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亚的所有种族中,猿猴一样的穴居人是最不被看重,并被远远低估的。作为一种身披毛发的类猿双足直立生物,穴居人能够使用语言、工具和武器。他们甚至拥有风格一致的着装,但仍缺乏许多先进社会所具备的服饰特征。他们徘徊于文明世界的边缘,以穴洞为家,被周边发达文化的群体视为充斥着劫掠者和强盗的劣等种族。尽管不少穴居人的确热衷于为匪为患,但他们中更多的人仅仅只是希求一个不被侵扰的宁静之所。

生物特征与社会性

"我们温和,我们谦卑,我们观察并等待着别人先跌倒。"

— 穴居人古谚

穴居人的形貌近似猿猴,体型稍大于人类平均水平,周身覆盖着灰色调的毛发。由于类猿的面貌和体态,夏尔学者们曾推测穴居人一族是人类的低等形态,或者人类是由神明进化改良过的穴居人分支。

穴居人原画a.jpg

另一方面,人类学者则指出穴居人宽阔而前倾的肩部和趾行的身体特征——这两者均为夏尔所具备——由此可见夏尔与原始的穴居人之间的亲缘关系。然而与夏尔并不相同的是,穴居人采用弹跳的方式向前跃进,这一行进方式给予他们足够的高度以看到更远的目标,稳健的步态则令他们在岩石地带中拥有独到的优势。

通常,数个穴居人家庭组成一支小部落,在一个或数个萨满的领导下生存。这些萨满引领着部族成员的精神世界,同时也负责日常生活的管理。萨满们能够支配魔法力量来保护他们的畜群,并执行他们所信奉的神明的意志。

穴居人倾向于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不时也会靠拾荒谋生。他们从不耕作,虽然会蓄养牲畜,但并没有驯化动物。穴居人没有建筑,仅仅以自然形成的洞穴为家,并用岩画、拾得的木头、偷来的玻璃球以及其它杂碎的物件来装饰这些幽蔽的居所。

服饰与装备

穴居人具备一定水准的制皮工艺,并能够打造一些简陋的金属武器和工具。尽管单穿裹腰布会让他们感到更为舒适,穴居人武士在出击时仍会装备上沉重的皮甲和防护头罩。作为身份的象征,穴居人萨满会穿戴五彩斑斓的头饰与项链,这些饰物会使用稀有的羽毛或敌人的骨头制作。

穴居人的武器锻造通常只是对诺恩、人类或夏尔的拙劣仿制,他们使用营火加工得到的暗金属制作成镰刀状的斧子,制造弓箭来袭击远处的猎物。穴居人的鉴别能力很差,他们会从其他种族那里偷来形形色色的武器和工具,然后根据自己的需求改变这些物品的用途。

穴居人服饰.jpg

历史

“火焰温暖,但也会造成灼伤。神明庇佑我们安全,但同样会导致毁灭。我们杀戮....或者被杀,这一课,就这样。”

— 库吕普斯, 穴居人突袭者

穴居人是泰瑞亚,特别是阿斯卡隆地区的原住民。关于这个种族的最早记载,见于人类到达这片土地之前,夏尔早期军团的颂词。在这些资料中,夏尔总被描述成胜利者,驱使着穴居人拉动夏尔指挥官乘坐的庞大战车。夏尔的压迫使穴居人逃往席瓦雪山和裂脊山脉甚至更远的地带,在那里勉强求存。

分离而无助,穴居人在人类王国阿斯卡隆和其它地方以劫掠为生。当夏尔在烈焰军团的统治下再度来袭,他们成功收编了(更多情况下是奴役)许多当地的穴居人作为士兵,然而事实证明穴居人很难被组织起来整队做战,一般只能用做斥候。

阿斯卡隆陷落后,穴居人又回归到他们贫瘠的生活状态,游离于文明的边缘。很少有种族会对他们抱有需求或者兴趣来接触,毕竟穴居人对个人财产缺乏尊重,背信多变的行为举止让交易变得难上加难。有一些种族的个体曾试图把穴居人当做潜在的盟友,廉价劳动力或者好骗的傻瓜,但最终结果总是不如人意。

如今,穴居人的生活方式仍和数百年前一样,迷信而封闭,对外部世界的好奇仅仅局限于杀掉所有误入他们领地的生物和渎神者。

信仰

是正确的, 的信仰有误,他们 全部是异教徒。

— 索克洛克, 穴居人萨满

穴居人因信仰而维系,并以信仰而分割。他们笃信萨满教,但又在万物有灵的解读方式上有着各自的趋向,因分成诸多派系,彼此水火不容。

概括来说,穴居人相信在一些特别重要的地方、个体和事物上灌注着强大的精神力量。不同于诺恩对众灵的信仰,认为野性之灵存于其所有子系中(例如,熊灵与所有熊类同在),穴居人认为众灵无处不在,一些特别的不寻常的生物或事物则具备着施展神迹的力量,因而值得崇拜(例如,有一头熊很强大——我们该信奉它)。穴居人希望能通过增强一个特定事物、地点或生物的力量,来获得它的青睐与保护。

穴居人岩像.jpg

由此,穴居人的崇拜对象名目众多,从自然造物到异常现象乃至强大的生物。有的部落会为一块状似穴居人面孔的岩石奉上供品,也有的部落会尊敬一个沼泽巨兽,将过往的旅者献祭以保自身周全。崇拜的深刻程度与诚意都将触发部落之间的竞争与冲突,他们都认为自己拥有真正的信仰,其他人都在蒙受伪神的误导。

有时,穴居人会陷入大规模的宗教活动中,整块区域的多个部族都将卷入其中。在这短暂的宗教狂热期间,穴居人会背弃原本的信仰转而投向新的崇拜对象。这些时期内,穴居人也变得极度危险,由于新旧信仰的不断碰撞最终会引发血腥圣战,任何非穴居人的种族都被视为潜在的皈依者、人质或敌人。

这些迷信的穴居人,因为排外和看似荒诞的崇拜对象而被其他更为先进的种族所轻视。对于穴居人的信仰,人类和阿苏拉最不以为然。诺恩人则抱有一些同情,认为穴居人只是迷失了野性之灵的本质。夏尔对穴居人的压迫有着历史渊源,在纠正他们信仰体系方面最为强势,迷信的穴居人很容易盲从于擅长操纵他人的团体,受到如烈焰军团的摆布。更有甚者,一些夏尔在穴居人的万物有灵论和人类的六神宗教中分析出相似之处,对此,穴居人和人类都大为光火。

幕后

当穴居人第一次出现在“激战”阿斯卡隆战记的测试版本中时,他们被称为“Trog”(出自1970年的一部恐怖科幻电影),但这个早期的命名规则早已弃用,仅被记载于维基库内对应条目底部的注释里。在“激战2”中,穴居人本来的命名为“Grawl Udolyte”,该名称被写作“Trog Udolyte”与“troglodyte”更具实际意义,其中“troglodyte”通常用于称呼史前的穴居人类。虽然在“龙与地下城”的玩家中,该名称被用以指代会散发出恶臭的蜥蜴人,而穴居人的设计则更多参考了尼安德特人的画作与资料。

在“激战”一代游戏中,穴居人被设计为反派角色,但并未出现在任何主要剧情任务之中。他们深受夏尔的影响,被所有人低估。在泰瑞亚的众多种族中,穴居人被“激战2”的世界远远甩在后方,止步不前。在两部游戏间的250年内,并非所有种族的文明进程都能得到提升,分散而原始的穴居人是最符合这一设定的,他们仍停留于“阿斯卡隆战记”时代的状态中——无论结果是好还是坏。

穴居人萨满

另见

佚闻

扩展链接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