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n 01 concept art (white).jpg

当冰霜巨龙将他们逐出冰雪覆盖的故土时,这个高大的猎人种族经历了惨痛的失败。尽管如此,他们不会让一场失利的战役——无论多么艰难——挫伤他们对生命与狩猎的热情。他们深知,只有最终的胜利者才能赢得传奇般的奖赏。

— 游戏内描述

诺恩Norn是身高9英尺的种族,目前居住于席瓦雪山中部一些被矮人遗弃的建筑物之中或附近。信奉个人英雄主义的诺恩为狩猎而生,他们的追踪、潜行和猎杀技术使其在任何战斗场合中都是无价的盟友。在交易所之外,有可能找到的最大的诺恩聚集地是狩猎集会——他们藉此联合起来对抗强大的敌人。

诺恩是激战2五大可玩种族之一。

角色创建

选择一个诺恩角色,将让玩家从新手教程狩猎大会开始,玩家需要收集战利品以参与大狩猎。

角色创建过程中,玩家可以定制诺恩的体型外貌,并且回答三个种族特定的传记问题,这些问题会影响到他们的个人史诗

  • 伟大英雄的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 在最近于霍布雷克举行的庆祝大会上发生了什么?
  • 四个主要的野性之灵中,哪一个赐予你守护之力?

诺恩的家园副本位于霍布雷克大酒馆猎人火炉内。

诺恩种族技能与他们的信仰之灵无关。玩家对于图腾的选择不会影响角色的能力和技能。

生理特征

2009 December 诺恩 01.jpg

诺恩通常具有庞大的人类外形,但他们能够变形成与某个野性之灵一致的变形生物。在人类形态下,他们不仅高达九英尺,而且与典型的人类相比,他们的比例更宽,肌肉更加结实。迷失的索伦将诺恩描述为和角顿一样的巨人。诺恩也有着很长的寿命。他们可以活到120岁,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良好的健康和活力,尽管年老而亡的人数极少[1]

诺恩的肤色差异较大,生活在狮子拱门的浅肤色诺恩会被太阳晒黑。按照凯兰克斯的说法,诺恩能以最少的消耗产生出可观的能量以维持体温。

在变形状态下,他们保持直立的半诺恩半动物的形态,形似属于野性之灵的某种动物。变形的诺恩,毛多,牙尖,爪利,并且诺恩的属性会根据转变的动物形态予以相应调整。

诺恩和变身形态之间的变形阶段是一种模糊形态,在极短的时间内,模糊的形态就会转变成固化的外观。诺恩所穿着的衣饰和盔甲同样会装备在变身形态下。伤口和毒素在变形后是否留存尚未可知。

尽管激战中,某些诺恩暗示过诺恩可以和人类混血,诺恩-人类的混血儿仍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五个主要种族均不能混血生育。[2]

文化

诺恩儿童概念图

诺恩的文化信奉高度的个人英雄主义,专注于个人的成功与荣耀——尤其是从狩猎或战斗中获取的。诺恩不畏惧死亡,因为他们相信勇猛和强壮可以达成不朽,但他们畏惧衰弱以及最终被遗忘。因此每一个诺恩都寻求证明自己的途径,通过个人的英勇事迹和伟大胜利来成就他们的传奇。每一个诺恩都希望他们的传奇被吟游诗人传唱,并在大会他们愿意接受任何能证明他们的价值的挑战。他们从不放弃战斗、猎物和朋友,即使这意味着需要好几年来解决一个强大的敌人或困难的任务。不过对部分诺恩来说,追求名望变成了自吹自擂、欺凌弱小、草率决策和不听劝告。

诺恩人爽朗、骄傲,怒气来的快,去得也快。他们是个天性乐观的种族,对前景保持积极的态度,尽管他们被赶出了故土。一次挫折仅仅被视为另一个需要克服的挑战。他们尊重那些能在战斗中打败自己的人,所以争斗在诺恩中是常事。饮酒——时常过量——也是诺恩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醉酒和打架并非罕见的组合,譬如,诺恩麦酒大会的独特的“技能”竞赛就要求竞争者在严重醉酒的情况下对抗。

在现代,诺恩人每年会举办一个重要的大会,名为大狩猎。和典型的大会的常见做法一样,大狩猎以一种危险的野兽为主角,让战士和猎人们去捕杀。为了参与大狩猎,一个诺恩人必须展示他从最近的猎杀行动中获得的战利品以证明他的价值。诺恩人还会举办,至少是历史上曾经举办,一种名为麦酒大会的特别大会,专门测试一个人可以喝多少酒并且仍然能完成各种障碍赛。

一个诺恩人也许会自豪地追溯他们几代前的知名先祖,并有可能在一个家族中传承一个共同的名字(比如奥拉夫·奥拉夫之子,奥拉夫的第七子),但伟大的先祖和家庭关系并不能让一个诺恩人自动获得尊敬。对每个人的评断并不依赖他们的血统或关系网,而是看他们做过的事情。因此,诺恩常常宽容地对待个人,其他种族可能因其所属的群体而报之以敌意,例如斯瓦尼亚之子是被诺恩所容忍的。对诺恩来说,并没有恶名之类的东西。例如,一个诺恩做了按人类标准被视为“不光彩”的事情以获得同辈的尊敬,依然达成了诺恩最重视的名望,和一个做出更加“高尚”的行为的诺恩相比,被同等看待。

只有处于同等地位的两个诺恩才能结婚。婚礼上,必须有某个人代表新人讲话,以展示他们彼此匹配。

尽管他们的家里很冷,诺恩常常只穿很少的衣物。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经常精心纹饰着凯尔特风格的装饰图案。

信仰

雕刻在山坡上的四个主要的野性之灵

诺恩信仰萨满教,他们崇拜野性之灵的图腾动物——那些席瓦雪山最强大、最勇敢、最智慧或者最狡猾的动物之灵。是大灵,被视为所有灵中最强大的,据说它赐予了诺恩“变熊”的能力。对雪豹渡鸦的崇拜也很广泛,因为它们在过去诺恩出走南方时给予了援助。诺恩还有一些其他的图腾灵,比如地虫,但他们没有那么广泛地被崇拜。

每个灵都有不定数量的萨满。萨满将自己奉献给灵之圣地,作为该地区的守护者以及灵之训诫的教导者。在霍布雷克,为四个最重要的灵建了巨大的灵之大殿以纪念它们。这些大殿由最强大的萨满——霍布雷克之声管理。每一种动物灵都有一位执祀萨满——一个可以穿透迷雾之地与灵建立联系的诺恩。

如同他们生活的其他方面一般,诺恩对待他们的信仰也采取了个人化的态度。诺恩群体,例如家庭、更大的家族或者孤立的家园倾向于崇拜特定的动物灵甚于其他,召唤出它的特殊属性以便他们效法。这意味着在某些地区,特定的灵会比在其他地区更加知名。某些灵的追随者之间会有紧张的关系,例如,熊的追随者可能将渡鸦的方式视为欺诈,并因之认为其软弱而不名誉。

诺恩从他们的图腾兽那里获得力量,在战斗中召唤它们以实现由诺恩转化为变身形态。他们崇拜灵,不是因为视其为优越的生物,而是由于它们能应召唤而赋予诺恩力量。

诺恩不崇拜或者敬畏六真神,但他们承认六真神及其神力。不过,他们不用人类给予六真神的名字称呼他们;而是将之统称为“行动之灵”,并按照他们的所辖个别称呼;例如,巴萨泽是战争,克米尔是知识。[3]

政权

诺恩没有中央政府或者国家。多数诺恩拒绝成为追随者,也不会向他人屈膝臣服。那些完成重大的被广泛认可的英雄事迹的人,获得了其他诺恩的尊敬,从而拥有最接近于领导者的地位。在战斗中拥有超凡的英勇和实力的诺恩可能会建立一个家园,但他们并没有被认为是居于其中的那些诺恩的统治者。

科纳特·白熊是霍布雷克大酒馆的主人,负责保持霍布雷克的安全。他的儿子们领导狼裔,在霍布雷克作为类似和平守护者的角色出现。

命名

多数诺恩遵循北欧或者维京风格的命名体系,尽管有一些——像著名的探险家罗姆科船长和他的船员——拥有荷兰和弗里斯兰的名字。

他们的姓可以有众多方式的变化。没有任何成就和传奇的诺恩会随父母一方姓(父亲/母亲的名加上“-之子”或“-之女”的后缀或者其他变形);这在儿童中是最常见的,他们随父母中更知名的一方姓,尽管他们不喜欢提及父母(例如伯拉罕·伊尔之子)。姓氏并非代代沿袭的,有可能为了贴合他们自己的个人传奇而做出个人化的改变(例如,一个著名的狼裔成员将狼之女作为姓氏);已婚夫妇也可能不总是共用姓氏(尽管有一些可能会,例如,科纳特和盖尔达·白熊)。一些诺恩可能用称号代替姓氏,如果该称号更适合他们和他们的传奇(例如,伯杰·逐日者)。

历史

2009 December norn 03.jpg

对于在激战:北方之眼中第一次遇到诺恩之前的他们的历史,人们所知极少。

诺恩种族的起源尚未可知,但有一些理论。克丹认为诺恩可能是一群克丹猎人的后代,他们在大风暴期间离开了部落,放弃做熊而成为较小型的生物。这和诺恩的信仰相抵触,诺恩认为他们的变形能力是熊之灵赐予的。究竟哪个说法是真的,还不清楚。迷失的索伦——一位角顿说书者——声称角顿和诺恩在巨人时代一度统治了席瓦雪山,但两个种族都从统治地位跌落;当时诺恩转向野性之灵,得到帮助稳定了他们的文化,而角顿则陷落到原始天性中。

诺恩一直是游牧民族,专注于狩猎和个人的目标与追求。在激战中,他们协助打败了大毁灭者,之后数年,他们曾短暂地作为一个种族联合起来,但没多久就恢复了游牧的、个人主义的生活方式。这并没有妨碍他们令人信服地守住北部席瓦雪山远境的土地,对抗夏尔战队的入侵。他们的防守赢得了夏尔的尊敬,从他们对彼此的相互尊敬之中,产生了某种默契的和平,并延续了200年。

最早于1078AE,诺恩中间已经感觉到了仍在沉眠的上古巨龙卓玛的影响。斯瓦尼亚第一个听到了卓玛的召唤,永久转变为冰熊形态直至死亡。但是多年过去,很多诺恩追随卓玛的召唤和斯瓦尼亚的足迹形成了斯瓦尼亚之子。他们将卓玛当作终极图腾灵崇拜。

1165AE,卓玛在席瓦雪山醒来,培养和改造冰雪生物以侍奉他。作为个体与卓玛战斗无法让诺恩守住故土,他们被迫南迁到被矮人们放弃的山区。他们在这里建立了新家园,找到了新的狩猎地,遭遇了新的敌人。在这里的矮人废墟中,他们遇到了掘洞人,并为了席瓦雪山部分区域的控制权而与之战斗至今。


图片展示

截图

概念画

花絮

  • 在开发期间,独立、传奇和热情这三种品格是诺恩的各种故事以及种族个性的灵感来源。[4]

其他可见

Gwwlogo.png 激战 Wiki 有一篇关于 诺恩的文章.

参考信息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