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古老的阿苏拉文件 中,记载了有关泰瑞亚地下深处土地的内容。记录中描绘了一种野兽,无论人类还是夏尔都不曾知晓,也从未在历史中占据一席之地,如今这样的观念已随着派默德斯的崛起而被永远的打破,那便是上古巨龙。同时那些资料里也记述了一些堕落而危险的怪物......以及其他种类的生物,他们可能算不上危险,但却特别能惹麻烦,一肚子坏水——那就是斯克鼠

严防斯克鼠。噢,一只看着还挺有趣的,但想象一下两只......或二十只......甚至两百只这种该死的玩意!绝对不行,你最好现在就把他们呆着的地方连窝端掉,彻底了断——在事态变得无法收场之前。

— 德利克斯,‘改良型捕鼠器’大规模杀伤性作战魔像发明人

在“激战2”中,斯克鼠是一种体型小、长得像老鼠的生物,从泰瑞亚地底来到地面上。乍一看,感觉这些斯克鼠形状的毛球可能都不具备正常的语言能力,但他们也会像其他智慧种族一样佩戴武器,穿着衣服与护甲。此外,就像阿苏拉会告诉你的那样(任何细心的观察者能得出同样的结论),实际上,当许多斯克鼠聚集到一起时,他们就会获得智能。他们说话的语调尖锐而短促,速度极快以至于对人类的耳朵来说就是叽叽喳喳的一片,他们会在群体间共享信息,理解知识,甚至决定策略。斯克鼠的数量越多,他们的行为就会表现得越发理性、智慧且奸诈。一只斯克鼠只是一个思维简单的个体,仅能完成一些基本的事情来维持生计,但要是满满一窝的数百只呢?就聪明得甚至能与阿苏拉的大脑一较高下了。

阿苏拉认为斯克鼠是投机倒把的家伙。他们不擅长计划,也不是能够制定小型战术或建立生存技能的策略家,只要他们看到一个机会,就会迅速的利用起来。他们不是发明家也不是科学家,但他们好奇心旺盛。给他们某人的发明并假以时日,一只斯克鼠就能琢磨出用法——甚至能够复制一台。就这一点,比其他所有的缘由更教阿苏拉火冒三丈。

关于阿苏拉们认为有关斯克鼠的一切都必须清缴的偏执,有一部分人类对此感到可笑:像聪明的阿苏拉这样一个先进而强大的种族怎么害怕起区区耗子了呢?

近来的历史

啊啊啊!我没对你说吗?千万别走—别走—在冰上!掉!你!冷的!上面和下面可不一样!

— 西克提克塔,肩毛殖民地所属高级斥候

Skritt scavenger.jpg

在地表下的世界里,斯克鼠与阿苏拉相互为敌已久。一代又一代,两个种族为了土地和资源争斗着,一直以来都死死扼住对方的喉咙。通常来说,阿苏拉更有优势——毕竟,一个阿苏拉,无论是独处还是与他人共事,其聪明伶俐都不会相差分毫——但斯克鼠的繁殖周期更短,即使遭受阿苏拉的毁灭性打击也能迅速的恢复种群数量。这使得阿苏拉屠杀起斯克鼠时下手迅速越快越好,他们声称如果不这样做,斯克鼠会很快繁殖过度,成为文明社会的重大威胁。

当派默德斯于地下崛起,将阿苏拉逐至地表时,斯克鼠也逃到了地面上。不幸的是,在迁徙上他们并不如阿苏拉那样得心应手。小股的斯克鼠(或个体)一旦与逃亡大军走散,就很容易会迷失方向或者做出错误的决定,最终为派默德斯的毁灭者所残杀。因此,只有少部分的斯克鼠逃到了靠近地表的地带。一段时期内,阿苏拉认为他们自古以来的烦恼终于被清除了——可谓上古巨龙崛起的年代里唯一的好消息。然而,不过数代之后,他们就发现事实恰恰相反,一窝一窝的斯克鼠已遍及整个泰瑞亚。

从那以后,阿苏拉重新打响了与斯克鼠的战争,并请求其他种族一起清缴他们毛茸茸的宿敌。部分种族(比如夏尔)积极响应,将斯克鼠视为需要肃清的害虫。而其他种族,比如人类希尔瓦里,则更倾向于同斯克鼠交涉结盟。斯克鼠往往乐得与其他种族达成友好,他们或多或少也还算信得过……只要他们能保持数量足够庞大的群体,以提供足够的思维能力来记忆答应遵守的条约。

斯克鼠的社会

斯克鼠中的战士被称为斯金·都。一个聪明的学生会记下这个词汇只需翻译成‘任何拿着武器的斯克鼠’就好。

— 拉瓦·斯克鼠皮衣,动力学院讲师

当斯克鼠打算在某个地方正式的定居下来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会决出一位首领;首领的推选通常出于他或她能以最快的速度理解由其他斯克鼠带来的信息。在该区域内的其他所有成员都会将其尊为万人之上,允许这一个体来对未来的策略进行抉择,并为整个种群进行规划。全体斯克鼠每月(通常在满月或者新月的时候,因为这样最好记)至少会集结一次以将消息大规模的传播出去。他们会相互交谈,讨论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件,同时为他们已经知晓的即将在下一个月到来的任何麻烦做好准备。

尽管斯克鼠很喜欢东翻西捡把东西留为己用,但他们并不重视珠宝或其他无用的东西,也不会用亮晶晶的事物来装饰自己。因为这样的东西只能给试图隐匿行踪的斯克鼠带来妨害。相反,他们更偏好实用的工具,能够给他们的狩猎或从事其他工作带来裨益的物品,以及一些依靠他们自己无法制作的东西。

Skritt Huts.jpg

斯克鼠的宗教观(其实也说不上)

追求,寻找。不要看。那不对;所以,你应该认真的‘不看’。明白吗?

拉塔托斯洞穴的老奥德拉克

对于信仰,斯克鼠只有一层模糊的意识——这意识更像是对世界的共鸣而非崇拜某个神圣的源泉或者力量。斯克鼠认为生命存在就是存在,所以一个个体可以拥有快乐的时光和美好的回忆。他们是享乐主义者,乐得利用他人的劳动来减轻自己的负担。他们是拾荒者,但又挑三拣四。他们不是那种会在你的垃圾堆里翻个底朝天的类型,而是会劝说你整把剑拿起来多累啊不如给他们吧的无赖型。对于事物的价值他们也有清晰的认知,且偏好更亮一点,更上档次点的东西。给他们的东西,斯克鼠早晚会弄坏,转而开始在周围东嗅嗅,西探探,寻求新的以及更好的物品。

斯克鼠的生态学

斯克鼠是行动鬼祟又聪明的拾荒者,形貌类似于人类交混了介乎于老鼠与蝙蝠之间的特征。他们是杂食性动物,喜欢烹饪肉类以及采摘地下的真菌。斯克鼠过于懒散且自私自利的个性使他们没法很好的从事耕种,除了那些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打算干活的个体。斯克鼠喜欢居住在大型洞穴或地道里,称作“地洞”,用石头和地下的通道营建一个安全的幻境。他们其实也有建筑,在洞穴的主体区域内用拾荒得来的破烂搭建简陋的小屋或别的构筑物。斯克鼠男性与女性没有明显的区分。只有阿苏拉代代与这一种族接触,能很容易的分辨两性之间的区别。对于其他种族来说,所有的斯克鼠看上去都尤为相似。

Skritt cave.jpg

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斯克鼠群体意识智能的运作方式。最接近的理论为斯克鼠仅仅只是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交谈,只要聚集在一起,他们就能在几秒钟之内交换想法然后决出最优解,而非按照每个个体最初得出的结论各行其是。当然,斯克鼠拥有异常灵敏的听觉。只要在能听到的范围内,他们相互之间的交谈几乎能在一瞬间完成。如果你单单遇到了一只斯克鼠,他表现得可能不会很聪明,但如果你遇到了一群,他们就能以惊人的速度,几乎超越音速的吱咕叽喳,商讨周围的事物,从而得以传递信息,做出更明智的决定。这样一来,斯克鼠群体越庞大,他们就能表现出更高的智能。正因如此,待在殖民地中的斯克鼠是最聪明的——同时也可能是最危险的。即便最英勇的阿苏拉也不敢对住满斯克鼠的洞穴轻举妄动。

雌性斯克鼠一生大约能产崽三到五次。那些幼崽很快就能自立,搬出去独立生活。然而,由于斯克鼠智能的天性使然,年轻的斯克鼠不时会独自游荡到外面,却发现失去了叽叽喳喳的伙伴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这使得整个种群的数量一直维持在相对较小的规模。斯克鼠的父亲母亲们对自己的孩子关爱备至,会把最好的东西全都留给他们,无论是买来的,交换来的,还是偷来的。

斯克鼠与其他种族在沟通上有些困难。全因他们一族那独特的交际沟通理念,斯克鼠往往单纯的以为你会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他们也以为你会有办法跟上他们极快的思路切换,无需专门解释也能滔滔不绝的讲起来——因为其他斯克鼠不需要那些细节就能很容易的听懂。有时,斯克鼠也会出离兴奋起来,一遍遍的重复自己的话语,来确保“脑子转得慢的非斯克鼠”们能够完全弄懂他们的意思。

幕后

斯克鼠是“激战2”中的一个全新物种,这一设计源自关于派默德斯的觉醒造成影响的头脑风暴。我们已经讨论过阿苏拉到达地表的问题,但当我们开始思考对于阿苏拉来说,地下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我们认为阿苏拉不该是地下仅有的种族。其他生物,比如掘洞人,一定也会受到上古巨龙侵略行径的影响。

在我们的世界中,我们此前从未探索过群体意识(hive-mind,直译为蜂群意识,在大多数幻想作品中设定为所有个体的意志和思想维系在一起,并由类似“蜂后”的核心个体进行重要决策)的思路,但我们不想墨守陈规——设计一个虫类种族。我们提出了很多点子,最终将概念确定为群居结构的黑鼠类生物( Rattus rattus )。在对他们的设计中首要考虑的问题是这一种族不得不因自身立场而与阿苏拉进行竞争,但又不能做成另一个超高智商的种族。我们希望他们有弱点,有小毛病,有别致之处——同时还要拥有实力。

有一段时间我们设计过一条关于斯克鼠的任务链;尽管最终没有实装到游戏里,但依然是个有趣的故事。一小群斯克鼠造访了克丹的部落,并聆听了克丹哲思。作为一个群体,他们能够很好的理解这些内容,而其中有一只斯克鼠被深深地吸引了,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其他的斯克鼠离开了那片区域,但这一只留了下来向克丹学习。不幸的是,在其他斯克鼠离开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陷入了窘迫的困境——他不再聪明,既没法理解克丹哲学的,也记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向往那些内容了。那些感觉倒是还在,他继续留在了克丹身边——但悲伤的是,他再也不可能真正的理解克丹的思想了。这可以说是激战2版的《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把这个故事加到游戏中去。

另见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