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守卫警戒部队Lionguard Security Force为Anet发布于官方Flickr上的图册所配文字记录。

拱门克复,在此一举

The Arch or Nothing.jpg

当部队集结在从甘达拉战区通往狮子拱门的入口处时,一位最近才加入的新兵向我展示了队伍里最为流行的纹身图样。纹在他皮肤上的文字表明了他们当下的目标:"拱门克复,在此一举"。

今天,第14中队将作为首支战斗部队出发,意图在沦陷而破败的狮子拱门建立一个据点。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却无比艰巨:突入城市并坚守在商人广场,无论多久,直至增援部队抵达。考虑到绯红的部队在城内的布防情况,狮子拱门的指挥官并不指望第14中队能支撑过一个晚上。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志愿成为首发部队。

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是第一次上战场,另一些因肺部被瘴气感染而呼吸困难。而伤病之下则是尊严的折损。这座城市是他们的家园,如今却陷落敌手。在他们对我讲述侵略期间所失去的挚爱之时,这份苦痛萦绕在他们心头。

但是现在,他们正期盼着攻入狮子拱门,为绯红从他们手中夺走的一切复仇。

爱拉·玛凯学士, 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马里纳力量”随军记录

等待增援

Waiting for Reinforcements.jpg

在你还未见到狮子拱门的惨状前,气味已经飘了过来。空气中弥漫着由尸体的腐臭和刺鼻的火药味混合成的一股令人作呕的甜味。相对于绯红所释放的能令人窒息甚至致命的帷幕一般的瘴气算是改观,而后者已经消散于大海。

正午时分,第一枪打响了。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与控制着商人广场的以太之刃小队展开战斗,砺爪中尉率队带头冲锋,在她所持喷火器的冲击下,以太之刃步步败退。

战斗几乎持续了一整天,第14中队最终打下了商人广场,但砺爪很快便阻止了队伍为胜利欢呼的打算。现在,第14中队开始等待...等待增援的到来,等待敌人的下一波攻击。他们知道绯红绝不会未经战斗就放弃狮子拱门,哪怕是一寸土地。

远处,战斗的喧嚣再度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团铁青色的刺鼻烟雾。

— 爱拉·玛凯学士, 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马里纳力量”随军记录

袭击迅速到来

The Attack Came Early.jpg

在第14中队设好防御工事前,袭击已然到来。在黄昏的掩护之下,以太之刃的增援部队从多个方向攻击第14中队的侧翼,同时出动了交叉狙击火力并发起正面进攻。

砺爪中尉和她的士兵们争分夺秒的抢修起一座圆形掩体,他们在前线设置好炮台,紧接着是一圈手持剑盾的有生力量,以保护第14中队的神枪手们。

以太之刃的迂回战术切断了一切撤离的可能,一些被吓破了胆的第14中队士兵于混乱中出逃,却只落得被敌人的刀刃贯穿身体的下场。

第14中队的兵力和士气急剧下降。

敌人数目众多,夜晚即将到来。

— 爱拉·玛凯学士, 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马里纳力量”随军记录

披覆齿轮的野兽

A Beast Covered in Cogs.jpg

破晓时分我看到了他,就在砺爪命令第14中队的残部到商人广场四周的废墟中就位的时候。

与其说是人类,他更像是一头野兽,穿着蓝衣,周身披覆着黄铜齿轮。他命令自己的部下停火,并要我们也投降。砺爪回敬了一些并不适合留在历史记录中的字眼,作为答复,敌人重整火力,准备将我们统统射杀。

没有说一个字,砺爪忽然将自己的喷火器背包甩到胸前,跳出了掩体,趁着以太之刃整顿队列的时侯疯狂地开攻击起来。我看到砺爪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拔出手枪向自己的燃料罐射击,顿时化作一团地狱之火,将她和敌人一并吞没。

爆炸鼓舞了所剩无几的第14中队士兵,使他们心中重燃怒火。转眼间,敌人便被击溃,头破血流。在平复了广场以后,第14中队找到了砺爪的遗体,并用一件雄狮守卫的披风包裹了起来。

— 爱拉·玛凯学士, 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马里纳力量”随军记录

商人广场的最后之战

Last Stand at the Trader's Forum.jpg

清晨,即便损失惨重,第14中队依然坚守在商人广场。砺爪的牺牲,使众人心情沉重,却又无比坚决。在那段紧张又安静的时间里,第14中队用以太之刃的残骸建起了临时的栅栏,为他们仅存的神枪手们提供掩护。

这阴森的景象最终迎来了一股清流,援军抵达了狮子拱门。因为第14中队,无数的雄狮守卫和志愿军得以进驻城市,向绯红宣战。

第14军并不在意他们取得的功绩,他们专注依然,警惕着阵地边界。即使未被道明,他们也无不在等候着那每一名雄狮守卫都渴望听见的消息:绯红已死。

— 爱拉·玛凯学士, 雄狮守卫警戒部队第14中队“马里纳力量”随军记录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