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和上古巨龙一样,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力量。

魔法Magic激战2世界——泰瑞亚(世界)的一种重要的超自然力量。整个泰瑞亚被灌注了魔法,通过交织于星球中的魔径导入世界万物。

根据戈尔教授的理论,上古巨龙在自然界中扮演着平衡世界魔法的角色。巨龙一次次苏醒,通过猛烈的吸噬,把世界中的魔法导入自身,降低魔径的魔法水平。当世界中的魔法水平降到一定程度,巨龙又重新蛰伏,在沉睡中将魔法缓慢释放到世界之中。长眠之后,巨龙苏醒,周而复始。

阐述

部分学者的理论认为,魔法流经万物,我们之于魔法就如鱼之于水,亦如生命之于空气。他们认为魔法会律动,并将魔法流称为魔径。

魔法灌注于世界万物之中,现实的基本构成(building blocks of reality)亦是由魔法来连接维系。只要连接正确,就能使通过思维来控制魔法元素成为可能。

在世界的方程式与永恒炼金术中,思维是即强大又脆弱的量。它能够移动群山,又仿若玻璃般易碎。

我的研究发现,在魔法和思维之间有一条线,它们是相连的,有其一必有其二。而这引信(igniter)就是信仰(belief)。

— 《论魔像的思维操控》斯奈夫

魔法与泰瑞亚的生态系统和生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样都是世界本身的重要组成部分。众生皆有接触和使用魔法的天然能力,与魔法没有与生俱来的联系反而是极不寻常的——现有理论认为,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世界的魔法水平处于较低程度时。

阿苏拉的魔动力学(Maginamics)领域试图对魔法的属性进行调查和描述。人们对魔动力学的了解十分有限,除了魔动力学第七定律所假定的魔法不能被创造或摧毁。戈尔教授,一位持续监视全球魔法水平的专家,提出一套颇具争议的理论,“龙类魔法吞噬论”,这表明了魔法是一种有限的资源,正如水、矿和木材一样。

虽然不确定“魔法”是否等同“巨龙能量”,但是两者常被混用。魔法或者说魔法能量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如混沌能量、黑暗能量和光明能量。

有意思的是,某些魔法物质或生物能抵抗上古巨龙的腐化。包括且不限于希尔瓦里(他们视对抗巨龙为自己的使命)、蛇妖宝珠马尔科敌之炼狱产生的鬼魂。尽管矮人派莫德斯的爪牙多有接触,但至今尚未发现有被腐化的迹象。

使用

一条魔径流经奇术新星反应堆之下。

几乎所有泰瑞亚的生物都能通过各种方式接触到魔法,也有数不清的方式来使用魔法。例如一些人通过向老师或导师学习魔法,而另一些人,如风裔,同时利用古物来引导他们的力量。还有些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发展出特有的风格和与魔法的联系。多数生物在幼年时期就能使用魔法——蹒跚学步的幼儿,造出一个幻象来玩耍,因为口渴而变出水流,甚至出于本能的求生机制,在面对可怕的事物时使用魔法做出一些反应。人类诺恩会于家中在父母的监护下,施展出第一道咒语,而大部分夏尔则会在训导所接受魔法能力的训练,希尔瓦里在苏醒时便拥有一些魔法知识,阿苏拉则会通过师徒的方式进行魔法学习与风格建立。更高层次的魔法能力则必须今早开始接受训练,因为一旦失去控制,即便是由新手施展出来的,也能造成可怕的破坏。

个体先天的具备的魔法能力,可能被他们处在引导整个世界魔法的魔径的位置所决定,或者至少会受到部分影响。在欧尔历史卷轴的记叙中,这位不知名的阿斯卡隆作者因目睹欧尔人随意使用魔法而大为震惊,而欧尔是现知的一个魔法高度汇聚的地方。

经验与学识将直接影响一名法师所施展的魔法的效果,法术的使用本身并不会消耗或折损生命,但使用陌生的或超出自己能力的魔法仍会遭受风险。因此,即使是最具才华的法师都不会轻易的涉足自己所不了解的领域,或接触陌生的魔法物品。

过去,魔法分为四种独立的“流派”:保护(Preservation)、攻击(Aggression)、毁灭(Destruction)和否决(Denial)。大多数魔法使用者只专攻其中一种。随着时间的推移,流派的划分过于局限且不实用。现在,只有修习最为古老的魔法的人还在坚持遵循这一原则。尽管如此,掌握多种魔法并非易事,大多数使用者更倾向于专精一种魔法,而非对多种流派都浅尝辄止。而且,同时使用的魔法类型越多,其不可控的风险就越高。远在人类踏入北方大陆之前,凯珊祭祀者就可以引导祖先灵魂的力量,这种力量虽然很像魔法,但实际上并不相同。除此之外,盗贼暗影艺术守护美德同样属于魔法的运用,与法师不同的是,他们仅是将魔法作为一种辅助手段,更多的还是依靠自己经过千锤百炼的技艺。

魔法能量可以灌注到物品之中,这一点毋庸置疑。实际上,阿苏拉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这个原理,如魔像和其他设备的制造。纹章最初就是由强大的欧尔巫师创造出来的,储存一定的法术,供那些不会运用魔法的人使用。

历史

向众神祈求收回魔法以平息战火的多里克王

在人类神话中,魔法是1 BE 由当时仍是流水与奥秘之神的阿伯顿赋予泰瑞亚的各个种族的,然而这份礼物过分自由,凡人被赋予了无法驾驭的力量,使得世界当即陷入了血腥的战争中。人类国王多里克来到圣城亚拉,请求神明收回魔法,他得到了众神的应允,血石因此被制造出来,并被分割为五份,其中四份代表四大魔法流派,另一份作为钥匙,以限制魔法的使用。

但真实的历史是这样的,在上一次巨龙苏醒期间,古谕族一族不希望看到整个世界的魔法被吞噬殆尽,因而创造了最初的血石,将世界所有未受腐化的魔法封印其中。在格林特的掩护下,古谕族、角顿、矮人和被遗忘者得以幸存。末世魔找到了淡出世界的方法,他们背叛了其他种族,带着自己的魔法逃离。由于残存的魔法或被血石封印,或被带到遥不可及的宇外,世界中的魔法降至极低水平,于是巨龙又重归沉睡。

随后古谕族与末世魔开战,以失败告终。魔法被封印后的一千年里,被遗忘者横跨整个世界,在遥远的凯珊落脚,矮人在席瓦雪山建立了德里莫王国。在某个时间点,六真神自流水域的魔法所吸引,穿越迷雾之地,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感应到坐在之地蕴含着另一种强大的魔法能量,于是在那里建造了亚拉城,这片土地便是后来的欧尔。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魔法能量的源泉正是沉睡于圣城地底的上古巨龙泽坦。久而久之,他们收集了许多强大的古物安置在亚拉城里,其中就有末世魔的古物、秘法远视镜,以及最为重要的——血石。当时巨龙已陷入沉睡,众神认为让魔法回归泰瑞亚不会带来危险,因而将之“解封”。

人类,包括凯珊人在内,是由众神在786 BE带到泰瑞亚来的。他们不是泰瑞亚土生土长的种族,自身并没有太多魔法力量。置身于这片崭新土地上后的数百年内,成为征服者的人类,面对强大的对手感到腹背受敌。之后神明听取国王多里克的请求,将血石分割投入火焰之环群岛,虽然阿伯顿强烈反对这一决议,但最终被他的兄弟姐妹们驳回。

被遗忘的神明阿伯顿的壁画

人类有一个特殊的部落生活在水晶海,单单崇拜阿伯顿(一些历史学家推测他们是勒克桑人的分支或者祖先)。听到撤回魔法的消息后,向位于伊伦娜北滩的圣地六真神庙发动了攻击。他们屠杀其他五位真神的祭司,亵渎祭坛,还破坏了雕像和经文。对此,被遗忘者集结成军以讨伐阿伯顿侮慢的追随者,引发了有记载以来最大的一次海上战役。

人类原始的魔法和科技无法与被遗忘者抗衡,部落最大的战舰很快被击毁。最后的幸存者向他们的神明发出绝望的祈求。长久的沉默之后,阿伯顿给予了明确的回应。被遗忘者舰队下方的水域开始沸腾并形成巨大的漩涡,本该披上晨曦的天空被深不可测的风暴撕裂,水里出现了巨大的黑暗一寸寸吞噬着被遗忘者的舰队。无尽黑暗之中失去了所有生命迹象,除了亚多瑟。他是阿伯顿的第一个护卫,也是第一名魔骨宿裔。至此,阿伯顿被仇恨和愤怒完全冲昏头脑,发出了一阵复仇的长啸,对众神正式宣战。

阿伯顿是最强大的神灵,他在战争初期占据有利地位。然而,他最终难敌五位真神的合力对抗,于极乐之门被击败,此役让曾经的海洋化为了一片大漠,即现在的水晶沙漠。众神不愿也不能消灭自己的同胞,他们把阿伯顿和他的众多魔骨宿裔追随者一起囚禁在新建的苦痛领域里。一支强大的被遗忘者部队被派去看守这个监禁之地,而阿伯顿堕落之处在日后被称为苦痛之口。一座名为莫拉的城池被建立在泰瑞亚世界和迷雾之地的链接最薄弱的地方用作监视。之后,众神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消失,史称众神离去

佚闻

  • 魔动力学第七定律可能出自热力学第一定律,魔动力学(Maginamics)一词即使用了热动力学(thermodynamics)的后缀。
  • 在一代故事中,人们称末世魔与古谕族为"The Old Ones"。

资料来源


0.0
0人评价
avatar