复贵族地位,这次作为神佑之城的使节出现。最近,她和玛乔丽·德拉奎的关系出现了问题,一位她所信奉的神明的信仰背叛使得她最近的情况很不好受。在面对信任危机时,她仍想要找出巴萨泽堕落的原因。
  • 里特洛克·硫磺石 —— 鲜血军团护民官,不愿透露最近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也来到水晶沙漠对抗巴萨泽,但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选择:对抗巴萨泽就需要保护克拉卡托——那头多年以前曾夺去他两位朋友生命并导致命运之刃解散的上古巨龙。
  • 泰蜜 —— 与指挥官在一起的阿苏拉后代。她留在拉塔新城的实验室中,通过远程通讯器在沙漠各处的信号点与指挥官联络。

主要敌人

苏醒者腐蚀新月
Balthazar Key Art 2.jpg
烙印怪
塑形军队
  • 巴萨泽 —— 人类六真神之一,现已变为堕神,他一心想要获取强大的力量,来报复那些曾“抹去了他荣光”的神,丝毫不在乎泰瑞亚将遭受怎样的代价。他一直觊觎着上古巨龙的魔法力量,目前最有可能成为其目标的巨龙就是克拉卡托。他手中的势力有狂热信徒组成的战神会和构造体仆从组成的塑形军队
  • 巴萨泽使者 —— 塑形军队最高阶成员,巴萨泽的左膀右臂,率领塑形军队寻找任何可以帮助,巴萨泽杀掉克拉卡托的事物。她将目标锁定到指挥官身上,认为像指挥官这样的英雄无论是自愿加入,还是将其杀死转化成奴隶,都会对巴萨泽猎杀巨龙有所帮助。

其他角色

故事

前往水晶沙漠,直面狂暴的战神巴萨泽。

—— 激活剧情前的史诗日志

Path of Fire Act 1.png 擦出火花(序章)

巴萨泽已前往水晶沙漠。水晶沙漠的冲突导致了大量的难民涌入狮子拱门。珍娜女王派出了一支外交使团前去援助伊伦娜齐尔船长联系到指挥官,希望巨龙守望能带着援助物资前往伊伦娜。当指挥官独自赴约时,齐尔表达了她对指挥官一人去对抗战争之神的疑惑和担忧,但她还是让指挥官登上了前往伊伦娜的飞艇——凤凰黎明号。在与旁边的图玛警长交谈后,指挥官了解到在救援伊伦娜这件事上,齐尔和玛格努斯并没有与整个议会一起参与行动。

Path of Fire Act 1.png烈焰征途:第1幕

Sparking the Flame loading screen.jpg

指挥官在港口加入了大副菲杜斯·敌毁的舰队,与他们一起漂洋过海来到了伊伦娜。在接近安努的过程中,舰队在一处冒烟的金字塔附近停了下来,并前往调查。指挥官跟着舰队成员们一起进入了金字塔,他们发现塑形军正在攻击村民。在打败塑形军队之后,巴萨泽使者出现了。她对指挥官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并带来了一个巴萨泽的提议:表示如果指挥官转而帮助猎杀克拉卡托,他就会原谅指挥官之前阻扰他对付卓玛派莫德斯的行为。指挥官果断拒绝了巴萨泽的提议,并指责其为骗子。被激怒的巴萨泽使者屠杀了在场的村民,称其夺取的每一条生命,都会加强巴萨泽军队的力量。在村民们都死去后,巴萨泽使者果断撤离,指挥官追了过去,命令剩余的舰队人员留在原地保护幸存者们。

指挥官在寻觅者村附近追上了巴萨泽使者。在嘲笑指挥官的同时,巴萨泽使者无意中说出了,她之所以会成为使者,是巴萨泽替她做出的选择。之后她继续跑进一处被塑形军队纵火的村庄。在塑形军队被击败后,巴萨泽使者从附近的矿坑跑掉,并关闭了她身后的大门。由塔萨阿克西姆带领的村民们向指挥官求救,希望指挥官能帮助拯救幸存的村民,并阻止他们的家园被大火烧毁。村民们给了指挥官一只肉食鸟,指挥官骑着肉食鸟越过障碍救助了村民。大门被修理好了,指挥官在边追踪巴萨泽使者的时候,边学习着如何操控肉食鸟。虽然没有追到巴萨泽使者,但指挥官在塔拉特采石场矿工的指引下前往自由城市安努——难民聚集之地。

指挥官到达了安努的大门前,被拉希姆警长拦下并与之交涉,直至卡丝蜜尔·米德女士和里特洛克·硫磺石出现。卡丝蜜尔作为人类使团的一员,为指挥官担保,使指挥官获得了进入安努的许可。里特洛克仍回避着与迷雾之地有关的问题,不过他已经在先前回黑烟壁垒的时候做过报告了。卡丝蜜尔在了解到要与她从小信奉的神明做对抗时,她向指挥官表现出了她的惧怕之意。在赶上朋友们后,指挥官进入了安努,前往安努骑兵站与拉希姆交谈。

拉希姆警长看出指挥官到此是为了巴萨泽,向他介绍了三条可以获取情报的线索:首席议员伊曼对这片区域比较熟悉,在难民营地的副警长阿尤布可以提供从难民处获得的信息,在赌场的副官卡伊斯有从当地走私者哈马辛帮处获取的线索。

指挥官找到副官卡伊斯,他指引指挥官去找查兰布尔获取哈马辛帮的信息。在查兰布尔位于赌场的办公室中,查兰布尔认出了指挥官,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讨论下去,就被腐蚀新月的执政官伊布鲁的出现打断了。伊布鲁听说查兰布尔有心反抗约科,作为惩罚(或者说是威胁),他杀死了赌场的安保官员,并命令他的苏醒者破坏赌场。但指挥官介入了,在伊布鲁走后,指挥官打败了这些苏醒者。查兰布尔为现在与腐蚀新月形成的对立表示哀叹,允诺他会为指挥官提供任何所需的信息。

指挥官来到首席议员伊曼的办公室,了解到城市被巴萨泽的塑形大军包围了。安努正在考虑寻求帮助,但是陷入了应该与哪一方结盟的僵局。腐蚀新月——即被约科腐化的前烈阳之矛成员——曾来过表示要提供帮助,但与腐蚀新月结盟意味着要和那位强大的不死巫妖帕拉瓦·约科合作。另一个选择是与克米尔的祭司和剩余的烈阳之矛结盟,烈阳之矛是伊伦娜古时的守护者,他们会给城市带去希望,但是这么做将会激怒约科。最后的选择就是像先前一样保持中立,招募骑兵来保卫安努。议员们各有偏向,陷入僵持,因此首席议员询问指挥官的意见。

里特洛克倾向于中立,而卡丝蜜尔想要选择烈阳之矛,指挥官与议员们进行了讨论。讨论过后,指挥官做出了选择,首席议员表示同意。卡丝蜜尔将指挥官拉到一边,告诉指挥官她之所以支持克米尔的原因,并表示巴萨泽可能进行的是崇高的计划,只是他采取了错误的方式。

在城外的难民营,指挥官找到了副官阿尤布。了解到难民们只有不再饥饿和恐惧才会愿意谈他们的遭遇。指挥官帮忙将食物、水和药品分发给需要的难民,并赶走战神狂热者和帐篷里的害虫。得到援助后,难民们更健谈了,指挥官倾听了他们的遭遇。难民们逃离了他们的家园,许多人险些丧命于与塑形军队之手,但他们的同伴没能幸免于难。一个难民告诉指挥官曾有一条名为瓦拉斯特的巨龙俯冲下来救了他们。瓦拉斯特就是格林特的第一个子嗣,欧茹恩的哥哥。

到得到所有的情报后,指挥官找到一处合适的高地,与泰蜜联系。听到瓦拉斯特的消息,泰蜜非常激动,她告诉指挥官她正在把巨龙实验室中所有的数据下载到小邋遢里面,这样她就能离开那儿了。指挥官收到了查兰布尔的一封信,信中说他有一些情报要告知指挥官。指挥官在赌场与卡丝蜜尔和里特洛克汇合,发现卡纳克也在这里,于是也让他加入进来。查兰布尔告诉指挥官,巴萨泽并非在追猎克拉卡托,而是瓦拉斯特,原因未知。巴萨泽还在塑形军队的营地出现,正在集结部队。指挥官决定这些营地就是寻找巴萨泽的切入点,计划与团队成员前往。卡纳克和里特洛克主动提出去侦查主营地,卡丝蜜尔离开去处理一些事情,指挥官独自行动。

指挥官返回去找拉希姆警长,他告诉指挥官,城墙外有两处塑形军的小型营地,分别位于北部和东部。指挥官前往每一处营地。在北部营地,指挥官破坏了塑形加农炮炮台,而在东部营地,指挥官搜集到了一些情报。情报表明塑形军队的盔甲能够承受火焰,他们建造了设备来组装大型机器,并且正在收集烙印碎片,但用途未知。指挥官削弱了塑形军队,但没有找到有关巴萨泽的任何信息,于是前往主营地与里特洛克和卡纳克汇合。

抵达主营地后,三人开始向营地发动袭击。他们与几个塑形士兵作战,快速击杀了哨卫,以使行踪不被发现,悄悄潜入营地。一路上,指挥官在塑形先驱者和塑形士兵身上都发现了奇怪的卷轴。当他们到达内门时,遇到了塑形军官。指挥官决定,如果巴萨泽不在这座营地里,那么他们就杀掉营地里所有的军官,告诉巴萨泽他们来过,这个提议得到了卡纳克和里特洛克的支持。小队进入中心区域,杀死了军官和一些士兵,然后遇到了强大的塑形捍卫者。小队与强大炮兵召唤出的援军作战,最终打败了塑形捍卫者,前往克米尔神殿与卡丝蜜尔汇合。

当小队到达神殿时,他们发现卡丝蜜尔正在向克米尔祈求指引。神殿目前成为了冲突下难民们的藏身处。卡丝蜜尔询问指挥官有关塑形营地的事情,这时他们被一个身穿长袍的陌生人打断了。这个陌生人认识指挥官,并且知道指挥官在寻找瓦拉斯特。在私下交谈时,这个陌生人告诉指挥官他叫奇托,是暗影教团的一员,暗影教团是在很久以前从密语教团中分裂出来的。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讨论更多,就被巴萨泽使者的到来打断了,她前来对指挥官攻击营地的行为作出回应。双方交战不久,巴萨泽使者开始攻击躲藏在神殿中的难民。指挥官回忆起初次交手时,巴萨泽使者就是在攻击难民,于是决定要带着难民们躲开火线,撤到安全的地方去。就在巴萨泽使者快要被打败之时,她向神殿纵了一把火并跑掉了。在卡丝蜜尔的请求下,指挥官放弃了追逐巴萨泽使者,转而帮助祭司们扑灭大火。火灭后,卡丝蜜尔对巴萨泽使者那强大的力量和伤害无辜者的行为感到不可置信。奇托告诉指挥官暗影教团想要与之合作,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他们将会在马卡利哨所汇合,追踪巴萨泽使者。

指挥官动身向北前往哨所,抵达时发现这座哨所正在遭受塑形军队的进攻。奇托正忙着将游牧民们带去安全的地方,他告诉巨龙守望的成员们,巴萨泽应该就在附近。指挥官带队到哨所外迎战,一边对抗塑形军队,一边寻找巴萨泽和瓦拉斯特,瓦拉斯特也许已经被抓住了。指挥官和团队成员们在战场上发现了一些金色烙印尖刺与凹坑,他们坚信这是瓦拉斯特留下的痕迹,因为它们看起来只是被烙印过,而没有被腐化。指挥官在前往一处高地时,远远地听到了瓦拉斯特的咆哮。他们攀上高地,发现巴萨泽及其使者已将瓦拉斯特逼至一角。巴萨泽使者拦住指挥官,交手前,她再次向指挥官抛出了巴萨泽的橄榄枝。战斗中,巴萨泽使者说她也曾反抗过巴萨泽的控制,但最终因痛苦而屈服了。指挥官赢下了这场战斗,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似乎摆脱了巴萨泽的意念控制。临死前,她祈求指挥官杀死她曾信仰的神。

巴萨泽利剑刺中的瓦拉斯特

高地顶处,巴萨泽已将瓦拉斯特俘获,使其动弹不得。指挥官直面巴萨泽,警告巴萨泽如果他再不停手,他们就要与之为敌了。巴萨泽对指挥官的警告不予理睬,反而对里特洛克以朋友相称,表示他会宽恕里特洛克。指挥官对此很是困惑。战斗进行得很快,就在指挥官要命丧巴萨泽之手时,瓦拉斯特设法冲破了束缚,为指挥官挡下了致命一剑而牺牲。巴萨泽将剑拔出时,瓦拉斯特的身体化为水晶而炸裂。

待巨龙守望的成员们都醒转后,瓦拉斯特遗留的水晶碎片散落在他们身边,而巴萨泽已不知所踪。指挥官询问里特洛克,巴萨泽的那声朋友所谓何意。里特洛克认为应该是他在迷雾之地寻找自己的佩剑苏哈辛时见过巴萨泽。他最终找到剑时,剑上的火焰已经消失了。他在附近发现一位被绑住的老人,老人说他能够让苏哈辛再次燃起火焰。里特洛克没有问老人的名字,只是任由他点燃了剑上的火焰,然后他用这把重新获能的武器斩断了束缚老人的锁链以作答谢。突然一道传送门出现了,老人告诉他这是回去的通道。里特洛克认为这位老人也跟着他离开了迷雾之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那个被他放出来的老人竟是巴萨泽。他向指挥官承诺他会弥补这个过错。

指挥官将瓦拉斯特牺牲的消息告知了卡纳克和卡丝蜜尔。巴萨泽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有着什么计划,也没人知道他一开始为什么要追杀瓦拉斯特。卡丝蜜尔发现附近有一块水晶,这块水晶与他们在格林特巢穴里见过的古老的记忆水晶十分相似。指挥官听到了水晶中瓦拉斯特的声音,他说他的力量和一些武器藏在一个隐秘之处。里特洛克和卡丝蜜尔猜测这些武器在就在离此处不远的格林特的巢穴,如果他们能够想办法进去,就有可能找到这些武器。指挥官决定与泰蜜联系,看看能否收集到更多瓦拉斯特的记忆水晶,巨龙守望的其他成员则前往格林特的巢穴进行探查。

指挥官从泰蜜处得知,瓦拉斯特死后,欧茹恩表现得异常烦躁不安,泰蜜答应指挥官会想办法看能不能使欧茹恩平静下来。指挥官在沙漠高地上穿行,收集到了更多瓦拉斯特的记忆水晶,但是有些水晶的位置太高了,指挥官无法到达。指挥官得到了一些建议,他前往跳高牧场寻得一只弹跳兔,这种弹跳兔可以带他去拿到高处的水晶。瓦拉斯特的记忆水晶说出了更多关于武器的信息,讲到了瓦拉斯特对见到他妹妹的渴望,提到了他在继承母亲遗产过程中的挣扎,表达出他对巴萨泽如果杀死克拉卡托后所产生的后果的恐惧以及他对妹妹的期望,他希望妹妹能够找到一条比他这一生更好的路。收集水晶的任务完成了,指挥官前往先知落败地与团队其他成员汇合。

Path of Fire Act 2.png 烈焰征途:第2幕

有了弹跳兔,指挥官轻松地与同伴们成功汇合。里特洛克和卡丝蜜尔发现没有人知道格林特巢穴的入口在哪,因为找不到实际存在的入口。队伍继续前进,遇到了一个塑形营地。击溃塑形军队后,他们检查了这片地区,发现这支塑形军队并不仅仅是一支追捕队伍。他们发现了数辆装有烙印水晶的货车,一架似乎是由烙印水晶供能的大型加农炮,以及散落在营地四周的一个大型机械装甲机器的各种部件。结合附近的大型痕迹,小队断定塑形军队一定在建造某种重型战争机器。

队伍继续前进并击退了烙印怪的伏击。打败烙印怪后,他们注意到附近有一些水晶精华。收集到足够的水晶精华可以使一块记忆水晶复原,里特洛克证实了水晶中记载的是格林特的记忆,队员们从水晶中听到了命运之刃相关的事情以及各种族需要通力合作才能幸存的言论。队员们分散开来,围绕着中心盆地寻找更多记忆水晶,沿途也遭遇了更多烙印怪。三块记忆水晶陆续被找到,借助这些水晶,格林特讲述了她在被遗忘者的帮助下获得了自由,她因泰瑞亚人民遭受来自上古巨龙的苦难而感到忧虑,以及她自己的负担和瓦拉斯特未来的重担。在复原第三块记忆水晶后,一道通往格林特的巢穴的传送门出现在了中心盆地。

进入格林特的巢穴后,卡丝蜜尔发现这就是他们之前来过的地方,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布满了烙印。里特洛克发现了龙血长矛,他曾尝试用这柄长矛击杀克拉卡托,但是那次行动以失败告终。然而才进入巢穴不久,他们就遇到了被烙印的多面体守卫,大家合力将其击败。多面体守卫死后,一块完整的记忆水晶展露出来。这块水晶记录的时间节点位于克拉卡托苏醒之前。格林特说她无法预见即将到来的那场战斗之后的事情,因为她可能会牺牲在那场战斗中。被遗忘者告诉了她许多事情,但是他们并没有告诉她一切,她暗示六真神可能比她知道得更多。她说她希望她的孩子能够继承她的遗产。队员们商议着格林特是否知道杀死上古巨龙的后果,小队最后决定摧毁龙血长矛,以防巴萨泽利用它去杀掉克拉卡托。里特洛克并不赞成这个计划,因为这会使他们将来也没有办法杀死克拉卡托。

摧毁龙穴长矛后,里特洛克来到斯奈夫破损的魔像前悼念,指挥官走过去与他交谈。里特洛克告诉指挥官他在迷雾之地遇到了格林特,她教他成为了一名魂武者。他觉得他愧对命运之刃公会的成员和格林特,因为克拉卡托还活着,而格林特、斯奈夫和伊尔却都死去了。他重申他要纠正这这个错误。队员们讨论了一下他们目前的处境,指出他们目前还没有能力击杀巴萨泽,只能拖延这位战争之神的计划。卡丝蜜尔指出他们需要指引,并且认为他们应该前往迷雾之地去亲自询问众神。里特洛克对重回迷雾之地持保留意见,但指挥官同意了卡丝蜜尔的想法。他们开始前往先代帝王之墓,那里有一道通往迷雾之地的传送门。

在先王之墓里,小队商议了他们的计划。在卡丝蜜尔坚持下,他们希望在里面找到答案,但里特洛克则再次强调了他的观点,即人类神祗抛弃了泰瑞亚。卡丝蜜尔拒绝接受这个观点。在接近入口时,他们遇到了娜狄捷女王,这位建立了烈阳之矛的先代统治者。她认为他们是盗窃的小偷,于是与巨龙守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终被打败并放行了他们。进到里面,小队遇到了瓦西国王,一个在战争中鼓舞人心的统治者。小队打败了他,获得了进入内部墓穴的通行证,遇到了先代王朝最后的统治者娜拉女王和达拉女王。

尽管凯西坚称巨龙守望不是约科的代理人,但双胞胎女王仍指责巨龙守望是约科的代理人,并声称先代王朝在她们死后仍在延续。她们攻击了小队。当她们被打败时,娜狄捷女王瓦西国王出现在队伍面前。瓦西国王并不相信巨龙守望是与约科合作的,他要求其他统治者思考指挥官的团队是否是掠夺者。娜狄捷女王要求小队表示对墓地和内部灵魂的适当尊重。指挥官这样做了,并承诺尊重她对于先代王朝的记忆,以证明他们没有恶意。在这种尊重的表现下,娜狄捷女王放弃了抵抗,允许队伍通过前往迷雾之地的传送门。

在穿越传送门后,队伍发现自己被分散到了一个奇怪而荒芜的地方。在搜寻了这个区域后,指挥官成功地与其他人团聚,并发现了一个被沙尘暴所掩盖的神秘谜题。在完成了这个谜题之后,这个貌似神明所设的挑战之后,一个传送门出现了。当队伍进入传送门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图书馆,只有真理女神克米尔在那里。

在她的神圣居所觐见后,克米尔告诉小队,其他众神已经离开泰瑞亚,以避免与上古巨龙发生毁灭性的战斗。据克米尔所说,巴萨泽拒绝接受这个决定,并威胁其他神明,如果他们按照这个计划行事,他就会采取其他行动。他的行为使得其余众神剥夺了的力量,并将他囚禁在了迷雾之地,在那里他一直待到里特洛克无意中释放了他。获得自由后,巴萨泽就开始寻找失去的力量,好打败上古巨龙,并将他们的魔法占为己有,以报复其他众神将他囚禁的行为。克米尔最后得出结论,其他众神早已不在,而她也即将跟随他们离去,所以他们无法也不愿帮助小队对抗巴萨泽。

卡丝蜜尔感到震惊,但最终她接受了祈祷已经无济于事的事实。团队也接受了目前拯救世界已经变成了他们的责任的事实。在离开之前,克米尔为对抗巴萨泽提供了一个关键的指导:去水晶沙漠寻找答案。根据这个提示,团队决定分头搜索:卡丝蜜尔前往北方寻找,卡纳克和里特洛克则去寻问卡纳克在暗影教团的联系人,指挥官则向南前往伊伦河湾找寻。

长途跋涉后,指挥官找到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凯索, 一个由被遗忘者建造的城市。这座城市早已被黄沙埋没,被当地人认为是一座失落的城市,但指挥官能够在致命的硫磺地区中确定它的位置。进入失落的城市后,指挥官遇到了一名受创的尊者萨迪兹,以及一群危险的塑形者与尊者的结合体。萨迪兹告诉他们这些结合体是由巴萨泽和帕拉瓦·乔科一起盗取的被遗忘者创造尊者的仪式魔法,用其将灵魂强制转化到铠甲之中,从而创造出巴萨泽的塑形者大军。

指挥官进一步了解了格林特遗产的真正用处:通过利用同样强大但不那么暴虐的其他魔法生物取代上古巨龙来维持泰瑞亚的魔法平衡。指挥官还发现了巴萨泽追捕瓦拉斯特的真正原因:克拉卡托的血液是瓦拉斯特的独有弱点,这意味着瓦拉斯特、格林特、龙血之矛和欧茹恩都是对付克拉卡托的有效武器。有了这些信息,指挥官通知了团队成员,让他们会合,以便返回迈古玛并保护水晶巨龙最后的后裔欧茹恩

Path of Fire Act 3.png 烈焰征途:第3幕

契约团指挥官见证了欧茹恩和巴萨泽的对决

指挥官原本计划在霸权之柱的高地与团队成员会合。然而,他并没有找到团队成员或空中飞艇,而是发现了巴萨泽。在一场短暂的战斗中,指挥官被打败了。欧茹恩前来保护指挥官,但她也被巴萨泽击败。指挥官最后看到的是欧茹恩被巴萨泽的锁链束缚,随后巴萨泽结束了他的生命。

指挥官在一个陌生、黑暗的地方醒来,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在附近发现了一个被关在铁栏后面的人,自称为帕拉瓦·约科,并告诉指挥官他已经死了,而他自己则是被巴萨泽带进来的,然后被关进了这个叫做地下世界的地方。在听了约科的胡言乱语之后,指挥官得知有一个灵魂奈娜会把自己介绍给这个地方的主人——古兰斯的仆人法官。他会派遣指挥官去完成一项任务,以恢复其名字和记忆,这样指挥官就能决定自己的最终命运了。

在打败所有自称是自己的其他灵魂之后,指挥官跟随一只鸟类,被引导着穿越了一段充满回忆的旅程。从第一次战斗经历开始,一直到他们面对各种来自泽坦的力量,再到上古巨龙本身,绯红战争,她对狮子拱门的攻击,墨德摩斯的崛起和他摧毁了契约团舰队,墨德摩斯的死亡,欧茹恩的诞生,最后是发现巴萨泽的踪迹,这些使得指挥官又重新获得了自己的记忆。

指挥官回到了法官那里,决心说服他让自己回到现实世界。法官没有能力让他的灵魂回到他的尸体内,但他猜测也许指挥官可以通过击败食魂者获得所需的能量,因为自从巴萨泽离开以来,这种野兽一直在捕食灵魂。如果指挥官失败,他的灵魂将会消失,但幸运的是,指挥官打败了野兽。并打开了一扇通往泰瑞亚的传送门,但在离开前,约科试图说服指挥官,他们需要他的帮助才能击败巴萨泽。指挥官告诉约科,他们可能需要他的军队,但不需要他,然后穿过传送门离开了。

在他们死亡的高地上,指挥官醒来,周围是他的巨龙守望成员和凤凰黎明号的船员。在说服所有人他实际上还活着之后,指挥官说出了他的计划,即伪装自己以骗取足够强大的军队,从而在巴萨泽的手中解救出欧茹恩。

指挥官随后拜访了暗影探员奇托,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伪装成执政官伊布鲁指挥约科的统帅和军队。根据奇托的情报,引诱伊布鲁离开骸骨宫殿的最佳方法是通过在村庄中展示烈阳之矛的宣传品和在骨墙南方的苏醒营地展示烈阳之矛胜利的迹象来制造烈阳之矛骑士起义的假象。指挥官用烈阳之矛宣传品代替了纯洁之村建筑物上的约科肖像,并在前往骨宫的路上清理了附近的苏醒营地,并贴上烈阳之矛的旗帜。在放置了许多即将到来的烈阳之矛士兵的标志后,指挥官前往骨宫等待伊布鲁的出现。

骸骨宫殿的入口附近,指挥官遇到了卡纳克、里特洛克和卡丝蜜尔。据报告,执政官伊布鲁正在前往宫殿与大维齐尔阿图米什会面,小队趁机将伊布鲁抓住,代替他出现。卡丝蜜尔施展幻术魔法,让指挥官看起来和执政官伊布鲁一模一样,其他成员则看起来和低级苏醒者一样。他们成功的进入了宫殿,并没有被识破。

在骸骨宫殿的大厅里,假装成执政官伊布鲁的指挥官与阿图米什和地虫统帅奥萨·艾克洛交谈。指挥官命令他们为对抗巴萨泽做好战争准备。尽管阿图米什负责民政事务,他虽感到惊讶但依然按照命令准备战争,并且从一开始就对约科的归来持怀疑态度。然后,艾克洛立即表示忠诚并将她的部队投入到这项伟业中。她还透露了其他几位部队统帅的位置,奥根维金宫殿,而奥卢瓦则在魂都附近。指挥官与卡纳克、里特洛克和卡丝蜜尔成功地离开了骸骨宫殿,依然没有被揭穿。在讨论完之前的谈话后,他们决定搜集有关奥根的信息,并在维金宫殿见面。

在维金宫殿,卡丝蜜尔再次给团队伪装。奥根告诉指挥官,尽管他愿意借出他的军队,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附近有一座塑形铸造厂,还有一个传送门可以提供增援。奥根也不能让他训练的新兵攻击铸造厂。指挥官提出带一些新兵前往,然后摧毁传送门,并命令奥根把他的部队带到克达什集市广场

巴萨泽在约科王国的空中花园与克拉克托对峙

之后,小队前去会面奥卢瓦·伊兰科。当指挥官到达时,卡纳克和里特洛克(伪装后)已经在与野兽统帅交谈,他们赞扬指挥官的驾驭能力。野兽统帅感到好奇,并介绍了他们的马术技能,可以利用亡灵力量加速骑行。然而,野兽统帅拒绝让她的部队由无能的人领导。为了赢得她的信任,指挥官必须使用这项新技能完成一场比赛

随着三个统帅都已经承诺提供他们的部队,巨龙守望成员在克达什集市广场聚集,准备进行最后的战斗。里特洛克把苏哈辛给了指挥官,声称巴萨泽只会关注他们,不会料到指挥官会有这个东西,从而给指挥官杀死神明的最好机会。团队随后分开来保卫市集。指挥官与无数的塑形者战斗,直到巴萨泽的战兽带着欧茹恩强行进入。指挥官追逐战兽,此时泰蜜试图联系指挥官,但无法联系到。在约科国王的空中花园的顶端,战兽开始吸引克拉卡托的注意。待到指挥官到达,他摧毁了战兽,从中释放了欧茹恩。与指挥官一起,欧茹恩杀死了巴萨泽。神明的死亡导致大量的能量释放,其中大部分被克拉卡托吸收,但欧茹恩也得到了一部分。随后,欧茹恩飞走了,克拉卡托紧跟着她。战斗结束后,团队的其余成员到达,一致赞同回到自由城市安努讨论所有的事情。

在安努,指挥官与泰蜜会面,告诉她克拉卡托强化后的状态。一位信使到来,宣布庆祝指挥官的胜利,他在路上遇到了阿图米什。他秘密透露指挥官正在冒充伊布鲁,阿图米什匆匆离开。在派对上,指挥官被要求致辞。之后,他们在码头会面,讨论下一步的计划。指挥官提议重组巨龙守望,玛乔丽·德拉奎重新出现。卡丝蜜尔和玛乔丽在彼此道歉之后,大地震动了。一场过场动画展示了克拉卡托在水晶沙漠上空飞行,将下面的一切都变成烙印。烈焰征途剧情以一个少年欧茹恩咆哮的镜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