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x Loading Screen concept art.jpg

罗克丝的故事Rox's TaleAngel McCoy撰写的小故事,发布于2013年5月6日。

文本

罗克丝听到轰鸣声的同时,冲击波便撞上她的脊背,直略过脖颈。她跌撞了几步,转身看到一大团尘埃从矿井的入口处迸发出来。

下一刻,她的心脏停止了。

一段记忆闪现在眼前,图里亚打趣的声音回响在罗克丝的脑海中。

“诺纳斯,你个蠢货!你说什么呢?”图里亚翘起半边身子,冲着诺纳斯一甩脑袋,“你才没有见过诺恩的裸体。”

“大家都见过诺恩的裸体。”诺纳斯沙哑着嗓子,咯咯笑了一阵,他眨巴着眼睛,先冲着图里亚,然后朝向罗克丝。鹤嘴锄从身上滑落发出响亮的铿铛声,像是在为这争论画上句号。

战队成员们的笑声更加响亮了。

“那人类呢?”鲁菲诺斯,他们的百夫长,一面抱起一大桶生铁矿,一面嘟囔着说道,“他们宁愿死也不能和他们的衣服分离。”

“没错。”霍雷希亚的声音从隧道的另一端传来,“我听说他们甚至连晚上也要穿上和白天不同的衣服睡觉。”

“荒谬!”罗克丝大喊,“那很可能是他们的盔甲。”

诺纳斯摇晃着他长着硕大头角的脑袋,“不不,我听说他们睡觉时穿的是丝绸。”

“大概他们的光秃秃的皮肤容易蹭破。”图里亚猜测着,夸张地崛起嘴。

“我不信。”维塔接过话茬,“容易蹭破的是他们的‘端庄’。差不多就像你一样,罗克丝,你到底有没有脱掉过那件烂兮兮的汗衫?”

“是啊。”鲁菲诺斯说,他用力的捶了一下罗克丝的肩膀,使得她踉跄了一下,“自打我们毕业出来,你就一直穿着那件训导所的汗衫。”

“至少我的还能穿。”罗克丝回答道,猛推了他一下作为回敬,咧开嘴笑了。
Rox screenshot.jpg

一时间,战队继续着他们的工作,敲碎岩石,在矿井中制造出一阵刺耳的嘈杂。对罗克丝来说这却是混沌的乐音,如同自己的心脏跳动般熟悉。她停了下来,斜靠在自己的锄头上,看向自己的战队——精择战队(Pick warband)。往事纷纷浮上心头,当他们还是幼崽时的玩乐,以及一同在训导所里学习的情景,特别是他们最终获得了自己的使命,着手挑选战队名称的时候。

诺纳斯坚决主张图里亚叫作“图里亚·挖鼻孔”,而图里亚则反驳说他应该称为“诺纳斯·捡跳蚤”,霍雷希亚奉上“撕痂皮”作为备选。没有丝毫意外的,情况就这样飞流直下三千尺地跑偏了,在收获了足够的傻乐之后,才因引起兵营监督的注意而消停下来。

最终,他们每个都起好了足够体面又能凸显自己个性的名字:诺纳斯叫“鹤嘴锄”因为他是第一个宣布的,图里亚则要了“明智选择”,鲁菲诺斯选中“斩钉截铁”。维塔取名为“银择”,因为他总是喜欢与众不同,而罗克丝则由于她的才能被一致推举为“摘心”,正如图里亚所说,“击碎任何人心口的护甲。”

(注:夏尔后半部分的名字根据战队名而起,罗克丝的战队叫做“Pick”,而玩闹时所说的“挖鼻孔”即“Picknose”,“捡跳蚤”即“Pickflea”,“撕痂皮”即“Pickscab”。正式选用一样基于这一规则,“鹤嘴锄”即“Pickaxe”,“明智选择”即“Pickright”,“斩钉截铁”即“Pickiron”,“银择”为“Silverpick”,“摘心”为“Pickheart”.....整段读下来跟冷笑话似的,论夏尔的品味....)

“罗克丝!”鲁菲诺斯用一块石子敲中了罗克丝的头,“你要做白日梦的话,至少也去给我们弄点水来,水桶都干了。”

罗克丝将锄头扛到肩上,搬起那个巨大的木制容器好从矿场的水井里打水过来。她每走一步,都会踢起一团团尘土,她沉下脚爪,放慢慢步伐,细细品味着尘土被切开的感觉。

明媚的阳光倾泻在矿井入口,她的宠物噬蝎将自己半截埋在一块温暖的沙土里, 在她接近时蠕动着身子看向它。

“嘘。”罗克丝说,“继续睡吧,烤肉叉(Skewer,罗克丝的前宠物名),我很快就回来。”

她走到外面接着穿过矿场来到井边,扫视了一下其他采矿战队所在的隧道入口。为了谨防劫掠者,她将锄头准备在身侧,时刻准备在身侧——直到永远。


罗克丝的心脏回复了跳动,迅速加快到骸恐的地步。

“塌方!”她撕心裂肺地喊。

她冲向矿井扑倒在碎岩上,搬开石块,挥舞锄头,拼命的想穿过去。尘土塞满了她的鼻子,并覆盖住她的口腔。

“图里亚!”她大喊,“诺纳斯!”恐惧压倒了一切,她来不及去细想即将面临的孤独未来所铺展开的一切险恶。

“坚持住!”她用自己最粗暴的口吻命令他们,“我马上就到!”她无法接受所发生的一切,绝不。

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他们的名字,在空隙中聆听期望得到任何回应,任何生命的迹象。“霍雷希亚!维塔!鲁菲诺斯,你们能听见我的话就弄点声音出来啊!”她不停的挖直到自己的爪子流出血来——直到矿场的管理最终将她拉开。“不!”

“这条隧道,整个儿,都坍塌了。”矿场管理尽可能温和地说,“他们已经不在了。”

“不,他们是我的战队成员,我需要他们。没有他们我什么就都不是了,我....什么都没有了。”罗克丝所有的斗志都被这最后一个字抽走。

矿场管理从罗克丝紧握的手中取出锄头并丢到一边,好让自己能够扶住她崩溃的身体。锄头的铁头坠落到石块上,敲出最后一声响亮的金鸣,回荡在矿场的围墙之间,融没于罗克丝悲痛的哭号里。

资料来源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Jackil1987
0

1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