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乔丽的故事:最后一根稻草(Marjory's Story: The Last Straw)由Angel McCoy撰写的一篇小故事

文本

第一章

男孩的年纪不超过十八岁。血泊映照着神佑之城的灯光,他临死前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仍在我的耳畔回响。

我直击事实,“你杀了他。”

Divinity's Reach (Marjory's Story).jpg

“我在照章办事。”内阁护卫亨利克·贝克尔已经靠了过来,距离近得我甚至能够闻到他呼吸之间透露出的洋洋自得。他的制服和我的一样,绯红和银白,自从我加入内阁卫队起就穿着它了。他也曾经和我发过同样的誓言——保卫并服务于科瑞塔内阁与神佑之城。而现在,他却未经审判毫不迟疑的杀害市民。

动作十分迅速,在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意识到之前,我已猛地将他掼在了石头墙壁上,前臂用力抵住他的下颌,双脚做好抵抗反击的准备。我在指尖上燃起了一缕闪耀的死灵怒火——凑在他眼前,让他没法忽视。

他还是避开了,从威胁面前别开自己的脸。

我的声音听起来已经不像自己的了,“我们刚刚打算带他回去问讯。”

“那大概是你的命令,但不是我的。”贝克意外的底气十足,听起来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就好像他才是占上风的那个,“这是一个限定知情的任务。”

内阁之前收到谣传,有名男孩曾目睹一桩可怕的罪案。我现在的上司派遣贝克和我带他回去,带,他,回,去,而不是杀了他。

“你别想逃脱干系。”我说着,毫无风趣可言。

“你能做什么?把我移交给炽天使?这可是通过贿赂一些高级部门而得到批准的,远远超出我们级别的部门。在炽天使们盘问完你以前,我就能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然后,你才会是有麻烦的那个,不是我。”

Marjory portrait.jpg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对的,内阁护卫的腐臭已经让我倒胃很久了。我最后一次猛推他的下颌,把他的头磕在石头上,然后放开了他。然而,我并没有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明智之选。”他说,“听着,别那么幼稚。这个城市里有上千人,一个死掉的陌生人算得了什么?内阁保护我们周全,这才是最重要的。低下你的脑袋照着吩咐做事,你或许也能挣得限定知情的地位。在一些碎嘴的市民溜达过来以前,我可要赶回部里去了。”

我颤抖地很厉害,甚至无法作答。只能看着他一路走开,听着他那木制的鞋跟平稳地叩击圆石的声音,咀嚼着这最后一根稻草,最终的,无法辩驳的证据,证明我正与歹人为伍。

“有人吗?”某人以清寂如坟墓的声音说。

我转过身去,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鬼魂,那个男孩的鬼魂。我的死灵能量在体内汹涌起来,对这位新死之人的出现做出回应。我让力量舒展开,在身体里流转起来。

第二章

“有人吗?”鬼魂男孩重复着,开始有些惊慌失措,“有谁在那吗?”他背对着我。

我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些,就像在和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动物或是吓坏了的孩子说话,我双管齐下,“门德尔,没事,你并不是一个人。”

我可以为他安魂,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送他前往迷雾之地,那里……好吧,天知道那里会不会比这好上一点,很有可能更糟。

“你……你是谁?”以太介质扭曲了他的话音。

“这不再重要了,告诉我一件事然后我就送你去神明之所,昨天你到底看到了一桩怎样的犯罪?”

男孩半透明的形体泛起了涟漪,我能看到他脸上浮现的恐惧,“我……我……”

我驱动自己的魔能触碰着他,就像母亲的轻抚一样引导他,看着他放松下来时,“你可以告诉我。”

DR screenshot (Marjory's Story).jpg

他把自己的脸埋入双手中,“他们带走了一名……女人……到地下室。他们对她使用黑魔法,她在尖叫,但很安静。她的嘴是张开的,但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的眼睛……”

“很好,是谁干的?”

第一次,鬼魂男孩直直注视着我,他说,“大臣——”

在我身后传来了能量的噼啪声,刹那间爆发开来。能量从我的左耳侧飞驰而过,出于本能我向一旁翻滚躲避。但法术并非冲我而来,它结结实实的击中了鬼魂男孩的胸口,并将他掀飞了起来,向后推去直至半空。

鬼魂男孩的胸口在他的尖叫声中支离破碎,随即被一个从世界基质上撕开的空洞吸入迷雾。

紧接着我站稳了双脚,但对鬼魂男孩来说已经太晚了。我进入了追踪模式,那个死灵法师已经掉头离开,却留下一条能量的余波,如果抓紧时间就可以追上。我冲了出去。

在小巷的尽头,我飞奔入一条宽阔的街道,停住脚步寻找着我的猎物。

一团死亡气流忽然在我身边爆发,紧紧纠缠,无法驱散。腐臭的气体夹杂着颗粒,附着到我的皮肤和衣服上,涌入我的口腔和鼻子里,刺激我的双眼使我流泪。我奋力反击。你大概会觉得作为一名死灵法师应该能习惯这些,但味道却不行,你的身体会本能地做出反应。我强忍住捂住自己嘴的冲动搜索着四周的环境。

那里!在街道的另一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影滑入了阴影。

我朝着人影追去,在快要赶上时来到了另一个拐角。我得到过教训了,因而放慢脚步伏下身子,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边缘地带。

没有迎面袭来的恶心气息,也没有等候战斗的目标,“没有人。”

Marjory screenshot.jpg

我慢慢站起来,就在我完全站直的一瞬间,有人轻轻地来到了我身后。手臂紧紧的环住了我,以至于战斗也好逃跑也好,这些本能都没来得及发挥作用。接着,一把刀出现在我的喉咙旁。

我僵住了,当你处在这种状况下,除了听话外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别紧张。”从抓住我的人身上我感受不到任何的死灵能量,这是另一个人。“你追捕的家伙叫做阴森的克莱格,雇佣术士。你大约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了。”

我问,“你是谁?”

“仔细听着。”低沉的声音说,“这座城市里有好几股势力在运作,以现在的世道,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毁掉我们所有人。联手,你我就能做出一些改变。”

我的身体放松下来,神经也不再紧绷,我的呼吸也终于恢复平顺,“这对我们的交往还真是个良好的开始啊。”我的幽默感甚至也回来了。

“一定不要忘记,我会保持联络的,你可以称呼我为E。”

在我意识到前我已经被松开了,喉咙也安然无恙。我转身查看却没有任何人的踪迹。抓住我的人——E——就这样将我独自留下,在这没有月光的夜晚,铺着圆石的街道边缘,弥漫着腐败的蔬菜和狗的排泄物的味道,而我只有一个想法,“我需要一份新工作。”

次日,我上交了自己的徽章。从这天起,我作为玛乔丽·德拉奎,私家侦探,接下了我的第一桩委托。我雇佣了自己来揭穿藏在鬼魂男孩谋杀案背后的阴谋。我现在尚未取得成功,但我会的。不出意外的话,所有人终将汇聚在迷雾之地,而我们死灵法师所拥有的便是足够充沛的耐心。

资料来源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