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拉从他们的地底城市来到地面上,他们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明那句谚语“困难仅仅是机会的另外一个名字而已。”从他们在灰色沿岸的废墟中谦卑地成长开始,阿苏拉迅速崛起。他们的传送门把泰瑞亚的主要城市连接起来,而他们的智慧使他们成为一个值得尊重的盟友,或者一个让人害怕的敌人。

深埋于地下,在泰瑞亚大陆的根基里,激战正酣。

巨大的冲击波摇晃着狭窄的通道,尘土和碎石如雨般从崎岖不平的石壁上坠落。尖利刺耳的声音回响在通道里,每一次碎骨般的冲击波都让更多的沙砾坠下。德里克斯将耳朵紧贴在脖子上,拿着偶水晶乙醚发射器冲过通道。

“我知道你在这,德里克斯!”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不比周围的嘈杂声大多少。“我可是超音波图形工程师!你是不是觉得我发现不了你?哈!”

德里克斯在声波冲到他身上之前就看到了 — 空气的运动预示着一股致密的声波正在接近他。他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就在他寻找掩护的一瞬间,声波击中了他。伴着咆哮刺耳的可怕声响,冲击波将他翻转着撞向了岩壁。“唔!”他咕哝着,可这微弱的声音很快消失在了周围的嘈杂声中。

“看到了吗?”那个声音又响起了。“谁都不可能通过我的超音波通道!建通道的人可是对超声波免疫的,不过斯克鼠的听觉可是非常灵敏的!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耳朵可是……”

德里克斯翻身跳出通道,乙醚发射器已经架设,瞄准,准备妥当。末端的水晶球闪烁着奇异的粉色光芒,一束光射向了通道的另一端。

“非常灵…嗷…耳朵…呜”那个声音消失了,砰的一声,失去知觉的身体撞向了石头地面。

德里克斯抓住机会将乙醚发射器装入腰带全速前进。他越过石头障碍和岩屑,毁掉设施,最后他稳稳地跳到了一个失去知觉的女性阿苏拉身边,受到乙醚发射器光线的影响她还在微微抽搐。紧贴她身后的是一台从掘洞人的零碎玩意改装过来的粗糙的超音波发射器。

“要是我不带个耳塞,这玩意能把我杀死。不赖啊,庞兹。”德里克斯起身将超音波发射器的扭矩去除器拉掉,关闭了仪器。机器慢慢停了下来,他在黄铜色的去除器上呼了一口气,在袖子上擦了擦。噪音消失了,他把耳塞拔出来笑着说。“不过,还不够好。”他掰开去除器,好奇地朝里面看起来。

“别…”庞兹说,她的声音因为乙醚发射器的原因而变得颤颤巍巍。“我的超音波通道给你了。我不想死…”

“我可不想要这个玩意。”德里克斯把去除器塞到庞兹的口袋里。“我是来拿别的东西的。”德里克斯小心地俯下身子,脱去了她的左鞋。他用小巧的手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背包。他停下来看看她,又弯下身把她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我觉得,还得带上这个…”德里克斯咕哝着。

“那你干嘛不离我远点?”庞兹呻吟着,她的眼睛里露出半清醒时的烦恼神情。“离我远点!”

德里克斯站在那,裹了裹衣服。“你是我的克鲁的一分子,庞兹,”他咆哮着。“你以为我会忘了这一点吗?”他轻蔑地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再次取出偶水晶乙醚发射器握在手里,消失在地下深邃的通道里。


派莫德斯

终极破坏者上古巨龙派莫德斯的先驱者的到来使整个世界的表面都震动了,而它给地底带来了更大的破坏。虽然一队坚定的英雄击败了终极破坏者,阻止了上古巨龙的觉醒,但它的破坏者依然存在,而它们造成的破坏十分巨大。矮人响应远古的召唤,执行崇高矮人的仪式,把他们自己转变成石头矮人,与他们自古以来的敌人战斗。但是,他们不是在地底深处洞穴中对抗破坏者的唯一种族。

在破坏者崛起以前,阿苏拉是在泰瑞亚深处的主要种族。他们凌驾在其他种族之上,主要跟斯克鼠对抗 — 一种在阿苏拉看来是丑陋的,危险的寄生虫的生物。虽然阿苏拉集合了智慧和魔法的力量,但几个世纪以来,破坏者依然是首个不会被轻易击倒的敌人。他们的秘法议会以为破坏者是可以被阿苏拉的技能和智慧轻易消灭的。他们的骄傲自大使他们的地底文明被迅速破坏;几千年的建设,就被上古巨龙的力量毁之一旦。

Asura Intro Shared - Cave Opening - Final concept art.jpg

然而击败终极破坏者不能阻止上古巨龙的最终觉醒,仅仅是延缓了这个过程。在它的先驱被击败的大约50年后,派莫德斯觉醒了,这一次是真正的觉醒。它的仆从开始在深处四处传播,消灭了很多地底种族,这些种族的的名字现在只能在阿苏拉的记录和传说中才能出现。从这场恒久的战斗中幸存下来的种族被迫离开地底深处的城市,在更接近地面的地方重建家园。到现在,阿苏拉逃亡者已经确定了他们在地面的地位,在这个新世界重组和重建了他们的文明,建造了他们的城市 — 拉塔索姆

秘法议会

Asura Workshop concept art.jpg

自古以来,阿苏拉就是建筑师和发明家,利用魔法就像其他种族使用简单工具一样。他们虽不如矮人那样古老,但他们是一个更有活力的种族,他们的精力都用在不断的发明,实验和研究魔法本身上。根据他们的古老档案管的记录,在阿苏拉的地底支配领地,至少有6个跟拉塔索姆同样规模的城市,虽然没有一个城市在浩劫中幸存下来。当其他种族坚持认为这些关于阔拉索姆这样的大都市的传说是夸张而不可信的,阿苏拉简单只是简单的回答说,其他种族是因为太愚蠢了所以无法理解他们已经失去的辉煌。

阿苏拉受一个国家的精英智囊团 — 秘法议会的领导。不幸的是,现实情况是大多数的阿苏拉更愿意当一个发明家而不是官僚,而这些议员的上任完全是因为他们在议会职位空缺的时候跑得慢了一点。现在的秘法议会支配着拉塔索姆,高级议员弗拉克斯领导。在议会就职的成员包括著名发明家,知名外交官,和三个阿苏拉学院的院长。

所有阿苏拉的职业生涯都是在他们父母的实验室中当学徒开始的,协助各种项目直到他们能独立实验。当他们到了跟父母吵架的时间多于帮助父母的时候,他们就会被送到在三大学院之一任职的大师那里当学徒。大师们要对这些学生的成长负责,直到他们毕业,然后加入一个属于自己的克鲁。通过这种传统的学徒制度,年轻的阿苏拉得到了丰富的教育,而他们的指导老师得到了免费的实验室助手。甚至当他们完成他们之间的合约时,阿苏拉依然对他们的母校有着狂热的忠诚度,他们经常争论说其中一个学院的魔法理论是另外两个学院理论的基础。

克鲁

阿苏拉的文化制度是组织严密且非常灵活的。他们的社团由那些聚集到一起来完成更大任务的个人组成。这就是他们的克鲁制度:一个项目形成,然后带头人召集那些最有用的或者能干的人,直到项目结束。阿苏拉的克鲁通常是暂时的,持续时间要看项目的要求,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就会解体。这些克鲁通常保持联系,与他们认识和尊重的个体组合和重组,避免那些不能和睦相处,或者觉得不合规矩的人加入。

阿苏拉评判一个人是根据他们的名声和工作的熟练度来评价的。他们通常会在学院训练时选择一项特长,之后他就可以在这个他擅长的课题上获得最具权威的地位,这样他就可以在某个前沿科技的克鲁中得到一个位置,以执行更好和更具挑战性的任务。

土层猛烈摇晃,隆隆作响,相互撞击,尘土在螺旋形的碎石中翻滚。在这台螺旋岩层挖掘机后,尼姆正在呼哧呼哧地推着这台机器,想要快点用它穿破岩壁。这机器比他都大,螺旋的叶片向前汇聚在一点,后面是扁平的,看起来就像某个巨大的野兽的爪子 — 或者像愚蠢的诺恩人在冰冻的山脉里崇拜的那枚大牙。尼姆一脸愁容,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让这个锥形的挖掘机转动起来。

每晃动一下,岩层挖掘机就向前移动一下,尼姆就在它后面缓慢地爬行。他完全不顾身后的通道已经快被挖出来的碎石埋住了,这也不错,因为他就不用担心后面有东西会偷偷接近他了。多棒的主意!呸!那个可恶的克鲁里的蠢货们。他马上就逃出去了!

一阵晃动穿过地面,猛烈摇晃着尼姆,他的挖掘路线向南偏移了三度。他咒骂着,迅速跳出岩层挖掘机到前面查看。他有没有超载焊接机?有没有加满奥术模拟器?都没问题。问题可能出在护符稳定器上…

又晃了一下。这次肯定不是机器的问题。尼姆把护目镜推上额头,仔细倾听,黑色的眼睛在他脸上唯一一处干净的地方眯起一条缝。“庞兹那该死的超音波通道,”他猜想。“蠢货。她会被别人发现的!最好偷偷行动别引人注意!…”

尼姆再次开启挖掘机,把肩膀塞进后座安全带,用力推动机器。他使出全身力气,钻头钻入了下一个岩层。石头碎裂时,尼姆欢快地叫了起来 — 在石头与挖掘机突然毫无阻力地向前开动时,他欢快的叫喊变成了尖叫。

“不!”他尖叫着,攥住机器后面的把手。“竟然是一个洞穴!我的计算肯定出错了 — 我应该一直待在磷氯铅矿石里的!”轻微的震动迅速增强,脚下的地面开始崩裂,马上就会完全坍塌。他不得不放开把手逃命,尼姆急忙向后爬 — 可他突然发现自己被他挖出来的碎石挡住了。巨大的裂缝撕裂了地面,尼姆突然看到命运的转机在他面前出现 — 几千只斯克鼠,这些小怪物们从他们城市里新挖出的洞口中抬头观望。大洞穴的另一头,尼姆看到了闪烁的阳光。一条出去的路!

可他到不了那里了 — 就算他没死,也有几千只啮齿动物挡住路。

石头碎裂,发出吱嘎的声响。就当最后一块石块崩塌时,一条绳子 — 不,一条围巾!— 在他身边摇晃。“庞兹!”尼姆喘了一口气,高兴地抓住它。他拼命地抓住这最后一丝希望,此时,岩层挖掘机坠落进了斯克鼠人的城市 — 洞穴中。

“庞兹!”尼姆顺着围巾爬向前面的墙壁边缘上。翻过边缘,他看到了一个高兴的阿苏拉。“你救了我!我就知道你还念在咱们在一个克鲁里工作过,庞兹…”气喘吁吁的尼姆僵在那里。“是你!”

德里克斯笑笑,矫正偶水晶乙醚发射器。“如果我用这玩意射你,你就会一头栽进我们那些邪恶的小朋友堆里。你知道他们像那样聚在一起的时候有多聪明 — 我打赌没什么地方比斯克鼠城的斯克鼠还多。”

尼姆慢慢举起手以示投降。“波克大师完全不知道他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来到下面这个地方。我们不能落到他那样的地步!”

“恐怕我们必须像他那样。快点把鞋脱了,我要走了。”

尼姆使劲摇摇头。“我不会帮你的。不管你干什么,我不能让就这样走掉,德里克斯。我们俩总有一人要爬到地面去。”

“我已经到了。”说完,德里克斯扣动扳机,水晶球闪出光芒。尼姆的身体抽搐成弓形 — 就在他栽下去的一瞬间,德里克斯用腰带抓住他,把他拉离石头的边缘。下面,一千双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邪恶的光,一千种嘶嘶的低语在石头间回响。

德里克斯把尼姆失去知觉的身体靠在洞穴的岩壁上,脱去了尼姆的左鞋,和庞兹的左鞋一起塞进背包。“现在克鲁里还差一个人了,”他喃喃自语,检查了一下护腕上的跟踪光线。“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静力学院

那些加入静力学院的阿苏拉是建筑师,他们专门从事永久性建筑和大型项目。这些阿苏拉在本质上更加保守和谨慎,他们相信测量两次,切割一次然后再测量一次。他们深思且善于分析,也喜欢研究实际应用。学院的杰出毕业生包括魔力磁悬浮石的发明家,阿苏拉用这些石头当做他们大型建筑的力量之源。他们把静力学院视为具体的实物,岩石的真实展现,一个在校友和学生的持续努力下不断增加和删减的建筑。这些阿苏拉制作建筑高仑,钻机,和其他一些巨大坚实的设备。他们是永恒炼金术的中心,阿苏拉文化发展的坚实基础,令社会的齿轮严密运作的支柱。

静力学院的发明:地形中继器,准增益调整器,通神学示波器,元勘测咒语,十字咒背带,反重力桥墩。

动力学院

Zojja Golemancer concept art.jpg

动力学院的阿苏拉最好被理解成小物件的发明者,迅速解决问题的创新型大师。他们愿意生产那些只需要能维持他们的需要,让他们有时间来实现下一次直观的飞跃就够了的东西。他们精力充沛,充满热情和冲动,倾向于在研究好可能产生的结果之前就开工。他们喜欢了解其他种族怎么做事情…以便可以盗用…或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改进他们的魔法理论。他们的顾问说,如果你没有从实验中学到任何事情,那这个实验就是失败的。在永恒炼金术中,他们通常被看作是传动齿轮和宇宙运转的主要动力。

动力学院的发明:罐式增强器,月面影像紧固件,扭矩去除器,业报压力计量表,动力法术搅拌器,魔法物理电枢。

协同学院

协同学院内,阿苏拉都从事构建能量和创建联系。在这里你能找到更多的奥术思考者,这些人研究魔法本身的原始因素,摒弃固态的物质世界。他们的学术通常更具哲理,也更习惯于处理政治和社会理论。这些阿苏拉的兴趣在于模式是如何形成的,误差是如何传播的,以及杂乱无章如何变成理性的系统。然而,专注于学习心理学也使得他们更加神秘 — 即便对于阿苏拉来说,他们也太神秘了 — 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知道别人的思维是如何运作的…更知道如何捕获这些思维!甚至这个学院的最伟大的校友都会有点目光短浅,设计出那些无用的规划,构建出心理学推论,却不在实验室里进行坚实的论证。当学院的成员谈到他的母校时,他们通常会说这个社会结构是在他们的监督指导下,同过他们的之间的联系而构建的。这些阿苏拉通常认为他们自己就是这些观点的“学院”。 协同学院的发明:量子图表,偶极式法术矩阵,咒语顶点,灵敏魔法读出器,巫术控制杆,自限制附魔线圈。

嘀…嘀…嘀…

沃拉跪在球形水魔咒蒸馏器旁,当她调整刻度盘重置光环横向贯轴时,她把盘起来的长辫子甩到身后。她咕哝着,身体前后晃动,用手里的遥控器一遍又一遍的检查是否一切正常。

德里克斯的手紧紧扣在他的偶水晶乙醚喷射器上。炸弹设置完毕,预触发器启动,她用了足够多的水晶发热剂来提高整体水平 — 他很走运。

她的左靴正放在门边的桌子上。

“十,十…不,不。这个马上要到十一了!开始吧。”她笑了笑,露出一排剃刀般的尖牙。

“很好,沃拉,”德里克斯从地下洞穴岩壁上一个隐秘的小洞中发出声音,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保持平和。“慢慢站起来。后退,面向我,把手举起来。”她转过身 — 比他想象的速度要快很多,德里克斯害怕地向后缩。那台蒸馏器竟是一颗炸弹,伟大的炼金术!

“德里克斯!”她欣喜地尖叫,把遥控器揣进马甲里。“我还以为你死得像那个老…嗯…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波克大师,”他冷冷地补充到。“不,波克现在很好。当我们不小心走进斯克鼠城里时,他开启了人员传送器。”


“人员传送器?”沃拉陷入沉思,前后踱步。她盘起来的辫子微微地在她漂亮的耳朵两边摇晃。“那可是斯奈夫的装置,不是吗?嗯。波克真是个有头脑的贼。”她举起一只手,慢慢抚摸着自己的耳朵,她的指尖轻轻地压在她可爱的宽额头上…

“想想大奖,德里克斯!”他跟自己说,试着不让她知道他一直在盯着的东西。

太迟了。沃拉眨了一下眼。

“得了吧,德里克斯。你知道到这里的每一个阿苏拉都是为了自己。”她向他迈出迷人的一步,他都能闻到那令人陶醉的燃油和臭氧微粒的味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上你。毕竟我们曾在一个克鲁里工作。”

“来吧。和我爬到那上面去。我在那设置了一个禁锢平台。”她又向他迈了一步,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数个复杂的数学方程式。“一个力气泡会把我们包起来,蒸馏室的爆炸会把我们推向地面,都碰不到你那宽大的…”她又走了一步,“宇宙磁…”又是一步,她的嘴唇离他也就几英寸了,“…工具箱。”

忽然,沃拉从他手中夺下喷射器,向后退了几步。“蠢货!”她带着胜利般的喜悦说。“我赢了!”

“那个禁锢平台只容得下一个人,是不是,沃拉?”德里克斯问道,沃拉继续后退,手里用力攥着这把武器,瞄着他的脸。“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带别人出去。你调整那个蒸馏器就是要把洞穴炸垮。如果斯克鼠没把我们杀死,爆炸也会把我们杀死!”

“就好像我多么在乎似的!”她厉声说到。“我才是天才。不是你,不是那帮蠢货,只有我。如果我回到拉塔索姆,我会跟他们说当我们发现斯克鼠大侵袭时那些人都死了,还有你是有多么勇敢,我还会向波克大师解释这一切,然后他就会给我奖励 — 不然我就因为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这些老鼠的行踪而毁了他那个老脑子!”他死死抓着喷射器,露出尖牙跳到蒸馏器平台上,昂首站在那里就好像她已站在了世界之巅。

“而我只要按下这个遥控器…”沃拉在马甲里摸索着。

“是这个遥控器吗?”德里克斯举给她看。

“你!”她举起喷射器开火 — 一股薰衣草味的漂亮烟雾喷了出来,洞穴里香气四溢。“把遥控器给我!没有那玩意,蒸馏器炸不了!”她哀嚎着。

令人愉悦的香气充满整个洞穴,德里克斯喊到,“看来你分不清什么是偶水晶乙醚喷射器,什么是偶水晶乙醚发射器,沃拉!”他和沃拉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在烟雾的掩护下,德里克斯从桌子上拿起靴子,跳进洞口,逃到了下面的洞穴里。

审讯团

Reactor Shaft concept art.jpg

虽然不是一个真正的学院,审讯团审讯团是阿苏拉文化中的最大克鲁,也是一个相当新的组织。

当传统的阿苏拉在三大学院里进行学徒培训的时候,审讯团已经开始举办企业培训了,这个过程更像是一系列的优秀能力测试。如果阿苏拉通过了测试,她会立即接受下一个测试,而她在审讯团的权限也会被相应提高。当然,这个过程会充斥着谎言与作弊。

加入审讯团的阿苏拉不会像其他阿苏拉那样可以从学院里毕业。一旦加入了这个克鲁,你一辈子都是审讯团的成员,虽然审讯团团员的生命都很短暂。有上进心的人会被授予克鲁任务,并完成这项个人任务,不管他们是否知道在这项个人任务的背后有着更广大的计划。他们牺牲自己的利益只为构建审讯团的知识体系,无论他是否喜欢这么做。

审讯团结合了几大学院的优势学科,他们不去更深入的了解这些理论,而仅提取那些他们所需要的,以求得更快更好的回报。他们更加愿意压榨那些年轻发明家,让他们埋头苦干,而不是浪费时间休息 — 休息就是亏损。

不像三大阿苏拉学院那样乐衷于分享新发现(要是把我的胜利成果摔到他们脸上那该有多好),审讯团不会向外分享他们的信息。实际上,他们偶尔还会破坏其他学院克鲁正在进行的一些实验,因为在审讯团看来,这些实验是审讯团专属的设计研究。

三大学院认为力量是理解永恒炼金术的关键工具 — 审讯团则视力量为他们的追求目标。审讯团的创建者试图寻找阔拉索姆被破坏者夷为平地时丢失的大量知识,然后用这些知识来完成他们的终极诅咒。他们意图收集所有信息的最原始,最纯净的状态,他们会不择手段地获取所有知识的总和。而审讯团的真正目标是控制永恒炼金术,最终,控制整个泰瑞亚。

Defective Golem concept art.jpg

德里克斯蜷缩在魔像下面,慢慢地把每只鞋都插进罐式非提炼型分析支架上。这四只鞋子都来自他的克鲁成员身上,鞋子慢慢滑入这个强大的石头防御者的咽喉里。

“处 — 理 — 中,”魔像吱喳作响,从发光的水晶中枢发出的声音慢慢变大,生硬而刺耳。“处 — 理 — 中。”

“已 — 理 — 解。目标已 — 获 — 取。”

德里克斯笑着站起来拍拍魔像的身体,他的动作让一小块石头掉了下来,德里克斯微微后退一步。他迅速把石头重新接了回去。“来,哔姆。露一手,”德里克斯说到。魔像向前移动,它身上的大型武器在昏暗的地下闪烁着灼热的红光。

当他们冲入斯克鼠的大洞穴里时,这里已经成了一片混乱的战场。战争魔像的水晶不断闪烁,电光四起。魔像横冲直撞,任何像瞄准或者能量守恒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无法阻止它造成疯狂猛烈的爆炸。

在上方的石壁边,庞兹和尼姆尖叫着。电光猛烈地穿过他们的身体,死死地击中了他们,斯克鼠尖叫着扭曲着身子倒下,而这两个阿苏拉却毫发无伤。“怎么回事?”尼姆大嚎,双手握着他的护目镜。“他怎么做到的?”

庞兹指了指德里克斯和哔姆身边的一个入口。战争魔像的双臂猛烈地旋转,闪光向四周发出,击向无数的斯克鼠。“我不管了!快跑吧!”她顺着围巾爬进洞穴,庞兹和尼姆在恐慌抽搐的斯克鼠大军里急速穿行。片刻,德里克斯看见他们爬上了前方的石壁,穿过了缺口,走进了上方洒下来的阳光里。

“原来你要这些鞋就是为了干这个的,”沃拉在他身后嘀咕着。她的声音让他脊背发凉,啮齿动物的哀嚎和尖叫都不能让他有这种感觉。“鞋里有我们的汗水。你用这种物质 — 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 协调魔像的射线,避免伤到我们。聪明。”

德里克斯瞄了她一眼,没说话,脸上露出了假惺惺的微笑。

“你本来随时都能逃出去的,”她又走进了一步,粉红色的光芒在他们身边闪耀着。“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们?就因为以前我们都在波克大师的克鲁里吗?”

“工作不完成,克鲁不解散。我们的工作就是到这里测量谐振法术强度,然后返回。可我们不是还没回去呢吗,”德里克斯耸耸肩。“克鲁就是克鲁。”

“就因为这个吗?”

“那…”他点头,“实际上,你们每个人都得奖励那个人,他的发明可是救了你们的小命。”他趾高气扬地说,熟练地在一个手指上转着偶水晶发射器。“德里克斯,改良型捕鼠式大型打击战斗魔像的发明者,毕业于动力学院,世上所有斯克鼠的噩梦。”

“就是我。”


LeviHopkins06 concept art (Asura Ruins).jpg

外部链接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